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盛世权宠

更新时间:2020-03-02 11:55:06

盛世权宠 连载中

盛世权宠

来源:落初 作者:陶夭夭 分类:言情 主角:宋清欢沈初寒 人气:

经典小说《盛世权宠》由陶夭夭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清欢沈初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世人皆道,凉国丞相爱极了一人。  ——为了她,他竟夺了自己君王之妻。  世人皆言,昭国太子宠极了一人。    ——为了她,他竟颠覆了凉聿二国。  可最后,他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而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却是:若有来世,愿永不相见。  她爱极了他,亦恨极了他。  *  宋清欢觉得自己的人生像开了挂。  执行任务身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国帝姬。  虽然这帝姬并不受宠,但好歹吃穿不愁,比起之前枪林弹雨的生活可好过多了。  只是,这样惬意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人盯上了。  和亲也就罢了,为何那个当初替他家君王来求亲的丞相,却巴巴看上了自己?  敢和一国之君抢女人,岂不是找死?  谁想到,这个丞相的身份还不一般,摇身一变成了别国太子。  只可惜,过往有多深情,现实就有多凉薄。  最后,她容色决然,在他得胜归来那一日,当着他的面,从高高的城墙上纵身一跃,化作了盛开在血泊中的彼岸花。  ——君殊,人人都说我是你的软肋,若是要伤到你,大概,只能先伤我自己了。  可都这样了,她还没死!竟又重生回到了与他相遇的三年前。  重活一世,她只有一个心愿:  离他远远的,有多远跑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清欢此时尚未进雅阁,听到声响,漫不经心朝旁睨去。

只见一仆从打扮的男子从旁边雅阁中探出身,看到小二,目光一亮,喝道,“小二,再来两坛桃花酿。”

小二躬身应下,“好咧!客官稍等片刻,很快就来。”

说话间,有女子嬉戏娇笑声自雅阁中传出。

宋清欢眸光一瞥,正瞧见阁中沉香木长几前坐着一男子,衣襟微敞,意态风流,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微眯,手中执一把白玉壶,正仰头饮着壶中美酒。一左一右各坐了两名千盏阁的乐伎,皆是身姿妖娆,巧笑嫣然,半个身子都贴在了那男子身上。

似感到有人在看他,男子睁开眼朝门口望来,瞳底水波潋滟,唇畔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目光落到宋清欢的面上,眸中水波微凝,闪过一抹兴致。

他容颜精致,衣着华贵,身上气度亦是不凡,一看便非普通人。

宋清欢与他对视一瞬,不欲旁生枝节,很快敛了目光,带着流月沉星进了雅阁。可不知怎的,总觉得男子有几分面熟,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不免存了几分心思。

得了小二应允,隔壁雅阁的仆从看一眼宋清欢清丽窈窕的背影,片刻怔愣后也合上了雅阁门。

关门的瞬间,宋清欢似乎听到有“殿下”两个字飘入耳中。

小二拉住上楼送菜的另一名小二,吩咐他待会上两坛桃花酿给竹叶阁的客人,遂跟在宋清欢身后进了玉泉阁。

“这位客官,您想点些什么?”小二一哈腰,朝宋清欢笑得谄媚。

“上几样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来。另外,有什么后劲小一些的酒?”既来了千盏阁,自然得饮酒,但她待会还要回宫,所以也不能太放肆。

“客官不妨试试方才隔壁客人点的桃花酿。桃花酿乃本店春季特供,味道醇香清甜,最适合姑娘家饮用。”话一出口,他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尴尬地笑笑。

眼前这姑娘既做男装打扮,说明并不想人知道身份,自己这般点出,着实不该,心中生出几分懊恼。可实在是这姑娘容颜太盛,一时走了神。

宋清欢闻言倒也不诧。

千盏阁名声在外,来这里的多是非富即贵之人,都是难伺候的主,这些在千盏阁当差的小二们自是惯会察言观色。她虽换了男装,不过是为了行走方便,也知瞒不过他人的眼。

淡淡一笑,“既然如此,便给我来一壶桃花酿吧。”

见宋清欢神情如常,小二略松了口气,忙殷勤道,“好咧!客官稍等片刻,您点的菜和酒马上便来。”说着,行了个礼,“客官还有其他吩咐吗?”

宋清欢眸色一转,抿了抿唇,“你们阁中是不是有位叫宫泠的姑娘?”

小二点点头道,“是的客官。”

宋清欢转头示意流月一眼,流月会意,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我们家公……姑娘想见见这位宫泠姑娘。”

既然被小二说破,流月便跟着叫回了姑娘。

“不知姑娘可有预约?”小二没有接银子,面上略有难色。

宋清欢眉头一蹙。

预约?这倒是意料之外。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乐伎,居然这般拿乔?看来这位宫泠,在千盏阁的地位倒是不低啊。

见宋清欢面色微沉,小二忙开口解释,“姑娘可能不太了解,因每日慕宫泠姑娘之名前来的客人太多,所以店里才定了这个规矩。要不这样,小的帮您去问问宫泠姑娘,看她明日是否有空如何?”

父皇寿宴就在三日后,再拖到明日肯定不行。

看来,只能亮明身份了。

“沉星,把令牌拿出来。”她凉凉开口。

沉星应诺,将令牌拿出,递到小二眼前,“这是我们家殿下的令牌。”

小二一愣,目光落在令牌上“舞阳帝姬”四个大字上,忽而反应过来,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殿下恕罪。”

“起来吧。”宋清欢淡淡道,“本宫今日来找宫泠,是有要事商谈,你帮忙通禀一二吧。”

“是。”小二哪里还敢说不?抹一把额上冷汗,战战巍巍起身,朝宋清欢一礼,“请殿下在此稍等片刻。”

“嗯。”瞥一眼小二,“本宫的身份,除了宫泠,不要让他人知晓。”

“是。”小二颤颤应了,恭恭敬敬退出了玉泉阁。

见人走了,流月轻嗤一声,“殿下,这个宫泠,架子倒是不小。”

“她既如此受人追捧,想来必有过人之处,我们待会瞧瞧便是。”宋清欢端起几上茶盏,不疾不徐放在唇边小啜一口,神情浅淡。

宫泠架子再大,也不过是个小小乐伎,翻不出什么风浪去。

她感兴趣的,是隔壁那男子。

他究竟是什么人?正思索间,脑中忽然闪过临入门时那仆从唤的“殿下”二字,当时听得不甚真切,便没往心里去,现在想来,不由微微色变。

能被称殿下之人,不是皇子便是帝姬。那男子不是聿国皇子,便只可能是他国皇子。

而纵观整个建安,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千盏阁的,也只有宸国使臣,三皇子苏镜辞了。

宸国。

宋清欢眼神飘忽,望向半开的窗外。

前世,她与宸国,也算是纠葛不浅了。与苏镜辞亦有一面之缘,只是不熟,因而方才一时未曾想起。

一时出了神,脑中闪过前世某些零碎的片段,眸色微冷。

千盏阁临街,玉泉阁中能听到街上熙攘之声,恍恍惚惚间,耳中飘入街上小商小贩的吆喝声,带来几许真实的烟火气。

宋清欢蓦然回了神。

“殿下,您没事吧?”看出宋清欢有几分心不在焉,流月咬了咬唇,担忧道。

宋清欢摇摇头,“没什么。”

她深吸一口气,排解掉心中的压抑之情,然后起身走到窗户前,将窗扉推开。街上行人如织,人来人往,有马车在千盏阁前停下,车帘掀开,有人下了车。来人被马车遮住,只能瞧见小二殷勤地迎了上去。

不知为何,宋清欢心头升起一股淡淡的异样,刚待细看,却听得门外响起两声“咚咚”的敲门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