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飘香大秦

更新时间:2020-04-08 05:05:50

飘香大秦 连载中

飘香大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沙河边上 分类:玄幻 主角:修真界修真 人气:

经典小说《飘香大秦》由沙河边上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修真界修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高级修士张宁,重归修真界计划失败,附体于小奴隶,时值战国时代,男人征战不休,杀戮不停,血流飘杵,可苦了众多女人们!安慰女人的任务,自然得有人承担,张宁挟修真之威,当仁不让接受了这一艰巨任务。 张宁自然也没白干,从女人们身上,同样获得各种资源,为他的修真大计,奠定坚实的基础,终究,得以举霞飞升,再归修真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于兰薇连推几下,我是纹丝不动,感觉到我火热的身体,正一步步逼向她,而她粘在我胸前的拳头,由于我的步步逼近,而从伸直的状态,变成了屈臂。

随着我俩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从我身上传来的男人味,无法阻挡地吸入了她的鼻孔,于兰薇心里有似小猫乱跳,扭转头,大声叫道:“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你要是不放开,师尊不会放过你,宗门不会放过你的。”

我嘿嘿一笑道:“大师姐,你刚才冲过来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师叔,有没有想过师门呢?先前我那样下矮桩,拿言语,你到好,对此嗤之以鼻!现在被我控制住了,你就拿师叔、宗门来吓我?”

于兰薇哪里受过这番羞辱,脸蛋发红道:“你违背门规,我是大师姐,当然要代师尊、代宗门执法!”

“我懒得跟你这种不讲理的人说话,给我道歉,然后把门打开,这事就算了。老子还要修练,没时间跟你扯犊子!”

看到于兰薇因害怕而欲掉眼泪的样子,我打消了进一步惩罚她的手段,再说,毕竟她是凡人,我一修士和凡人过不去,就是大欺小,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于是,我对她提出了最低要求,我想,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任何敌人都会接受的。

“你先放开我,我给你道歉就是!”

于兰薇大口大口喘气,这是因为她伸出来,隔在我俩中间的拳头,被我重重压向她的胸膛,让她出不过气来,不得不使劲呼吸,缓一缓缺气之苦。

我正待听她说上句我错了之类的话,然后就开门走人,却看见低着头,捂着胸膛在喘息的于兰薇,抬头之际,眼里闪过恨意难消的目光,我心中一动,明白她这是在施缓兵之计,只要我放开她,她气息一匀,新一波攻势就要到来。

念及于此,我还是要给她最后自我救赎的机会,假装没有注意,看她要出什么大招!

已经丧失理智的于兰薇,积蓄了全身力量,犹如被激怒的的母虎,张牙舞爪,一记凶狠的壶口三叠浪,对着我的胸膛猛击而来。

我没有躲闪,手掌微伸,就在她踢来的小腿上一点,步子稍一进,拽住她的手臂一送,强大的推力,将于兰薇推倒在地,后仰倒下的于兰薇,还不肯认输,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极为凶残地出杀着,喘向我的裆部!

这个女人好狠,再也容她不得!虽然距离极近,但并不妨碍我的反击,腰向后面一缩,整个人成了个侧着的V字形,裆部就是V字的顶部,脑袋和脚,成了V字的两个开口,于兰薇撩阴的这一腿,堪堪离裆还有两三寸,却无法踹到目标!

于兰薇还不肯罢手认输,发了疯一样,就地跳起,壶口三叠浪再次使出,我又有如大风中的蒿草一样,风虽劲,草左摇右晃,却屁事没有,举重若轻地化解了她使出全力的狠招,晃动之际,顺势在她空虚的下盘使一绊子,将她放倒在地。

这一次绝不怜香惜玉,面对倒地的于兰薇,我膝盖压在了她腿上,防其暴起,然后,高高举起,准备狠狠地给她一记耳光,不过就在四目相对的这一瞬间,我看到她眼里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的。

“啪!”收回出击的手掌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让自己受伤,这一掌打在于兰薇身侧的地面上,轰出一个小浅坑!

于兰薇被我这一掌的掌风,弄得脑袋偏向了另一侧,下意识想躲闪,无奈我的膝盖压住了她的腿,任凭她如何使劲,也无法挣脱。

“我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是大师姐,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胡作非为,象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永远都不能得到别人的尊敬和信服。”

从其他师姐对她的惧怕来看,这个于兰薇平素定是在宗门内横着走,跋扈至极,要是轻易饶了她,不仅无法出得了我心中这口恶气,还有可能受到她处心积虑的报复,虽说我不惧怕她的手段,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在给自己找了麻烦。

念及于此,只有把地位颠倒,让她变成众师姐,而我当然就是她以前的大师姐角色,我盯住害怕的她道:“以你所作所为,我猜都猜得出来,你平素可没少欺负众师姐,弄得别人见你有如耗子见猫,是不是这样的?”

于兰薇虎死不倒威,当然也可说是鸭子死了嘴巴硬,说道:“你这是听哪个饶舌之人说的,我饶不了她。”

我伸手轻轻拍了拍于兰薇的脸蛋,再拉了拉她乱了一点点的发髻,柔声道:“你说你也算得是美女一级,可是却是个蛮横无礼之人!现在,我只要你回答是或者不是?”

于兰薇看见我是在笑,动作也挺温柔,可是双目中凶光四射,让她身体发冷,身体不由得出冷汗。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用这样的眼神来看她,目光之凶狠之犀利,仿佛一切都能被看穿,她藏在心里的秘密,在我面前,就是一丝不挂,无所遁型,不要说还能有一点自信,就连防御都感吃力,于兰薇心中惧意渐浓,可还想蒙混过关,道:“没有,我对师妹们可好了,有好吃好喝好衣服,我都先让给众师妹,哪里有你说的那样不堪?”

“是吗?我怎么看到她们对你唯唯喏喏呢?我相信我看到的,再说,这间处置室,相当干净,看来平常没少用过,想必在这间屋子里,你可没少干欺负师姐们的坏事。”

这种谎话,想让我这种极富斗争经验的老江湖相信,根本是不可能的。

于兰薇想不出更好的谎话来搪塞我,一时无语,这种感觉很糟糕,就跟响尾蛇遇到了蠓一样,不知道脑海里为何突然出现一个念头:那就是百足门因我的到来,她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怎么不说话呢?给句痛快话,不要像娘们一样忸忸怩怩。”

我见于兰薇目光游离不定,不用说,她这是在想编些假话和谎话来骗我,以度过眼前难关,没得说,我压在她腿上的膝盖,又加了几分力道。

“哎哟,好疼!快放开我!你这该死的奴隶,你欺负我,你不得好死,你这个流氓,你这个混蛋……呜呜呜呜!”

本来大腿并非最佳受刑部位,但是我这膝盖压在她大腿上,阻断她血脉流动,让她整个人的下半段,无法血液流通,身体极端不适,又被我凶残的目光所惊吓,极为恐惧之下,女人的天性发作,于是大哭起来,边哭边骂:“呜呜呜,张宁,你这坏家伙,你这浑球,欺侮我,我,我饶不了你……”

“你说我是流氓、是浑蛋?也许你自认很了不起,可我未必看得起!让你认个错,有这么难吗?老子还偏不信这个邪了!”

松开膝盖,捡起她先前为了怕脏而放在一旁的外衣,把它摆成熨烫前的模样,铺在地上,再将于兰薇身体来了个180度翻转,放在她的外衣上,然后一巴掌扇了下去。

说句老实话,于兰薇是吃了轻敌的亏,要不,她为何要事先把外衣脱下来,还不就是怕打出来的血,污了她的衣衫,能想到这一节的人,肯定以前有过被血迹污衣的经历,打了别人,还嫌别人的血会污损衣服,没把同门当做是同门,而是当做耍威风的对象,其心不可谓不歹毒!

想到这里,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一巴掌,下手就不轻,让于兰薇深刻体会一下,这种被人侮辱的感觉,对于换救误入歧途的她,极有帮助,不触及皮肉,又怎么能达及灵魂呢?当然,我的改造工作不收钱,行善之后就放下,当成没有发生过一样,不过,总得有点补偿,于是打她弹性十足的屁股,饱一饱手福,就是必须的。

于兰薇哪里受过这么大力的痛击,哭声来得更凶了:“张宁,你这奴隶,敢打我县令之女,以下犯上,以贱侵尊!救命啊!张宁打人了,救……命,救命啊!”

这间处置室,当初就是应她的要求,从外边没法开启,只能从里面开启,这样做,就是要防止外边来人进来救助被她欺侮的人,可是,却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把她自己害苦了。

众师姐们看到于兰薇单独带我行动,就知这是于兰薇要对我大搞杀威棒,个个噤若寒蝉,有多远躲多远,可是,当听到里面传来的,就是半天云里挂锅铲,吵(炒)翻(飞)了天,但不是我的求饶声,而是大师姐杀猪般的嚎叫,还有大呼救命的声音,其声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可是,于兰薇多年的淫威,让大伙对她恐惧非常,听到了她的叫声,也不敢过来,生怕是大师姐在玩什么新奇玩法,倘若冲撞了她的好事,岂不得被她迁怒,想想大师姐严厉的手段,众师姐们无一例外,选择了装聋作哑。

于兰薇别提心中有多后悔了,早知道就提前知会师妹们,也好过现在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无奈场面。

“你承不承认错误,道不道歉?”

现在势成骑虎,我想退让也不可能,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我没错,当然不会道歉,你这死流氓,大坏蛋,我要让师尊……”

于兰薇明白我之所想,这会她准备咬牙硬顶,坚决不向我低头,否则,威风扫地,面子全失,众师妹的队伍就不好带了。

她的倔强,换来的就是屁股上一记又一记的拍打,火辣辣的疼,倒还是其次,最要紧的是,打的部位,太羞辱人了,这让她忍不住掉下泪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