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引鹤

更新时间:2020-03-26 04:56:43

引鹤 连载中

引鹤

来源:落初 作者:泊舟小妖 分类:玄幻 主角:郎敖英小姑娘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引鹤》是泊舟小妖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郎敖英小姑娘,书中主要讲述了:虽然十七在外流浪几百年,但其中一半时间都在原地绕圈,她也没办法毕竟生来路痴,说什么看阳就好,她就想不通了,路在地上阳在天上,看阳能找到路?见他的鬼吧,姑奶奶才不信。迷路怎么了?咱就有本事迷出一个夫君来,虽然咱是千年老妖怪,但不妨碍咱老牛吃嫩草啊,你二狗子羡慕嫉妒恨也没用,谁让你傲娇高冷还嘴硬,神怎么了,姑奶奶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打死也不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七看着郎敖英,不知该从何说起。

但无论如何她必须告诉他,事关他的安危,他需要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若没有晚上这出,十七至今还在怀疑是某个妖怪在练邪功。

但似乎并不如此,郎敖英的血有何具体功用她不知道,但至少能快速提升修为,光这一点就足以令各路妖邪疯狂。

想了一想,十七沉声道:“小哥你了解你自己吗?”

“???”没来由的这么一句话,郎敖英睁着眼满脸疑惑。

“就是说,你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秘密?或说你可了解自己家族血脉传承之类?”

秘密?他能有什么秘密。

郎敖英摇摇头:“我就乃一普通人,哪有什么秘密。”

果然不出所料,他并不知道自己血脉的秘密。

十七想来想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于是从院中拔来一棵枯草放在他面前。

“你做什么?”郎敖英不解。

十七什么也没说,抓起郎敖英的手,咬破他的手指将血滴在枯草上。

郎敖英疼的眉毛都拧在了一块。

被滴上血的枯草没反应,十七很茫然,难不成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

“咦,不对啊。”画本子上不是这么写的呀。

难道不应该枯木逢春吗?

十七将桌上的枯草拿起来左看看右看看。

“有何不对,你在做什么?”郎敖英翻出草药抹在自己手指上。

这下丢人了,得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在十七准备开口为自己辩解时,桌上的枯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生根。

十七激动地拉着目瞪口呆的郎敖英,说道:“快看,快看,我就说肯定能生根发芽的吧,哈哈哈哈哈。”

郎敖英震惊无比,这种现象在他的认知里从未出现过。

“你,你没有,说过,这是,这是为何?”郎敖英指着还在生长的枯草,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就是你血脉的力量,应当是你家族的传承,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村子的人都是如此。”十七认真的说道。

“为,为何?怎会,这样?”

“我又不是你家的人,我怎知晓。”十七抱着胳膊坐在桌子上,等郎敖英接受这一切。

只有他接受眼前的现象,她才能继续往下说。

屋里安静了许久,郎敖英一直盯着桌上的草不说话,十七也不开口打扰他。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他才深深出口气,似是接受了一切般说道:“所以凶手是为了血脉而来?”

这般神奇的血,想必人人都想要得到吧。

枯木逢春,是不是还能起死回生?长生不老?听起来可真荒唐。

“聪明啊小哥!”十七一拍桌子,继续说道:“其实,今晚你差点也被榨干了,还好我及时赶到,凶手才没能得逞,否则你这会已经踏上拜师之路了。”

“拜师?”

“拜冥王为师啊,这届冥王特别喜欢招你这样的小白脸为徒。”十七道。

郎敖英摇摇头,知道他又在胡扯,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你说凶手今晚来我家了?为何我不知道?”

“你从前看书可会忽然睡着?”十七问他。

“这倒没有过,难道我被催眠了?”郎敖英沉思片刻继续说道:“趁我睡着,放我的血?”

十七嫌弃地瞥了眼郎敖英,从桌子上跳下来,背着手在屋中边走边说,活像个训人的夫子。

“还说自己是读书人,凶手若放你的血,会没有伤口?白天那三个死人会出现惊恐状?”见郎敖英要开口说话,十七立马截住他的话头:“先前和你讲过,凶手并非常人也不是鬼,所以我猜应当是修邪道的人,帮凶乃邪阵噬血。”

十七短短几句话,让郎敖英再次陷入震惊与沉思中。

关于阵法,他倒是知道一些,很久以前从父亲那听说过,但什么叫修邪道?这世间真的有邪祟吗?

许久,郎敖英咬咬牙,似是下定决心般:“十七,你是不是知道许多东西,能,都告诉我吗?”

闻言,十七凝视着郎敖英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像能一眼望穿的溪水,此刻写满了认真与坚定。

十七点点头:“无论你听见什么,要相信我对你从无恶意。”

郎敖英嗯了声,便听十七娓娓道来:“这世间除人族外,还有鬼族,妖族,灵族,以及远古神族······”

两个时辰后,除十七自己的身世外,她将知道的东西全都告诉了郎敖英,最后又补充道:“所以,小哥你拥有如此强大的血是极其危险的,尤其已经有人发现了这个秘密,并想将其占为己有,好在目前知道的人极少,否则不等天明,此地怕是会血流成河,成为众妖鬼趋之若鹜之所。”

先前她还在想,为何凶手会悄无声息的杀人,如今看来怕是不想让消息走漏之缘故吧。

从十七开始讲话到现在郎敖英的眉头就没舒展过,一为十七口中的妖鬼灵神,二为自己的血脉。

一个人凸自沉默许久,郎敖英正色道:“那我,还是不是个人?”

十七眼皮跳了跳,这话听着怎如此别扭。

“咳咳,你,你是不是个人,我怎么知道,这得问你祖宗。”

话从十七嘴里说出来,郎敖英才觉不对劲,但也无心纠正,便继续说道:“可我从未听父亲提过,村里的老人也未曾说起。”

“我也不知,我从未听说哪一族的血如此厉害”想了想又问道:“你家有没有祖传的东西?书籍密传之类的?说不定会有记载。”

郎敖英低眉想了会,说道:“村里祠堂供奉着一块玉石,说是老祖宗世代流传至今的,这个算不算?如果不算那就没什么了。”

十七点点头:“也,算吧。”

“那咱们回头看看那块玉石有无异样。”

“嗯,好。”

说完郎敖英便率先走出书房往自己的卧房而去,十七跟在他后面。

“你跟着我做什么?”郎敖英回过身。

“保护你啊,隔壁人家还有四个人呢,你就一人,凶手不找你找谁。”十七说的理所当然,郎敖英却促起了眉头:“四个人?隔壁张大爷家怎会有四个人?刘婆婆家也就两人,你说的哪个隔壁?”

“嗯?有问题吗?”十七抬手指了个方向:“那边的隔壁。”也是发现噬血阵的那个方向。

不怪郎敖英敏感,如今是非常时期,对于一切异于平常的事情,他都需要多加留意。

“有,张大爷家只有三个人,两老和一个孩子。两老一直未有所出,七年前外出捡了个孩子,便收在膝下认了儿子,如今哪来的第四人?十七你没看错?”

“我又不是用眼睛看的,怎会出错,当时确实感受到四个人的气息。”十七认真说道。

方才在房间十七同他说过一些法术,灵力,神识之类的事,所以他便很快相信了十七所言。

“那么多出来的那个人一定是凶手,他在失手之后藏进了张大爷家,所以你追出去也并未寻到他。”

“有可能,那我们是不是明天问问谁去过张老头家就知道凶手是谁了?”十七闪着溢满激动神色的大眼睛盯着郎敖英。

“但愿如此。”郎敖英却高兴不起来,他总觉得事情似乎不这么简单,尤其是在听十七说凶手走上了邪道后,一颗心更是悬着。

“好了,不想了,回去睡觉!”十七拽着郎敖英的胳膊往卧房走去。

回到房间,见十七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当即红了耳廓:“你,你怎么也跟来了?”

“我说过要保护你呀。”十七一屁股坐在床上,脱了鞋袜缩进了被窝里。

郎敖英见他进了被窝,站了会便往外走。

“回来回来,你去哪?”十七忙从床上坐起。

“去你屋子。”

“别啊,你走了我保护谁?”见郎敖英不听她话,十七笑着伸出手朝郎敖英勾勾手指。

已经一脚迈出门框的郎敖英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床边走去,吓得他脸色泛白:“你,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让你回来睡觉而已。”十七单手撑着下巴靠在床边,笑眯眯地望着已乖乖坐在床上的郎敖英,说道:“害羞什么?咱俩大男人睡在一块有什么好害羞的。”

“你!”他可还记得大福管他叫女人来着,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犹疑片刻,郎敖英红着脸别扭的说道:“我,睡地上吧。”

一旁的十七勾起唇角笑的不怀好意。

她就喜欢看这个小别扭红脸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可以。”说着便解开了对郎敖英的禁固。

郎敖英诧异的看着他,这么好说话?

果然就听十七继续道:“你睡地上,也不影响我滚下去,你放心,你睡哪我都能滚。”

郎敖英一个趔趄,差点没摔死,板着脸瞪他:“你,作甚总想和我睡一块?”

十七但笑不语,她不会告诉他,她就想看他别扭,看他脸红而已。

“保护你啊。”

瞅着他无辜且纯真的表情,郎敖英抬手扶在额上,颇感无奈。

从小的教化不允许他同客人睡在一张床上,怎么说也很失礼,于是他开口拒绝了十七。

十七也不气,躺在床上等郎敖英洗漱完后,勾勾手指道:“来,到小爷床上来。”

于是,郎敖英又同方才一样,身体不听使唤的爬上了床。

十七看着他红透的脸,和恨不得将她捏死的表情,捧着肚子在床上大笑。

笑了好一会,忽然又翻过身在郎敖英呆滞的目光注视下脱他衣服。

“你,你,你做什么,放开我,十七,你放开我,喂喂喂,给我,给我留一件,十七,十七!”

“哈哈哈哈哈,你叫吧,反正除了小爷没人听得见。”

片刻,郎敖英已经被十七扒得只剩下里衣。

她到底还是不敢给人全扒光了。

毕竟非礼勿视。

“十七,你放开我!”郎敖英似乎怒了。

“呦呦呦,别生气嘛,来,给爷笑个。”说着抬起了他的下颚,调戏道。

郎敖英那个羞耻啊,自己被人这般调戏,无论此人是男是女,都足以让他羞愤而死。

甩开自己手别过脸去的郎敖英,让十七的笑声更大了。

而且她发现,她笑的声越大,郎敖英就将自己的头埋得越深,像个娇羞的小娘子。

许久,直到十七笑的再也没劲了,这才用被子将人裹好,自己也钻进去。

“你,你出去,箱子里有被子!”郎敖英动不了,眼看十七钻进自己被窝,吓得小脸又是一红。

十七此时眼皮已开始打架,困的她懒得动一下,于是摸上郎敖英的脸说道:“乖,别吵,睡觉。”

“······”

十七手小小的,但出奇的烫,郎敖英只觉得自己的脸像是被火烧般滚热滚热。

不一会就传来十七均匀的呼吸声,想来是睡着了。

郎敖英转过头便看见了十七安静的睡颜。

他还是觉得十七像个女子,尤其此时安静的样子更像。

这样看了他好一会,郎敖英打个哈欠,闭上眼便也睡着了。

半夜,十七被一阵凉风冻醒,睁眼一看,被子居然全被郎敖英裹走了。

十七咬咬牙,坐起身瞪着旁边将自己裹的跟个球似的人,一脚就踹了上去。

丫的,居然抢她被子,偏生的她怎么扯还都扯不出来。

她就不信了,哼,大不了,大不了不盖了。

十七躺在床上,抱着胳膊鼓起腮帮子斜着眼使劲瞪旁边的人。

她在郎敖英身上施的术法是有时间限制的,早知如此她直接拿个绳子给他捆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