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独步虚空

更新时间:2021-01-17 07:09:40

独步虚空 已完结

独步虚空

来源:落初 作者:神仙尾 分类:玄幻 主角:师傅白云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步虚空》的小说,是作者神仙尾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闲来无事断虚空三万里,换了桃花赠与我妻看罢。当然,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吴越打开策舱,最后看了一眼那个被自己打晕的姑娘,锁上策舱。一步一步走上甲板,这是一趟赴死之行。但吴越此时心中却只有刘安心的身影,究竟是何时喜欢上你呢?是你那些笨拙的关心?还是你大声说出的喜欢?吴越想了想竟然也不知道。喜欢便是喜欢。等你醒来,你记的要大哭一场,然后好好的活着。最后的画面,是这个姑娘,倔强的拦着吴越,让他悄悄离去。怎么可能离去啊?

最可惜的是不能带你去看桃明岛上的桃花了。你说半岛桃花一岛香,想必是个极美的画面。你说我若是早一点认识你,早一点,早到上一世......那该多好。

“我知道。那个吴越就是被刘老大藏起来了,还要招他做女婿,就在......”

砰!砰!

话说了一半的洪涛直接爆成血雾!

吴越走到了甲板上,手里拿着一把**,枪口处还有着淡淡的烟雾。对于这个人吴越还是有些印象的,正是那个频繁挑衅自己的人。

这两枪让众人的愤懑戛然而止。吴越冷冷看向本来还在一直责怪不停的众人,随着吴越的目光声音一点点消失。

看到吴越出现,也不见得陈稷山有什么大动作,脚步轻轻一迈,就已经出现在吴越身前。

吴越看着陈稷山,这个自己宿命中的敌人。还未看到这个世界,便被定为血海深仇的人。一身白袍,虽然长相普通,却自然有一股奇异的气质。真像个主角啊。吴越想。

陈稷山也在看着吴越,一个很俊郎的年轻人。目光里有愤懑,有怒火,也有着一丝仇恨。只能怪你出身不好吧。

“不知你是知不知,我三弟白玉子终究是因你而道消,今日你必死无疑。”陈稷山开口,声音轻轻,却是杀机毕露。

“果然是忍不住尝了那包毒品吗?果然是知道的越多,就越好奇。好奇向来是个令人致命的习惯……”

把越子青的灵魂结晶打碎一点,让猫吞下。不管白玉子是靠什么追踪,最终都会追到猫那里。

同时也会发现宝藏就在猫身上,旁边还有一个神秘盒子,不能装进须臾乾坤袋里。旁边还有一包不知名东西……简直有着可怕的说服力。

看似很粗糙的计划,对人心的算计却简直可怕。果然,这个计划成功了。可没想到的就是这个毒品有这么强的力量。

“你看我多么聪明啊!可我就只是想活着,普通的活着,有那么难吗?”一幕幕画面飞快涌现。

一个装饰十分精美的房间,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拿着一把刀,地上躺着另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然后一个中年人冲了进来,抬手便给了站着的孩子一个耳光,却没注意到躺着的孩子嘴角一丝计谋得逞的笑……

一个病房里,那是个长大了一点的孩子,十四五岁的样子,用瓷杯的碎片指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鲜血从孩子的手上不停滴落,这个孩子一脸冷漠,这个女人用力尖叫着,眼中却没有一丝惊慌。接着便是一阵阵脚步声传来……

一张病历单,最下面是病情诊断:该患者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

接着便是无尽的寂寞,与世隔绝的痛苦,究竟是多少年?多少年!

……

记忆一点点挤来。吴越仰天大吼,难道我活着便是错误吗!我只想,只想好好的活着啊。

滴。宿主精神已经到界限值。开启神之视角。开启中……

亲人的防备,友人的疏远,路人的恐惧。为何?为何,我活着便如此多痛苦。所有为我好的人都难以善终?

前世,那个贤惠的女人,挡下了射向自己的子弹!自己却成了杀人凶手。

这一世,是越九决绝的眼神和轻轻的嘱托。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就好……

神之视角开启完毕。检测到界之碎片。目标锁定中,目标修为蜕凡后期。

滴。死亡任务发布!

宿主临时获得蜕凡大圆满修为。击杀陈稷山,取得界之碎片。

任务失败:抹杀!

轰隆!雷声轰鸣!海上的天气本就是说变就变。本来还是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豆大的雨滴瓢泼而来。

突然一条水龙朝着吴越撞了过来!原来是一个水晶宫的弟子。

“前辈,晚辈愿为前辈杀了此子!”出手的那个弟子急声道,这是他的示好,让陈稷山看到自己,只求能随手给自己放了……若陈稷山是个嗜杀之人,有这个表现,没准能有一线生机,就算没有,结果也同样是死而已。若不是最好,也不会因为这一击迁怒于自己。

至于吴越是死是活,他毫不在意,一个通脉后期罢了。

那条撞过去的水龙,被那个通脉后期,伸手隔空轻轻一点。水龙彷佛突然生出了灵性一般,绕着吴越转了圈。然后用更快的速度撞了回来……

看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这个人。水晶宫的其余弟子强压下心中的惊惧。缓缓向后退去,想离开却不敢离开。

气势不断攀升的吴越,慢慢睁开了双眼。眼中天地再不是原来那般。五颜六色的灵气化作各种形态,其中隐隐约约有着一条条丝线。

“你终究还是打破不了那一层。”陈稷山开口,竟带着一丝丝遗憾。“所以,你今天还是必死无疑。”

“是吗?”吴越冷笑。原来在他眼中高深莫测的陈稷山,现在却是清晰无遗。

陈稷山突然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道:“你现在修为比我高,我要杀你本不容易。不过,我得谢谢你。”说着掌心里多出来一块碎片。

“盒子里的东西?”

“你不知道?”陈稷山这时却是一脸狂热,“这上面蕴含着规则。我凭借它可以使出超越出蜕凡的力量……比如……”

一个裂缝凭空出现!就在吴越和陈稷山身边不远处,即使拥有了蜕凡的力量。吴越站在周围,却还是感觉到一股疼痛,就像数把细细的刀在一点点切割**。而陈稷山却仿佛疯了一般,兴奋的看着这道裂缝。

不过这时候吴越却露出来一种喜悦,一种很不正常的喜悦,一个人临死之前不该有的喜悦。顾不得管陈稷山这时候的脑袋还正常不正常,眼看着裂缝越来越小。吴越一狠心,身形暴起。抱起陈稷山冲进了裂缝里!

自古艰难唯一死!我最恨不能回地球报仇雪恨!我最怨不能与你朝暮相伴!我最想便是杀你陈稷山,不因过去仇恨,只为你坏我心意。

甲板上的众人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看到空中出现一道裂纹,而船头的二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整个甲板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这时却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爹,吴越呢?”

无人回应。

刘安心痴痴地看着前方,目光散漫。

情不知何起。

却一往情深。

爱时突然,离别更突然。

雨滴落在甲板上,变成一朵朵水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