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梦去梦回

更新时间:2020-10-31 05:22:15

梦去梦回 连载中

梦去梦回

来源:落初 作者:醉梦于心 分类:玄幻 主角:梁夏梁春 人气:

醉梦于心新书《梦去梦回》由醉梦于心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梁夏梁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平凡的人有了一段不平凡的经历,待千帆过尽,从现实中来是否该往梦中而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蓉蓉。”一声短促拔高的音量打破了屋里的宁静,也拉回了梁夏的思绪。

梁夏微微偏过头,一个美貌的妇女正朝她急切奔来。

“蓉蓉,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还疼吗?还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你告诉妈妈一声,谢天谢地,我的蓉蓉醒了,醒了。”美貌妇女哽咽道,豆大的眼泪直往下掉,她的脸几乎都快贴上这个箱子,眼里的关切之意如洪水泄闸,铺天盖地向她席卷而来。

梁夏不自觉开口道:“妈,我没事,别哭了。”或许她不只接替了前者的身体,还接替她所有的情感,这其中最为浓烈的便是亲情。

梁夏从她的记忆里得知了她所知道的一切,霏蓉是她的名字,家里有弟弟,还有父母。这里不是未来的地球,否定了梁夏之前的猜想,这是一个叫赫摩洛星的星球。神奇的是这里也住了一群人,和地球人的外表别无二致,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只嘴巴,双腿直立行走,并无丝毫差别。

这里是一个高技术与奇幻并存的时代,高科技便是字面上的意思,然而奇幻呢?通过霏蓉的记忆,梁夏得知了赫摩洛星球居然存在异能者,他们拥有着超乎常人的能力,能人所不能。

令人惊讶的是拥有先进科技设备和异能的人类,竟然是入侵者。他们原本不属于赫摩洛星,只是通过强硬的手段和战争打败了这里的人,而后堂而皇之的占领了赫摩洛星,一晃眼便扎根了数千年。从霏蓉记忆里再次得知,那群拥有高科技和异能的人类原本生存在一个冥穹星的星球,他们为何会脱离自己的星球,集体迁移便不得而知了。

于冥穹星的人而言,赫摩洛星就像是一个未开化的星球。他们之所以能发展到如今繁荣的模样,全是他们一手打造的,在冥穹星的人看来,他们是赫摩洛星人的神,是他们缔造了这一切。

明明这里才是赫摩洛星人的家,而他们却生活的如此卑微,冥穹星的人看不起这里的人,这种现象持续千年,未曾消弭,时间消磨了大部分赫摩洛星人的斗志,奴化的思想就像病毒一样传播扩散,不至于无药可医,然而昂贵的代价却让他们选择默默承受。

梁夏占据了霏蓉的身体,也接受了她所有的一切,除了记忆及语言之外,还有她的内心深处的情感,埋藏于心底的悲哀,一种无助的反抗。

然而现在可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霏蓉的母亲在箱子外面仅仅盯着她,一双眼睛像雷达一样扫过她的身体,梁夏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浑身不自在。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全身光溜溜,即便是母女关系,她也觉得尴尬异常。

“妈,我没事了,想起来,这里面黏糊糊的,我躺着难受。”

“你确定吗?真没事吗?翼先生说你伤得很重。你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你知道妈妈有多害怕吗?幸好有这个修复舱,翼先生他们是好人,是好人,你没事了,还好你没事,我的蓉蓉。”霏蓉的母亲真正印证了那句女人是水做的,几句话的话功夫,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也许是因为她醒了,霏蓉母亲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修复舱?”梁夏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怔愣,随后在心里有些哭笑不得的想到地球人还是挺有远见的,这里居然有修复舱这种东西,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人们小说里所描述的梦,真的会成为现实。

在霏蓉的记忆里,修复舱与他们而言是一种高级的存在,不管受多大的伤,只要往修复舱里一趟,很快就能痊愈,但昂贵的医疗费用,他们负担不起。所以,霏蓉也仅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影。

所以梁夏怔愣过后便是震惊,她居然躺在这里面,她环顾四周是记忆中的家没错,也就是说救她的人随身携带了一个大型的修复舱。

“妈,你先把这个打开,我想起来。”

“哦,哦,好,那我打开了啊,你确定真没问题?”霏蓉母亲又一次担忧问道。

“我保证,我可以活蹦乱跳了。”梁夏耐心道。

霏蓉的母亲再三确认无恙后,准备着手打开修复舱。她也知其珍贵,此刻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终于,梁夏摆脱了光溜溜的尴尬局面,还是穿上衣服自在啊。霏蓉母亲拉着她来回瞅,这里摸摸,那里捏捏,每碰一下就会问她“疼吗”,似乎大有全身都要摸遍检查的想法。梁夏立刻止住了她的手,而后紧紧抱住了她,将头埋在她肩窝里,深呼吸了一下,心里有一股名为温暖的力量流淌全身。

“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梁夏轻声道。

“蓉蓉。”霏蓉的母亲也紧紧抱住她,哭了起来,比前两次哭得更彻底,担心压抑得太久,她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梁夏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再言语,等她缓过来。

霏蓉的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与梁夏母亲的强势完全是两个极端。梁夏自有记忆以来,还没这么抱过自己的母亲,所以不禁有些感慨。

霏蓉母亲哭声渐止,恰好敲门声响起,是丛达。

“妈妈,姐姐醒了吗?”声音也夹杂着急切担忧之意。

“是丛达啊,蓉蓉醒了,醒了。”霏蓉母亲欣喜应道。

“真的吗?妈妈,我可以进来吗?”丛达的声音提高了不只一个音量。

“进来吧。”

门打开的一瞬间,少年看着偎依在母亲身边,笑着望着他的霏蓉,许是有些难以置信,竟愣在了门口。

原来不只丛达在门外,还有他们的父亲和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霏蓉的父亲看到霏蓉的那一刻,双眼竟也抑制不住的流出眼泪,梁夏有些震惊,因为在霏蓉的记忆里,她的父亲从来都是沉稳冷静的,她从未看到过父亲这个样子。

丛达这呆少年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迅速跑到霏蓉面前,死死盯着她一会儿之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是丛达的错,丛达不该任性的,是丛达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梁夏来到他跟前,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随后轻轻抱住了他,此时此刻,再多安慰的话语都抵不过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待哭声转为抽抽噎噎时,梁夏才轻轻道:“丛达,记住现在这种感觉,深深地记住了,弱小和无能是强者的必经之路,当你某天成长到足够强大时,你会感谢曾经软弱的自己。”

梁夏得话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湖中,在丛达的心里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世事难料,我们又不是预言家,怎么能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万事万物都有因果关系。你跑进森林,是因为我没用力拉住你;而你进了森林,是为了找阿姆;而阿姆又是怎么成为你的朋友的?你想想,这么多环节,少了其中一个环节,也许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说这该怪谁?我们谁也怪不了。”

“姐姐。”梁夏的每一句话都让他无言以对,他只能呆呆的看着梁夏,原本只是泛起涟漪的湖面,却有了翻涌的趋势。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姐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蓉蓉,你真没事了?”霏蓉的父亲也走进来,担忧的神情和语气与霏蓉母亲如出一辙。

“爸爸,我真的好了。”梁夏转了个圈,转到霏蓉父亲跟前道。

梁夏知道他们为什么都这么担心,霏蓉生前最后的记忆被痛苦所覆盖,这里的撕心裂肺不再形容悲伤,唯有字面上的意思,才能明白那种入骨的痛。随着霏蓉记忆留存,那种痛楚深深扎根在她梁夏心里,连回想都是种恐惧。而且霏蓉在被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命悬一线,而今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如何让他们不激动,不惊讶。

“看来霏蓉小姐是彻底好了。”陌生男声突然响起,是那名年轻男子。

“翼先生,谢谢你,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若不是你,只怕,只怕……”霏蓉母亲说着说着又哽咽起来,只怕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蓉蓉,这是翼先生,是他们救了你和丛达,你快谢谢他们。”霏蓉父亲道。

翼先生?原来她就是母亲嘴里一直在说的翼先生。刚才没注意,而今看到那年轻男子跟精灵一样尖尖的耳朵时,梁夏便震惊了,其实从修复舱,她也该联想到,能这么大手笔随身携带修复舱的,除了冥穹星人,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了,并且此人身份还不低。从霏蓉留存的记忆里,梁夏得知了冥穹星人竟有等级之分,贵族为最高级,底层是普通民众,中间还有其他等级区分。这两个星球的人长相上其实并无多少差异,唯一不同的是冥穹星人长了一对尖尖的耳朵,很容易让梁夏联想到在她那个世界里,存在于虚幻中的精灵,它们就是拥有一对尖尖的耳朵。而且冥穹星人普遍长得比赫摩洛星人俊俏和高大,当然普遍不代表绝对。

梁夏眼前这个人年轻男子绝对是冥穹星人中的佼佼者,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是梁夏对他第一眼的印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