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更新时间:2020-03-26 05:08:09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已完结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来源:落初 作者:列无暇 分类:言情 主角:秦凝秦卫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是列无暇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凝秦卫刚,书中主要讲述了:秦凝前一世吃了亏,这一世再不软弱,亲爹使坏她都坑,亲奶奶欺负她都砍。重生七十年代,没吃没喝不担心,她有空间;遇上各类极品,斗智斗勇不害怕,她有胆量:她往致富路上一气狂奔,就想当农村白富美;只是,撞上一位腹黑的兵哥哥,她有点犯愁。初见。兵哥哥一副斯文模样,低声跟她说了一句话。秦妹子没听清:一个大男人,说话不能大声一点吗?谁知兵哥哥当着所有人面大声喊:老子喜欢你!后来。男人总写信。秦妹子:别给我写信了,我不喜欢你。兵哥哥:那不行,你不拥军,我得爱民啊!秦妹子:你还没完了啊,信不信我抽你?兵哥哥:报告!无条件接受领导批评教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月珍一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吃瘪了。

她便大胆的说:“两家子说话?那我更不走了啊,等南好叔去大队报案,我这给她看家呢!”

秦述牙齿一呲:“报案?报什么案!不就,不就一块肉吗?”

“是啊,不就一块肉吗?可不知道是哪只馋嘴的狗叼走了,总要找出来啊,现在公安都是为人民服务呢,公安局的人一来,一会儿就把肉找出来!”

“你!”

秦述说不过人,两只大手在身前大力握了握,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凶恶极了。

秦阿南吓的在秦月珍身后一直拉她的衣角,小声的说:“小珍,算了,算了。”

秦月珍心里并不怕,但这种没文化只有蛮力的人,不好一下子打倒,得慢慢来,她就扬着脸,口气没放软,话却松动了些:

“爷叔,要我说,你也别在这里替老婆孩子吵架了,南好叔一个人生活不容易,我晓得了,有一块肉,你们好心拿进去帮着切一切,然后你们家拿一斤去,我想南好叔是肯的,可要是十斤肉都吃灭了,这种可是祭先人的东西,说难听点……啊?那什么,你就不怕吗?你说是不是?”

秦月珍说完,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述,算是给了秦述一个台阶下。

秦述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屋子里的婆娘冯宝玉倒听出音来了,走出来和秦月珍说:

“就是就是,小珍说的对的,本来我们就是帮她切一切的啊,她还以为我们吃灭了,我们好心倒帮出毛病了,好了好了,毛毛的爹,你回来切一切,把肉还给她!”

说完,就把还愣着摸脑门的秦述拉了屋里去。

西边屋子里“啪啪”切肉响了一阵,一会儿的,冯宝玉拎了一块肉走了出来,把肉扔在秦阿南家门口,说:“努!还给你了啊!别再吵了。”转身就回自己那边屋子里去了。

秦阿南卷起衣袖擦了擦眼泪,把肉拎起来看看,眼泪却又跑了出来:“嗷哟,割了一大半去啊!真是不要脸啊!”

但却没有办法,把肉拎进了厨房,也把门关上了。

秦月珍看她一边落泪一边拿抹布擦着那半风干的咸肉,劝了句:“南好叔,这次只能算了,下次你把门关好一点,别再让他们有机会进来了。”

秦阿南眼睛红红的,看着秦月珍说:“唉,不管怎么说,今天还多亏了你呢!要不是你来帮着我说话,连这一半都没有呢!小珍,来,我们一起烧火煮肉,把它吃在肚子里算了!”

秦月珍看着她那拎着肉又舍不得又生气的样子,有些想笑,但更多的是伤怀。

这个秦阿南,在秦月珍的记忆里,是个温暖的人。

她一直对秦月珍很好,早些年秦达还没有再娶的时候,小小秦月珍常常的在秦阿南家蹭饭。

那时候秦阿南的娘还在,如果秦达和金秀出工,秦阿南的娘便帮忙照顾秦月珍,秦阿南放工回来,也总是抱一会儿秦月珍,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给秦月珍吃。

要不是秦阿南母女俩帮着养,在金秀那个刻薄的老太婆手里,还不知道秦月珍长不长得到这么大呢!

秦月珍拉住秦阿南的手,劝她说:“好叔,你别泄气,肉今天还是不煮了,这都啥时候了,把这么大块咸肉煮好,都要半夜了,改天吧。倒是他们那一家子,这么一直霸占着西面的屋子,不是件好事,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谁说不是呢!可是……唉,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这不要脸的一家子,我多么想把他们赶走啊!可你也知道的,要是我跟队长他们说了,赶不赶走先不说,我大伯不知道怎么骂我,他们家兄弟三个,不定会怎么恨我,怎么折磨我呢,说不定,我真会给他们烧死在这屋里,也是有的!”

秦阿南叹了一句,一屁股坐在条凳上,双眉皱的紧紧的,看着西边。

秦阿南父母那一辈,有两房兄弟,很早便分好了家的。

原本,秦阿南住的这一进屋子,整个东西各两间正房一间灶房,中间还有一间堂屋,总共七间屋子,都是秦阿南家的。后头一进同样的屋子才是秦阿南的伯伯家。

可是,秦阿南这一房就得了秦阿南一个女子,虽入赘了男人,但男人死了,孩子也没有生,秦阿南的伯伯家却生了三个儿子。

秦阿南的伯伯家就把主意打到了秦阿南身上。

秦阿南的伯伯先是说后进屋子不够住,暂时让小儿子、也就是秦述,住在秦阿南这一进屋子的西面。

可等到秦阿南的爹不在了,那些人便开始欺负秦阿南孤女寡母,干脆让秦述成婚在秦阿南这西边的屋子里,这原本在江南农村风俗里是不允许的,但秦阿南和寡母不敢说话。

如今,秦述一家一住已经七八年了,孩子都生了两个了,绝口不提要搬走的事,行为处事还处处当作自己家,这是摆明了要霸占房子了,又岂是三言两语能搬走的?

所以秦阿南一直想领养一个孩子,好相互能有个支撑。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性子弱,太小的孩子没人帮手,她一个人不好养,也帮不了她;大一点的人品要是不好,她也不敢养,一直在为难着呢!

这些事,因为秦阿南和秦月珍从小就好,常常的会和秦月珍说,所以秦月珍知道她愿意出三十块钱和许多粮票领养孩子的事。

但以前的秦月珍,自己就是包子一个,听着也只是听了,根本不敢表示意见。

现在可不一样了。

秦月珍痛恨秦卫刚,也痛恨和秦卫刚一样、对亲生女儿不好的秦达,更讨厌重男轻女、和莫桂花一起欺负这身子的金秀,这样的家庭,必须离开!

秦月珍穿越而来,她有足够的信心,她将来一定会过得很好,她才不愿意让那些恶毒的家人跟着她占便宜呢!

可现在在七十年代,人口流动非常少,出村办事都是要打证明的年代啊,她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必须有一个家庭有一个身份才行,不是想离开就离开的。

所以,秦月珍脑子里的记忆一理清楚,她就打算和秦阿南过日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