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嫡女锦嫁

更新时间:2021-04-20 18:32:27

嫡女锦嫁 连载中

嫡女锦嫁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呵绿 分类:言情 主角:温芷景子臻 人气:

《嫡女锦嫁》为呵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他满腹算计,所有阴谋,陷害,全在他的掌控。她为爱隐忍,承受不堪,折磨,伺机为爱报仇。爱一人,爱她,甘愿被恨,也不愿她绝望。恨一人,恨他,处心积虑,设计一场阴谋。他等权势在手,铲除奸佞,山河盛世,立她为后。她等繁华落尽,仇恨泯灭,山水看透,赴他之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较劲

华玦抬步往南馨苑走。

一路上灯火通明,他有意设置,不管南馨苑离安宁殿有多远,顺着灯盏,总能找到。

晋安跟在身后,预感有事要发生,主子要开始布局了。

南馨苑,月色朦胧。

傍晚入寝,温荔叫宁婳吹了灯盏,等宁婳退下,温荔在梳妆台前点上一支白色的蜡烛,她这才安心躺下,双眼看着烛光平静似水。

今晚本来是宁婳在门外守夜,她坐在门口,肚子疼的厉害,腰也十分酸胀,额头上直冒虚汗,女人总有那么三四天难受的时候,严重的时候什么活儿也干不成,就得休息。

宁婳小腹一阵一阵绞着疼,像是吃坏东西似得,她疼的直跺脚:“烦死了。”

疼痛感越来越重,她忍不住,终于站起身,捂着肚子,回下人住处。

宁婳找了一圈,没找到以山。

兜兜转转在第二遍的时候,宁婳看到以山在后院里扫地,低着头,扫的及其认真。

宁婳捂着肚子冲过去,二话不说夺过以山手中的扫把,说:“找了半天,原来你猫在这呢!我来了葵水,肚子实在疼的厉害,今晚你帮我去守着。”

“我已经不在太子妃身边伺候了,去守夜不合适。”以山从宁婳手中拿过扫把,头也不抬,继续扫地。

“你干嘛呀?伺候的好好的,为什么就不伺候了?我家太子妃又不娇惯,对我们都极好,什么想不开,要来讨后院这个苦差?在太子妃身边不是挺好的嘛!”

宁婳,肚子疼,说话也急,她以为是以山自己要走的。

以山安静的扫地,不解释,是温荔赶她走的。

“好以山,你快别扫地了,替我先守着,回头我再和太子妃说让你回去的事。就当是帮帮我,今晚我实在守不了,换别人我又不放心,只有你了,以山。”宁婳又夺过以山的扫把。

以山抬头看见宁婳额头上的虚汗,最终她点点头。

如果说了是温荔赶走她的,估计宁婳不会这样强求让她去守夜,所以她没解释。

以山的声音很平静:“你好好休息,我去了。”

宁婳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心里落下一块石头:“谢谢你啊以山,下次你也难受的时候我替你!”

华玦去的时候以山已经悄无声息的守在门口。

华玦看一眼以山,没说话,推开门,走了进去。

华玦晚上从来不会到南馨苑,等以山反应过来,想拦的时候已经晚了。

温荔猛地睁开双眼。

他的步子很轻,轻功应该很好,他走路很稳,武功应该十分扎实。

温荔听出来了,是华玦的脚步声。

她忙坐起身,扯了一旁的长衫穿上。

几秒,他走进来。

温荔坐在床榻上,面对他,眸子闪过不满:“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休息,不然还能干……什么?”华玦声音低沉,他故意将那个字拖得很长。

温荔咬牙。

半晌,华玦嘴角边漾着笑意,他一步一步的,走近,然后站在温荔面前,张开手,说:“过来,宽衣。”

温荔纹丝不动。

华玦又走近一步。

她还是不动,目光落在别处。

僵持片刻,华玦开口,语气不温不火:“在其位谋其事,既然已经嫁为人妻,就应该做你分内之事,比如侍候夫君啊,传宗接代之类的,你来之前温家人没教你?”

“别老拿温家说事!”温荔抬眼瞪他。

他一提温家,她就火大,提到景子臻,她更是要提刀子砍人。

华玦乐了。

“说吧,你过来到底要做什么?”温荔的眸子一冷。

华玦淡笑,转过身,放下手,看到梳妆台上燃着一支白色的蜡烛,脸上的笑容凝注,眸子一黑,道:“我不是说了,过来休息。”

“鬼信。”

温荔低头看一眼双手,包得像个大粽子,什么都做不了,如果华玦强行同床,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华玦走到窗户旁,朝外喊:“以山,进来宽衣!”

温荔抬起头看窗外,以山,她不是已经打发走了么。

不管是谁让以山再回到她身边,她依旧有法子确认以山的忠心。

“不准进来!”温荔命令。

“以山你听谁的!”华玦吼一声。

外头没有动静。

两人像是杠上,在隐隐较劲。

以山进来,华玦赢;以山不进来,温荔赢。

华玦转过身,还是走到温荔面前,看着温荔道:“才过来几天就忘了主子,违抗命令,拉出去即刻杖毙!”

这话是说给温荔听的。她仍记得新婚第一晚,因为宁婳违抗命令被罚打大板。

饶是如此,以山还是没有进来。

她伏地,跪在门口,嗓音浑厚:“太子恕罪。”

温荔抬眼瞧他,华玦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玩笑还是认真。

过半晌,华玦命令:“来人,将以山拉出去杖毙!”

晋安是跟着华玦过来的,侯在后门,命令下达,转身就压住以山的肩膀。

以山一声不吭,不哭不喊,一句求饶也没有。

温荔冷眼看着华玦,不出口救人。

门外,晋安的声音传来“主子,属下已经压制以山,是否立即处置?”

华玦双眸也看着温荔,她的眼神虽冷,但那里依旧幽深,宁静。

他吐出一个字“是。”

温荔没制止。

晋安又道:“属下怕扰了主子和太子妃的耳,属下可否将以山带到院外执行。”

他又吐出一个字“准。”

以山一点声音都没有。

温荔不语,华玦就是要考验她的耐心,看她能忍到几时再开口。

她则是在考验以山的忠诚,试探华玦是否真的会杀了以山,这一招走的及其险。

一秒,两秒……晋安的声音传来:“行刑!”

以山依旧一个字的求饶都没说。

温荔心中的那道关卡以山算是跨过一半,她还不能死。

“慢着!”温荔从床榻上站起,呵道。

外头没有声音,好像是在等华玦最后的命令,太子妃喊停,没人敢再动手,除非命令再次下达。

华玦的眸子里染上一层浅淡的笑意。

温荔平静道:“是不是我救了她,今日就得和你同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