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老子是天尊

更新时间:2020-04-09 08:41:38

老子是天尊 连载中

老子是天尊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素竹 分类:玄幻 主角:羽万灵 人气:

《老子是天尊》作者:素竹,玄幻类型小说,主角:羽万灵,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盘坐在一条蓝白相间怪鱼身上的人大喊:“杀魔种,夺荣耀,拯救大陆苍生!” (他是王者大陆的预言家—庄周) 少年羽尘目光淡漠,犹如看草芥一般扫视所有围攻他的人:“老子是天尊,不是魔种,尔等要杀便一起上,我小女友甄姬还等着回家吃饭呢!” 庄周疑惑:“你真名叫老子?天尊又是什么?” 羽尘深吸一口气,随即咧嘴一笑:“老子是我,天尊也是我,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手持刻满怪异符文的金色棍子的孙悟空伸手捂脸:“完了,师父又在装逼了!” 手持蛇矛的张飞满脸胡子抖了抖:“老大一直在装逼,从没被超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这名字同样叫羽尘的记忆里,羽尘得到了关于王者大陆的一些事情。

王者大陆,是一个崇尚武道的大陆,这里同样实力为尊。

当然,也有一些羽尘未知的神秘职业,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

这里有不同的国家,因此有官府。

官府里也有武道者坐镇,而官府和各大神秘的武道宗门之间也有约定。

武道者不得滥杀平民,一定程度上不得杀害官员。

当然,这一定程度,指的就是实力了。一定意义上来说,强大的武道者,也代表国力,官府同样要在官员与强者之间衡量得失。

只不过,王者大陆在数万年前遭受了巨大的灾难之后,灵气变得稀薄了许多,许多顶级功法和攻击之术毁灭流失,武道者难有太大的成就……

这些,对于羽尘来说,都不是事。

即便他现在很弱,但官府的人激怒了他,注定要付出血的代价。

墨白尊者,也被称为长生天尊,已经数万年没有受过伤。

伤得站不稳的双腿,以及身上狰狞的刀口,让他沉寂数万年的血性觉醒。

这个世界,终究要因为他而颤抖。

县令的侄子林环,城镇里的官府,终究要为五号(活下去)的死而付出代价!

他犹如一匹受伤的孤狼,正在山谷里舔舐自己的伤口。

第二天一早,羽尘在山谷里埋葬了活下去,用佩刀在石碑上雕刻了五个字——兄弟活下去。

他,已经把活下去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随后他开始喝泉水,吃野果,疗伤。

第三天,双腿恢复了。

他用弓箭打猎,给自己补充营养,身上的伤口也基本不流血。

第四天,他找来一些药草,以石为锅,炼制一些药膏。

第五天……第六天……

第十五天,羽尘身上的伤势基本恢复。

而且,经历了重伤之后,在草药的恢复下,他的身体稍稍变强了一些。

他把佩刀挂在腰间,邪挎着长弓,背着箭壶里二十几发羽箭,缓缓向小镇的方向走去。

今天他要为兄弟报仇!

城里,到处都是关于羽尘的通缉令。

上面有他的肖像,罪名为恶意杀害良民,杀害官府职员。

羽尘把马栓在城外的林子里,等到日落时分,他徒步走到城外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

揣摩了巡逻官兵的规律之后,羽尘上箭拉弓。

“啾啾啾~”

弓箭穿破了空间,发出细微的声音。

城墙上昏昏欲睡的几位官兵通通被一剑封喉。

随即,羽尘收起长弓,短距离冲刺之后,纵身填上五六米高的城墙。

这点高度,只能防止普通人罢了。

普通的习武之人都能翻越。

夜,安静得可怕。

这没有电的时代,只有有钱人才用得起照明的燃料和夜明珠,整个小城只有几处还亮着微弱的火光。

羽尘目光落在由远及近的巡逻队伍上,深吸一口气,纵身跳下城墙,消失在黑暗中。

县衙府邸,城里光芒最多的地方。

羽尘感觉到两股比较强的气息,分别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

不过,他丝毫不惧,在黑暗的配合下,他出现在县衙最深处的一座屋顶。

“伯父,不就是个奴隶吗,你干嘛老为这事说我?”屋子里传来年轻的声音,是林环。

“奴隶?一个奴隶能杀死十几位官兵?好好动你的脑子想想!”中年人的声音似乎有点愤怒。

“他能打,还不是乖乖离开,现在估计已经远远的跑了!”林环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屑。

“混账,你想害死我吗,得罪武道者,可是普通人的大忌!”中年人更加愤怒。

“伯父……我父亲没了,我母亲经常偷偷照顾你,你就知道教训我吗?”林环提高声音。

“你……你小声点,想害死我和你母亲吗!”中年人有点示弱了。

“哼,在你眼里,就只有我母亲!”林环颇有几分恼怒。

“唉,我这也不是为你好吗,你不是官府官员,买卖奴隶的事情就已经是重罪了,倘若不是我,你能安然无恙吗?哪次出问题,我不是帮你擦屁股?”

中年人顿了下,继续说:“伯父只是想让你做事的时候多考虑一下后果,没有别的意思!”

“既然这样,那就给我个一官半职,我就撤了赌坊!”林环说道。

“这……好吧,我给你运作运作!”中年人说道。

“那就谢谢伯父了!”林环欣喜的说:“我一会儿催促母亲来打理琐事!”

“去吧~”中年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无奈。

“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从房顶传来。

林环和中年人抬头看去,不知何时,屋顶的瓦片已经被揭开了一些。

借着昏暗的灯光,他们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

“真是好戏啊,捡兄弟遗孀的县令,叔侄二人沆瀣一气,好一个青天大老爷啊!”羽尘面露嘲讽的看着屋子里的叔侄二人。

“你是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傻哔三连问,中年县令神色阴沉的看着羽尘。

林环惊呼出声:“伯父,他就是那个奴隶,好像叫唐三藏!”

“唐三藏?”羽尘挑了挑眉头,淡淡的说:“你爹才是死秃子!”

说完,他缓缓取下背后的长弓。

“来人啊,捉拿贼人唐三藏!”县令大喊出声。

羽尘没有说话,上箭拉弓。

“这一箭,为兄弟所受的苦难!”

“咻~”

箭飞出去,长弓都因为弓弦恐怖的力量而颤抖。

“噗~”

只听得一道细微的声音传来,箭射进了林环的肩膀,

将近一米长的箭,露在外面的只剩下十公分。

“啊啊……伯父救我……啊……啊……”林环这才感觉到疼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他越挣扎,就越疼。

羽尘再次上箭拉弓。

“这一箭,为兄弟所受的恐惧!”

“咻~”

弓箭准确的落在另一边肩膀上,林环被死死的定在了地上。

“啊~啊……”

他面色狰狞,越挣扎叫得越惨。

县令脸色铁青,大喊出声:“你们聋了吗,速速前来捉拿刺客唐三藏!”

随即,他对羽尘说:“唐三藏,倘若你现在离去,本县不为难你,否则,等待你的就是酷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