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婚后契约

更新时间:2020-03-08 13:35:47

婚后契约 已完结

婚后契约

来源:落初 作者:梦简单ING 分类:言情 主角:楼紫溪若希 人气:

《婚后契约》由网络作家梦简单ING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楼紫溪若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他以欺她为乐,同在一屋檐下这么久,他从未给过她好脸色。  却不想因恨生爱,因为关系特殊,即使心中有爱却也无法表达爱意。  他疼宠的女人另有他人,她却无意间将初次交给他。  数年后再见面,她身边还牵着宝宝,身份早已今非昔比,却不想还是无法忘记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又安也看出,紫溪在安慰她。可是事到如今,硬着头皮只能上,她们已经没有退路。

紫溪回到家,打开门就闻到浓浓的香水味,她眉头皱起,原来噩梦还没有结束。

“死丫头,你上哪儿鬼混?这个时候才回来?”安夜舞尖厉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特别的响亮。

紫溪无视母亲的叫嚣,回房拿衣服冲澡准备睡觉。她今天太累了,只想好好睡一觉,再想想在接下来的日子如何应付楼子浣。

安夜舞怒了,上前就纠她的头发:“死丫头,你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你聋了吗?”

“你哪来的钥匙,我什么时候给你钥匙?”她头疼的要命,刚换的门锁,母亲居然还有办法配到她房子的钥匙。每回不让她进来,她就大呼小叫,她不知被楼上楼下的住户投诉过多少次!她一换锁,安夜舞没几天就能配到她房子的钥匙,她实在佩服母亲的无所不能。

“怎么?我有钥匙怎么了?我是你的妈,我生了你,养了你,你连房门都不让我进了?”安夜舞气得面红耳赤,死死的拧着她的胳膊发泄。

紫溪已经习惯了母亲每次来的暴力,她甩开她冷笑:“你来干什么?不会又跟楼叔叔吵架,被他赶出来了吧!”

“你闭嘴!”安夜舞眼里难掩狼狈,这几年,女儿这里的确成了她的避难所。她常常夜不归宿,有时候半夜了就直接不回家,来女儿这儿住。楼玉棠多半不理她,但是有时候撞到她夜半回家,也会教训她,甚至赶她出家门。“死丫头,你在那儿家,已经受尽了委屈,来到这儿你还这么对我。这就是你的孝心,你个没心没肺的臭丫头!”

紫溪不想再跟她说下去,再同母亲强下去,一会儿又会有邻居投诉了!“我要去洗澡睡觉了,你自己自便吧!”

安夜舞也看到了女儿眉眼间的疲惫,想吵下去也没力气了。但是她没忘记这次来的目的,跟上去说:“这周末,你回老宅吃饭,你爸叫你回去吃饭!”

紫溪停下来,她有多少年没有回过楼家了。十八岁那年,她被赶出楼家。刚开始两年,过年过节她也回去的,但是楼家没有人理她。有一年,因为楼子浣兄妹要回来,楼玉棠半夜叫人把她弄醒,让她离开楼家。那年后,她就再不曾回过楼家。大学毕业后,她坚持将姓改回安,至此无论时候,她都不曾再踏进过楼家大门一步。为些,安夜舞每年都要跟她吵架,刚开始两年甚至将她打得头破血流。她咬紧了牙,怎么逼她都没用。

两年前,她将楼玉棠给她付的学费,房租费,零零总总二十多万还给了他。她依然还刻楼玉棠为诧异震惊的脸,她胜利的笑了。幸好上大学后,她就一直半工半读,大二她搬出了楼玉棠为她安排了房子,搬到学校去住。这些年,她住过地下室,试过三天只吃一包方便面。再苦再难她都熬过,唯一坚持的就是决不用楼家的一分一毫。

“我不会回去,我跟楼家现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说完,她回房拿衣服准备去冲澡。

安夜舞一听,冲了进去,扯掉她手里的衣服:“你在说什么疯话,好不容易你爸松口,叫你回去吃饭,你还拿娇?”

“我爸?”紫溪冷笑:“我爸是谁,你能告诉我吗?”四年前,她要改姓时,母亲差点没把她打死。但是就算母亲把她打死,她也不绝再姓楼。

安夜舞脸色一青一白,甩手就是一个耳光,静静的房间里显得特别的响亮。“这次是楼玉棠六十岁生日,要在楼宅摆宴席。他特意跟我说,你必须回去。我不管你想不想去,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你敢不去,我就闹得人尽皆知,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你有多么的不孝,看还有没人请你去走秀。”

这就是她的母亲,像个吸血鬼一样附在她身上,不吸干她不罢休。

紫溪一大早接到陈姐的电话,今天就要去希希商量合作事谊。太阳Xue隐隐的作痛,楼子浣,你是一刻都不肯放过我呀!迅速的化了妆,母亲的房门还紧闭着,她叹了口气,拿着包就走了。

昨晚跟母亲吵得太晚了,现在嗓子又干又哑,陈姐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楼子浣并没有出席他们的讨论会,而是派助理江媛出席。不用见到那个男人,她松了口气。可是听品牌经理开始介绍Propject时,紫溪的面色变了。希希这次推出的夏装是一系列的,包括休闲服,运动服,还有泳装、内衣。一听到泳装和内衣时,紫溪脸色煞白。

陈又安马上提前意见:“江助理,紫溪向来是不代言泳装和内衣的,只怕这两个部分,得另找模特。”

江媛看了看紫溪,这个女模特在业界声明并没有多好。传言,她跟不少大老板吃饭,甚至还进酒店。她的不少演出机会,几乎都是那些大老板给她的。这样的声名儿狼藉的女模特居然跟她说不代言内衣和泳衣,真是好笑。

“陈小姐,你应该有看我们的合约吧!合约上明确规定,安紫溪小姐必须在人代言过程中,达到我们的要求,包括代言希希新一季的各类夏装,当然也包括泳装和内衣。”江媛眼神带着讥俏和嘲讽,显然认为她是在故意拿娇。

紫溪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强烈的愤怒和羞辱涌上心头。她自踏入社会后,被这样的对待不知道多少次,每次都是咬牙忍住。她笑:“江助理,合约都是可以商量的不是吗?我真的代言不了内衣和泳衣,其他部分我都可以全力配合,只有这一条我办不到。”

江媛也笑,根本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那恐怕就要安小姐你自己去克服了,如果安小姐做不到,那就是违约,陈小姐,你应该知道违约的后果吧!”

紫溪这下也愤怒了,合约摆在那儿,她无可奈何!江媛只是个助理,看不起她,她没办法。但是无论什么合约,跟哪个公司谈合作,不都是有商有量吗?凭什么到了这儿,就一幅吃定人的模样。他们既然看不起她,为什么还要找她来代言,无非是想使她为难。楼子浣找上陈又安,必定对她这些年调查清楚了。他必定也知道她从不走泳装和内衣秀,那么,现在的安排是故意的了!

“你们楼总在哪儿,我要见他!”她蓦地站起身,怒目直对。

江媛冷笑道:“安小姐,我们楼总贵人事忙,恐怕没有时间见你。”

紫溪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说词,楼子浣做了那么多,不就是要逼她吗?不就是为了要羞辱她吗?“我要见你们楼总,麻烦江小姐通传一声。”

江媛好笑的看着她,她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代言方案已定,难道她还以为自己去见一下老总,脱**服就能改变既定的方案吗?“安小姐,天天吵着要见我们楼总的女明星,女模特不计其数,而被我们楼总哄出去的也不计其数。难道你以为,你能例外?”

很好,这样的羞辱够彻底了!是啊,像她们这样的女子,要让老板回心转意除了宽衣解带还能做什么?陈又安担心的看着她,唯吼她会暴发,马上说:“江助理,麻烦你跟楼总通报一声,万事好商量,你说是吗?”

江媛根本不把她们放在眼里,坐着一派安然自得的模样:“我想不必了,楼总之前就吩咐过,所有的条件都是既定的,安小姐只能配合,必须配合。”

紫溪已经不想再听她说一个字,问江媛是完全没有用的,她拿起包包就往外面走。

陈又安急了,追上去拉住她:“阿紫,你先别急,有事慢慢来!”

紫溪给她一抹安定的笑容:“陈姐,你先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

江媛一脸优雅的挡在她前面:“安小姐,我希望你明白。这里时楼氏集团,不是外面的酒店夜总会,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想找谁就找谁!”

紫溪真想撕烂这张笑脸,她告诉自己,这样的人没必要动气。她狠狠瞪了她一眼,一把推开她,就往外冲。

要找到楼子浣的办公室一点儿也不难,她只要摆出笑脸,随便问问一个男职员就知道了。她按下电梯,努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怒气。她是要跟他去谈判的,不是吵架的。

一到十五楼,她很快找到楼子浣的办公室,前面的助里小妹见她气冲冲就往里闯,马上挡住她:“小姐,前面是总经理办公室,请问你有预约吗?”

紫溪已经不想跟旁的人废话了,她推开了助理小妹:“让开!”

好在楼子浣的办公室门没上锁,她一推,就见到一个花枝妖娆的女儿坐在楼子浣身上,摆动腰肢,嘴里哼哼啊啊的申银。而楼子浣呢,倒是面不改色,仿佛身上的女人跟她无关。

这个男人居然在上班时间和女人在办公室里做这么恶心的事情。她的胃部翻涌,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楼子浣锋利的眸子盯在她身上,身上的女儿太陶醉了,还没发现自己的好事被人撞破,而他也一动不动,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何时,楼子浣变得这么恶心毫无羞耻心。她立即转身出去,关上门。整个动作很流畅,在这个圈子打滚这么多年。撞见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也习惯了。只是这一次,她惊魂未定,脑海里全是楼子浣深邃的眸子,女人扭动腰肢的浪荡背影。她以为自己已经金钢不坏了,心还是克制不住被刺痛了。

江媛这个时候也赶来了,见她面色苍白,马上想到一大早来拜访的影视红星赵冰冰。她优雅的走上前去,公式化的笑容:“安小姐,我们还有一些细节没有谈清楚,请跟我回去吧!”

紫溪惊魂未定,刚想反驳,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赵冰冰面泛红光的走出来,她的衣服整整齐齐,笑容分外妩媚得意。看见江媛还打招呼,让紫溪错觉刚才看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子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这就是国内一线影视大明星,紫溪并不是第一次见,心里仍不免唏嘘感叹!

助里小妹的电话也响了,她接下电话后对紫溪说:“安小姐,总经理让你进去!”

紫溪看了眼笑容僵硬的江媛,她的眼神她再清楚不过,自然,自己已经被无归类为赵冰冰一类货色。紫溪扯扯嘴角,无妨,这个女人跟自己无关,她是什么想法也与自己无关。于是,挺直了腰杆进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