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极道诛天

更新时间:2020-04-09 09:10:18

极道诛天 已完结

极道诛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鱼大蝎 分类:言情 主角:林定范高 人气:

小鱼大蝎新书《极道诛天》由小鱼大蝎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定范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血与火的历练中,林定一路劈波斩浪;穿梭在各大界面之中。战王朝,斗异界;挑战无尽星空,异域大界。从先天之士一路修真,高歌猛进。修真各大势力的风起云涌,战斗乱起,且看林定如何在修真一途笑傲群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定!” 讲师又喊了一次。可沉浸在修炼之中的林定哪里能听到。 “林定。”墨瑶轻轻用手肘顶了顶林定,林定猛然回过神来。“讲师问你话。”墨瑶无奈地想着:林定这个初来咋到的新学员,能回答出什么,当然是一问三不知。 “我们刚才讲解了《清庙》一章,你给我们背诵一遍。”讲师笑看着林定。《清庙》虽然算不上难,可是难倒一个刚刚进入问师堂的小儿还是很简单。 “于穆清庙,肃雍显相。济济多士,秉文之德。 对越在天,骏奔走在庙。不显不承,无射于人斯。” 讲师话刚落音,林定便已经朗诵完毕,行云流水,流畅而自然。 讲师微微一怔,“不错,那林定你可否继续为我们背诵《烈祖》一章呢?” “《烈祖》?” 下面的学员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林定,林定身体素质是好,可是脑瓜子如何就难说了。 “这《烈祖》我们怎么没有学过?”一个胖子学员低声问着。 “我曾今听我哥哥诵读过《烈祖》,据说难度十分之高。” “你哥哥?你哥哥不是三级学员吗?” “看来讲师这次是一定要林定出丑了。” …… 听着众人纷纷议论声,墨瑶手心都为林定捏了一把汗。这《烈祖》可是三级学员的课程,连自己都没听说过,林定一个初来咋到的小学员怎么可能会呢?” 讲师则是在上面笑看着林定。讲师心里此时已经准备好如何训斥林定课堂之要专心听讲的话语,就等林定出丑了。 “《烈祖》?” 林定眼神咨询讲师。而讲师则是点点头。 “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锡无疆,及尔斯所。既载清酤,赉我思成。 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无言,时靡有争。绥我眉寿,黄耇无疆。 约軧错衡,八鸾鸧鸧。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将。自天降康,丰年穰穰。 来假来飨,降福无疆。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林定在众学员同情的眼光中一气呵成,仿佛就像顺手拈来毫不费力。 林定背诵完毕,学堂之中已经悄悄炸开了锅。 “这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墨瑶仿佛见鬼似的看着林定,墨瑶的成绩在问师堂中也是排在前列的,可自己居然听不懂林定诵读这什么。 “原本我还打算要好好教导这新来的小师弟的。这林定怎么可能……”墨瑶姣好的容貌有点难以理解地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小师弟。 众学员的反应自然不必墨瑶好上多少。讲师愣愣看着林定,顿了顿。“很好,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讲师看来不难倒林定是不死不休了。 “解释?” 众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烈祖》自己连听都听不懂,现在讲师居然还要林定解释。众人眼巴巴地看着稚嫩的林定,眼神中有同情也有期待。 “《烈祖》,出自史官周启之笔。灭世之战后,先秦乱战,先祖秦王开基创业……” 林定不急不慢,在众人杀人的眼光中缓缓道来,就像闲庭信步与风吹浪打之间。 “不知学生可有错误。” 林定谦逊地问道。这都是林定一早就已经翻阅的经书,当然难不住林定。讲师点点头,“修真世家子弟果然不同寻常。”讲师心中感叹,可还是想要难上林定一次。 “要难住这林定的确有办法,可要是在考察圣贤经书似乎不妥。也不合常理。”讲师稍稍考量。 “林定,文士之间,何人可道?何人可明?” 林定微微一怔,讲师这问题明显带着玄奥。沉思片刻,林定一笑。 “可道之人非常道,可明之人非常明。学生明白,多谢老师教诲。”林定谦逊地对讲师微微一笑,林当然明白讲师是在含蓄提醒自己。 “嗯,很好,坐下吧。” 讲师笑着点头,对林定的回答很是满意。“悟性极佳。”看到自己的学生如此才气,讲师心中自然欢乐。 “林定。”旁边的墨瑶对林定作了一个佩服是手势。林定坐下的瞬间,整个学堂都鸦雀无声。几十个学员都认真听着,哪怕是以懒惰著称的几人也难得端直了腰杆。 林定是怎样被讲师点名的他们众人心中可是清楚得很。他们自问自己可不是林定! “鸡是没杀成,猴却是儆得很彻底。这林定绝非池中之物啊。” 讲师满意地望着认真严肃的众学员,目光忍不住在林定身上停留了一会。 林定当下也是翻阅起经书。 “只要把习修的内容都学好,那么课堂也就同样就是我修炼的天地了。”林定当下就有了计划,以后每天就抽出两个时辰专心习修经书,剩余时间抓紧修炼。两个时辰,对林定而言,已经足够。 沉思着,时间已经到了到了正午。此时已经是下课时间了。 “林定,你知道你的静室在哪里了吗?”墨瑶问道。 “知道。”林定笑着回答。 “林定,你刚才太神了。”一个胖子笑呵呵走了过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我叫宇文宿。”胖子倒是先自我介绍了。以懒闻名问师堂的宇文宿,长相倒也是挺般配,肥溜溜的,很有喜感。 紧随着宇文宿,又一群人朝林定围了过去热情和林定交谈着。众学员都还是孩子,心性纯真,尤其见林定如此才气过人,心中都钦服无比。 众人心里此时对林定可是无比佩服。 林定来自修真世家,而且是最顶峰的战尊家族让这些学员感到好奇兴奋,现在林定那过人的才学更是让众人自叹不如,那是远远超越了他们的承受的。那样的高度,当然让他们仰望。 而这林定今年可仅仅只是四岁,如何让他们不钦服? “林定,原来你的寝室就是在我旁边!” 宇文宿兴奋地嚎叫起来。作为全学堂倒数的宇文宿,成绩之差可是人人尽知。 林定在和众人交谈之中,很快就把所有人都记住了。 …… 问师庭院。 在问师堂之后,是一处幽静的园林,园林中建有许些独立的寝室,这就是问师庭院。文昌学宫中的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独立寝室。比如问师堂的问师庭院就是问师堂学员的居所。而三级学员的庭院则是在他们自己学堂之后。 寝室之中,林定端坐于蒲团之上。“灵魂是生命之本原,灵魂越是强大,则本身的境界、悟性等等则会越强大。” 林定相信自己能在如此年纪便能有这份成绩,不只是由于自己来自战尊家族,传承了风华绝代的修真血脉,更重要的是神秘卷轴的存在。 “这份神秘卷轴虽然是昨天才出现在脑海中,可是却是打从我诞生之际就已经切实存在灵魂识海之中,我能感觉到神秘卷轴和我的灵魂浑然一体。” 神秘卷轴与灵魂浑然一体,也就是说神秘卷轴时时刻刻在缓慢强化着林定的灵魂!只是这种强化是不自觉的,林定本身并不知晓,也没有主动去修炼,所以是以看不到的速度在提升着林定的灵魂境界。虽然缓慢,可是在年复一年的累积下,那强度对于小林定而言,却是受益无穷。 寝室之中,林定独自端坐于蒲团之上。时间点点流逝,林定浑然不觉。 大概一个时辰后。 “修炼这神秘卷轴,居然仿佛脱胎换骨,丝毫无疲倦之感。” “离上课堂的时间还剩下一个时辰。”林定看了一眼书架上的数本经书。“现在讲师说的就是这本吧!”林定翻开经书。“这个是我很早就已经熟记的。”林定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迅速翻阅完毕,闭上眼睛,林定还能清晰地回忆起经书上的一切。 “这是次拓本。” 林定拿起另外一本经书,仔细翻阅。 …… “不知那林定怎么样了呢?” 一间独立的寝室之中,正是墨瑶。“可惜在问师庭院里是不能随意走动的。”墨瑶虽然比林定年龄大上些许,可墨瑶心性上毕竟是小孩子。经过问师堂上的事情之后,墨瑶对林定心悦诚服,也对这个小小年纪的新学员充满了好奇。 另外一间寝室之中,胖子宇文宿死死地趴在床上,手中一手拿着经书,一手不停地抓着食物往嘴里塞。那是宇文宿最喜欢的食物,是从家里偷偷带来的。 “父亲说要是我这学期的成绩能排在前三十之内,就送我乾坤镯。”宇文宿自言自语。“要是有乾坤镯,那么我把所有食物都藏在乾坤镯之中……”宇文宿想着,不禁咽了喉咙。 “前三十啊。学堂中六十三人,我排在六十,什么时候才能到三十之内?” 宇文宿不甘地嚎叫起来,抓起一块烤肉狠狠地往嘴里塞,似乎要用食物来宣泄心中的不甘。 “那个林定太逆天了,才四岁啊,才刚刚进文昌学宫……”宇文宿说着,脸上神情可怜兮兮。“要是林定坐在我旁边,以后的考试我就不用担心了。至少今天下午的考试是不用忧虑了。” 文昌庭院,有点学员蒙头大睡,有点在诵读经书,也有像宇文宿那般无所事事。 …… 下午。 文昌学堂中,所有学员都是低头,紧张地填答着试卷,整个问师堂鸦雀无声,寂静到只有各自的呼吸声在空气中弥漫。 宣纸试卷摆放在桌面上,林定迅速浏览了一遍试卷,当即提笔,行云流水填答起来。林定微笑着,这些问题自己都是胸有成竹。 很快,林定就完成了整张试卷。林定微微呼了一口气。抬头朝周围环视一圈,所有人依旧在紧张地填答着。旁边的墨瑶也是在认真地思考。 林定不禁感到一阵乏味。这样的难度对林定而言实在是太小了。 修真血脉,神秘卷轴、博览群书再加上时常独自思考,林定的思维已经远远超越了同龄人。 林定执起试卷,直接朝讲师走去。 “完成了。”讲师很是慈祥,花白的胡子都微微扬起。讲师自然看到林定已经完成了许久,因而对此也在意料之中。 讲师接过试卷,快速地上下浏览一遍。 “嗯,去吧。”讲师微笑捋着白胡子,示意林定可以离开问师堂。 “谢谢讲师。” 林定微微行礼,往问师堂外退去。 “宇文宿。” 林定眼睛余光突然看到苦瓜脸的宇文宿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林定努力挤出了一点笑容,当做是对宇文宿的鼓励。 宇文宿的大名,林定在墨瑶的口中已经得知。不过林定也是爱莫能助啊。 在宇文宿目光长久的恭送下,林定终于离开了文昌学宫。 “这林定……怎么能这样……”宇文宿瞪大眼珠子目送林定消失。 来回望了几回试卷,宇文宿已经完全绝望,干脆就做起了白日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