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崂山演义

更新时间:2020-03-26 05:05:01

崂山演义 连载中

崂山演义

来源:落初 作者:常安名利客 分类:言情 主角:白光巨汉 人气:

《崂山演义》为常安名利客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天下三大道门:崂山派位于东海之滨,东拒东海龙族、海上妖魔及三大海外散修聚集之地,“方丈”、“蓬莱”、“瀛洲”于海外,使其不能登陆内陆;昆仑派位于昆仑山之巅,镇压魔教“一丈宫”以及佛教密宗控制的“吐蕃”与“西夏”诸国;江西“龙虎山”阻挡南方“十万大山”之中的毒虫妖兽并‘大理’、‘安南’等南方诸国,三大道门各守一方,守护着中原大地的安全。直到北方草原竖起聚妖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的师父,弟子就想学穿墙术。”元龙一脸羡慕的说道。

正清听完哈哈大笑道:“我道家修炼分为‘法’、‘阵’、‘器’、‘符’、‘术’五项。‘法’为第一,又叫做‘道法’说白了就是吸收利用天地之元气锤炼自身修仙得道的方法,没有方法你如何修炼?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独门修炼方法都是师父传徒弟没有第三人在场,绝不外传,因此有‘法不传六耳’之说;‘阵’为次,阵一般都是顷门派之力建造,工程浩大,所需天材地宝极多,个人很难建造,即使建成了也是简化版的,无论是威力还是功效都不大。真正的大阵如昆仑派的‘聚灵大阵’各门各派的‘护山大阵’、‘守护大阵’等等;再次为‘器’,器乃个人自行炼制,一般用于‘攻击’或‘防御’,如各式‘飞剑’、‘法宝’、‘法衣’等;第四为‘符’,所谓符,即修士们以自身元气为引或画在符纸上或刻在器物上引导天地元气在上面运行的纹路,因各门各派的修行功法不同,所以各自的画法也不相同,各派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技’;最后为‘术’,术即为修士运用天地元气的外在表现或功能,如放出烈火,刮起狂风,引天上雷电,碎山中巨石,术也最为简单易学,只要会口诀真言凡人亦可使用,不过威力不大,类似戏法耳,有些世俗江湖中人以此行骗被称为‘江湖术士’。这五项当中,以‘法’为尊,‘法’为基础,因此又有‘法阵’、‘法器’、‘法符’、‘法术’之说,有一门好的道法其他都不是问题。而你想要学的‘穿墙术’只不过是最后一项‘术’中的一种,对我修道之人而言不过小技耳,是最微末的技法,你还愿学吗?”

“是的师父,弟子愿学,弟子现在还未筑基是凡人一个,也不能学习其他四项,我问过师兄们,这‘穿墙术’也是我崂山派最基础也最有名的法术了,几乎每个弟子都有学习。”元龙赶忙回答生怕师父不教他了。

正清闻言笑着答应了:“那好吧,你俯耳过来,为师教你口诀真言。”

元龙走上前去,正清告诉他口诀,正清说一句,他跟着念一句,整套口诀一共几句很快就教授完毕,元龙已经记下了,又在心底默念了三遍。

正清问道:“口诀你可是已经记下了?”

元龙拱手道:“弟子已经记下了。”

说完又背了一遍,果然一字不差。

正清点点头道:“甚好!你自己去穿墙试一试。”

元龙害怕不敢去尝试,正清道:“无妨,不要害怕,尽管去试。”

元龙口中念念有词,念完口诀走到墙边却被墙挡住了,没穿过去,正清又道:“低着头,快步冲过去。”

元龙无法只好又念了一遍口诀,低着头、闭着眼,一咬牙一跺脚快速对着墙壁冲了过去,原本已经做好了撞墙的准备,谁知竟然一穿而过。睁开眼睛抬起头来一看已然身在隔壁,真的穿过去了。

把个元龙给乐的呀是一蹦三尺多高,赶紧冲到墙根,用手在刚才自己穿过来的地方东摸摸西敲敲,感到墙面非常坚硬与原先无异。

元龙向后退了几步,口中又念了一遍穿墙口诀,这回他睁大双眼,抬头紧盯着墙面,要看看到底是怎么穿过去的,双脚一发力就对着墙冲了过去。

待额头触及墙壁,墙面上以触点为中心泛起一阵阵波纹涟漪,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就如同平静的水面投下一枚石子儿,眼前一黑就已经穿墙而过,那感觉就好像穿过了一道烟雾。

元龙快步走到正清面前,激动的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师……师父,真的耶,过去了,你看到没?我穿过去,又穿回来了。”

正清一甩手中拂尘道:“你要记住,运用此术时要内心平静不可有杂念,亦不得在人前炫耀,否则此术便会不灵,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你且回去,明日此时你再来,我正式传授你我崂山派的无上妙法。”

元龙躬身行礼:“是,师父!徒儿告退。”

元龙退出大殿,一路蹦蹦跳跳欢快的往大师兄元慧处跑去,毕竟还是个孩子,师父交代的事转头就忘,半路上逮谁就告诉谁自己学会了“穿墙术”,谁知听了这个消息的师兄们一个个都表情怪异的盯着他,想笑又不敢笑,眼神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怜悯”?虽说心里有些奇怪,不过小孩子也管不了那么多。

待见到大师兄立刻就向他炫耀:“师兄!师兄!我今天学会了‘穿墙术’了。我厉害吧?”

一脸的“快来表扬我吧”的表情。

大师兄平静的嗯了一声,元龙道:“师兄,我表演给你看看。”说完不待师兄应声,自己就默念咒语,转身冲墙壁就冲了过去。可他却没看见大师兄手中掐了一个法诀,冲墙壁一指。

只听“砰”的一声响,仿佛整间屋子都晃动了一下,只见元龙双手抱头跌倒在地上,原来没穿过去头撞在了墙上,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包,痛的他在地上直打滚:“哎呦!哎呦!痛死我了!”叫着叫着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元慧面无表情的来到元龙跟前把他扶起来:“吃到苦头了吧?师父是怎么交待你的?”

元龙一边低头拿眼睛斜瞅着他,双手绞着道袍一边抽泣道:“师父,师父叫我不可在人前炫耀。”

“你是怎么做的?”

“我……..我…….”元龙一时无话可说。

元慧继续教训道“你看看你,学了一点微末小技就嚷嚷的恨不得整个门派都知道了,我们修道之人要戒骄戒躁,稳重修行,你可倒好师父交待的全都抛到脑后去了,‘穿墙术’只是末等小术、微末之技,很容易就能破去,在敌人面前使用此术那就离死不远了,今日给你个教训,头上的包今天先不给你消了,明天再说,让你涨涨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这么毛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