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驱魔佳夫

更新时间:2021-03-27 17:58:03

驱魔佳夫 已完结

驱魔佳夫

来源:落初 作者:虽下愚 分类:玄幻 主角:陆石磊 人气:

《驱魔佳夫》是虽下愚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驱魔佳夫》精彩章节节选:“这样是不对的!”  “这是我的做法,你没有资格置喙。”  一个以正义傍身的女道士,一个以随心为主的暗黑摄影师,被命运撮合到一起。  到底是谁征服谁,还是……最佳搭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琴韵下意识的回头,别扭的开口:“我不会说的。”

莫尧倒是无所谓的回过头继续Cao作着手中的东西。陆琴韵这才发现地面上的照片已经被踩踏的乱七八糟,某些地方还有脚印的灰尘,这才注意到被挂在墙上的照片,手指抚摸上照片的边沿,惊讶的看着其中的每一个场景。

他到底……是如何照的?

这些……

脑海中闪过在石磊所给的资料中记录的一切,不是假的这些照片中,居然真真实实的显示着当时发生的状况,为何照片居然还拥有和慧眼相聘美的能力。

陆琴韵神色复杂的回头,看着还在忙碌的莫尧,对方完全无视自己,猛然间,灯关了下来,莫尧纤长的手指飞快的Cao作着电脑,旁边的投影机开启,随即在对面唯一一堵称得上是干净的墙面上,手机所照下的照片显示在墙面上。

莫尧懒散的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看着墙上模糊不清的照片,手机的像素本来抵不过照片的清晰,而如今被放大投射到墙面上更加的难以看清,这完全不注意细节的照片,莫尧也是一眼掠过。

陆琴韵也紧盯着墙上的照片:“我也是需要这些资料的人,你让我这样看可以吗?”

莫尧手上的动作并不停顿,并不是所有的照片都是在房间里所摄像的,更多的是在天台的时候摄影下来的,那时候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你需要它做什么?”

“我会超度它,既然已经死亡,就不应该再在这里去加害他人。”陆琴韵眯起眼睛,“它们应该回去它们该去的地方。”

莫尧单手Cao作着电脑,另一只手则是撑着头松散的搭在旁边扶手上,整个人无所谓的态度让陆琴韵感觉到愤怒。

“你难道不是为了这个吗?”

“与我何干?”莫尧看着墙上的照片,最后定格在一张在三十四楼房间的时候所拍摄下来的照片,在这个模糊不清的照片上停顿了下来。

“你……难道你是来超度它的吗?”

莫尧嗤笑一声:“为何?”

被这句反问堵的一噎,陆琴韵继续说道:“那你就看着它再这样不停的害人?”

“我的任务只是了解情况。”莫尧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向一旁的陆琴韵,紧盯着墙上的照片后,莫尧唇角勾起了微妙的笑意,“现在我的任务已经完结了,如果是你所谓的‘消灭’的话,就要看委托人是否需要追加条件了。”

“你怎么可以如此……”

“就像我不知道你谁。”莫尧这才回过头,冷漠的眼神盯着陆琴韵,“所以我没有理由去帮助你什么。”

“救助他人是每个人理所应当的作为。”陆琴韵下意识的反驳道,却猛然间对上了对方淡然的表情。

“在这个世界,利益才是规则。”

“这样是不对的。”

“这才是现实。”莫尧也没有耐心再将话题继续下去,随手拔下了手机拨打电话,“已经查清楚了,在四楼见。”

看到对方不想在于自己对话的神色,陆琴韵心中堵塞,莫尧浑身上下都透着疏离与了冷漠的气息,黑气的包裹更像是一道尖锐的壁垒将莫尧层层环绕,陆琴韵回忆着对方的话语,却仿佛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周围,不止是莫尧一个人的,在这个城市,无数的人都拥有这样的气息……

陆琴韵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桌面上铺设好照片,并没有伸手去触碰,因为不知道有哪些照片是需要的。这些东西她看不出任何的特点,而莫尧显然是需要这些东西去解释些什么。

门铃响的很快,陆琴韵站起身来,莫尧手执一杯香浓的咖啡懒散的走到门边,单手开启门扉,冷眼望着外面气喘吁吁风尘仆仆的老人。说老人有些过,老人的身体明显比年岁看起来要硬朗的多。

“你说,已经清楚了吗?”老人的声音还带着气喘,从时间上来看也感觉到对方的动作非常的快,似是迫不及待的赶过来。

莫尧让开门口的位置让老人进来,随口抿了口咖啡。

老人进来看到陆琴韵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后则是一分尴尬:“你是?”

“不用管她。”莫尧坐在沙发的对面,伸手对着陆琴韵身旁的座位说道:“坐。”

老人脱下身上的大衣,在扫视之后没有发现可以放衣服的地方,只好再一次放在手边方便拿取,而莫尧则是将咖啡杯里的咖啡喝掉。丝毫没有招待两人的意思,陆琴韵见老人年岁已大,多少有些尊敬之意,而莫尧的态度则是让陆琴韵有些恼火。

刚准备发作之时,莫尧从茶几之下,拿出了一叠资料,放在桌面上,老人拿起资料大概的翻阅了一下,眼神微闪,沉默不语。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进行了查访,大概的信息我已经全部罗列出来了,再次我再一次口述整理,看看是否有疑问的地方。”莫尧认真了起来,俊逸的脸庞透出严肃。在一旁观看的陆琴韵一时间不知道此事是否好插口。

“二十年前,彭一峰承包下楼房所在的这块土地,进行了楼房的建造,施工之时,你们挖掘出了一副不明棺材,在开棺之后将其丢弃。”莫尧的声音平静无波,“同年,彭一峰的妻子宛平不明昏迷一个月。”

掘坟,丢弃,他的灵魂会被怨鬼撞出体外,从而上身,但是最后遭罪的是彭一峰的妻子宛平。怨鬼上身,必害他人。

“十四年前,彭一峰将妻子以癔症为由送入精神病院治疗。”莫尧一字一句的说道,“七年前宛平出院,同年……宛平失踪。”

陆琴韵一愣,如果按刚才的说法,宛平定然是在二十年前被怨鬼夺舍,害人的做法被发现后送入精神病院,可是出院之后,何故失踪?

“同七年前年前。”莫尧开始整理桌面上的照片,“彭一峰以无法忍受妻子所在之时熟悉的环境为名出国后销声匿迹,三年前,委托他人将楼房重建,然而只是重新装修并不触碰大体架构,一年前再一次售出住房。”

“四个月前,彭一峰归国,第一桩**案,同彭一峰归国之日相同。”

陆琴韵一愣,将时间全部拼凑起来,猛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彭先生。”莫尧将旁边的照片全部扫在地面之上,只将手中的照片一张张摊开,“地下室是当年彭先生所拥有的私人财产,拍摄过程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顺着莫尧的手指看向了那张照片,地下室的灯光即使昏暗,却没有办法掩饰住那在地面上透出的黑色的印记。顺着莫尧的解说,一个个的将照片完全阅览过去,每一张在之前所看过没有头绪的照片居然就这样连成了一个无法反驳无法质疑的故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