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反攻路

更新时间:2020-05-23 09:46:46

重生反攻路 已完结

重生反攻路

来源:落初 作者:原非西风笑 分类:言情 主角:杜侯府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反攻路》是原非西风笑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杜侯府,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在豆蔻年华  有仇的报仇  有怨的报怨  有错改之,无则加勉,爱憎分明,阳光自照。  “我不温柔,不善良,不矜持,不娴淑。我这个人很现实的,一切以实力说话,若是必要亦不惧手握屠刀。你可以不接受,但是你无法——改变我!”  胭脂泪,富贵乡,谁能共我,执手一笑三千年。  ————  新书《砂满园》已上传,求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墨青染驻足不解回头,乔总管眉毛夹得更紧了,看苍苍的目光警惕更甚。柳妈妈有些意外,但眼中含着无人察觉的诡异,不知因何故,她似乎不着急苍苍会做出什么拖她下水的举动了。

其余几人也各有意外。

苍苍不看他人,只对墨青染道:“五小姐,我听说二爷昏迷数日,又是日日地喝药,想必这药是喝得快反胃了。”

“你想说什么?”墨青染问,她的声音细嫩清脆,便是含了些不悦,也十分顺耳动听。她仔细看一眼胆敢这般叫住自己、目光直视口无敬称的丫鬟,隐约觉得这种近乎猖狂的举止神态似曾相识。

忽然她瞪大了眼,因吃惊或反感,做出了一个有损淑女风范的动作。她青葱俏指一指苍苍,声调都提起:“你是那个苍苍?”

那个苍苍?还有哪个苍苍?

苍苍苦笑,小时候偶然得知身世,满心不忿不甘,做出过许多荒唐事,看来就是这个只大自己一岁的同父异母姐姐也印象深刻啊。

她撇开心思正色道:“正是。我想说的是,二爷如今只怕不是很能接受汤药,若喂药前先以温水湿润咽喉肠道,或能较容易喝下。”

说罢她颔颈告退。

事至如今,她想要单独接触墨松近乎不可能,否则强行作态定会引得乔总管怀疑,他若有心去查,自己下毒的事瞒不了多久的,到时仍旧是个不可收拾。与其那般倒不如自己去找墨鼎臣坦白,至少能赢回些许主动权和尊严。

当然那么做之前她还要再观望些时侯。而若幸运些……这得看刚才那番话能起到什么效果了。

还没走几步,外面有人匆匆进来,对乔总管耳语几句,后者立时变了脸色,似喜又急,旋即平静下来:“这消息确凿无疑?”

“千真万确。”那人道,“已去禀告侯爷了,但宫禁重重,传到侯爷那不知要几时。事情紧急,请乔总管早下决断。”

“好,传我令,派人请京兆府尹出兵支援,另,聚集一百府兵先随我出城迎接。”

两人声音压低,旁人听不见,只见他们嘀咕一阵,乔总管便转身对墨青染道:“五小姐,老仆有急事要出府一趟,请小姐好生在府照顾二爷。”

墨青染微愕,速道:“乔伯只管去,青染不会离开爹爹一步的。”

乔总管留下了最得力的助手守卫此间,自己带着人风风火火离去。

苍苍看着他的背影眨眨眼。

又是府兵,又要军队,还要出城……

她低头想了想,突然精光一闪,是了,就是这个时候!

墨珩回来了!

前世这个时候他千里迢迢从南方游学赶回,到国都郊外却遭遇埋伏。也正是这日,早早地,墨鼎臣被召进宫,与帝长谈不得速还,世子墨柏被一群狐朋狗友招呼出去,三爷墨杨生意上出了状况亦抽身不得,唯有乔总管领人去营救,然而敌强我弱又不得救援,打得伤亡惨重。墨珩险些丧命不说还为此事牵扯出无数麻烦。

这是有人精心布置的局,而京兆府尹也是其中一环,他答应得爽快却根本没派人支援!

不知道便罢了,既然自己知道后果,苍苍觉得不提醒不合适。

她忽然停住脚步对身边的柳妈妈道:“我常听人说求人不如求己,越是危急的时候越不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不能了解掌控的人。柳妈妈,你与杜妈***纠葛何苦拖上我,即使我迫于情分颜面应允为你做什么,你又如何断定我一定会去做?”

一面说着,她一面偷眼瞧乔总管,见他快出院时脚下一顿,便知道他是听见了,至于要不要改变对策,还需他自行斟酌。

她快速收回眼,也不在意对方深深探来的目光,兀自道:“妈妈你说是不是?”

“没头没脑说什么呢?”柳妈妈厉色。苍苍勾勾唇角,心中活动开了。

府中没个主事的人,大好机会啊,墨青染啊墨青染,为了你父亲早日康复,你配合我这一回吧。

许是祈祷起了作用,在她离开墨松寝室所在的小院不久后,身后有人喊道:“两位请留步。”

是墨青染两大贴身侍女之一的软香。她先给柳妈妈行礼,再对苍苍道:“小姐想留你说说话。”

苍苍心中呐喊好极,面上仍旧无可无不可的气人表情,点头应下。柳妈妈看看她,忽来一句:“我也去吧,五小姐一人照顾二爷老身多少不太放心。”

“柳妈妈有心了。”软香笑道。苍苍淡淡瞥柳妈妈一眼,想到了什么,嘴角扯开一道凉凉的弧度。

室内光线很暗,阴闷的空气里浮动血腥气味,十分压抑刺鼻。

柳妈妈和伺候墨松的仆役一同被要求候在门外,软香带着苍苍进屋后就关了门,右手一引请她更深入。

这是苍苍第一次来墨松寝室,绕过一座立屏便看到了床上那形销骨立的人。

墨松时年三十又五,正是风华正盛之时,加之本身生得英俊,当得起英姿勃勃魅力无边之称。

然而现今中毒昏迷近一个月,竟是瘦削得没有人形,皮肤上满是乌青之色,仿佛被死气笼罩。

苍苍心口忽然很闷,她回想起前世死之前殷据和墨珩所说的话,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她血缘上的父亲可是真的把她当作女儿过,而非厌弃冷漠必杀之而后快?

墨青染正坐在床畔细心地喂墨松喝药,但不管她如何小心,每一勺总有小半顺着那干枯嘴角流下来。

墨青染有些泄气,有些焦急,头也未回地道:“我已经给爹爹喝过温水了,也已经很小心,为什么还是这样?”

背后没有回答,她有些奇怪地转头,便看见静默而立的少女双目定定望着自己的爹爹,深黑的瞳仁沉暗静敛,似乎什么情绪都没有,又似乎千般情绪汹涌不息。

“你在看什么?”墨青染问,她直觉不喜欢苍苍的眼神。

苍苍收回目光:“没什么,只是想不到二爷病得这么重。”停了一下她问,“五小姐唤我来所为何事,这里不是我一个粗鄙丫头该踏入的。”

墨青染睁大水灵灵的大眼,似乎不敢相信记忆中狂得没边毫无下人自觉的人会说出贬低自己的话。

但这不是现在需要关心的问题,她道:“你刚才不是说出了一个方法吗?挺管用的,但是还不够,你有没有办法令爹爹完全喝下药?”

苍苍笑了笑:“外面有懂这个的嬷嬷,你何不去问她们?”

“哼,那些人,如果我问了,一定会说小姐你不懂,让老奴来吧,一个个生怕本小姐抢了她们饭碗似的。”

墨青染可爱地皱了皱鼻尖,苍苍看着,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墨珩也好其他人也好会这么疼爱喜欢她。

这个侯门贵女有端庄娴淑的一面,也不失俏皮率真,纵然父亲重病在前,她难掩担心,也绝不会哭哭啼啼,甚至能苦中作乐。这种品质可不是谁都有的,尤其是娇滴滴不经事的千金小姐。

苍苍笑了笑,上前将昏迷不醒的墨松扶着靠正,当碰触到那嶙嶙瘦骨时手下不禁一颤。

她接过药碗,舀了半勺汤汁,轻擦碗沿刮去下面液滴,送到墨松嘴边,也不知怎么的,就送下去了,一点没漏出来。

她解释道:“也没什么技巧,许是自己喝药次数多了,对喝药有了心得吧。”

这话自然纯属瞎掰,她不过是懂些医药护理的知识才做得顺手,只是她现在没有时间与墨青染闲聊,不想展开这个话题。

果然,墨青染虽然失望,但没有再问。

室内只剩下喂药的声音。

苍苍望着人事不省的墨松,忽然道:“你放心吧,二爷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

墨青染勉强笑笑:“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母亲好像不这么想。她可担心了。要么爹爹好起来,要么哥哥回来,不然她会把自己愁死的。”

苍苍眼睛一亮,若无其事地道:“那二夫人可以安心了,听说大公子就要回来了。”

“什么?”墨青染猛然提高声音,“你说哥哥要回来了?”

“是啊。”像是想起什么,苍苍一副后悔自己嘴快的表情,但迎着墨青染期盼急切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说,“刚才有人回报乔总管是这么说的,我耳力较常人好些,便听到了。”

“真的真的?”墨青染坐不住了,雀跃不已,“我要去接哥哥!”

“别。我听乔总管说要去城门迎的,应该已经出发,五小姐你赶不上的。况且乔总管走之前不是让你好生留在这里吗,他大概不想你出府。”

“可,可我急啊!”墨青染泄气地坐下来,绞着手绢,一派孩子苦恼模样。

苍苍暗暗摇头,确实被保护得太好,十四岁了竟还一点心机都没有,情绪外露还容易被牵着鼻子走。自己前世怎么没想到利用她做些小动作呢?

她眼看墨青染似乎要就此打住不走了,心说:如果你就这么坐着了,我比你更急。

她垂下眼帘一想,默默道:“五小姐还是等着吧,大公子从南方回来,听说那里钟神造化人杰地灵,不定他就带回什么灵丹妙药……”

“不行,我得去!如果有药我得第一时间带回来给爹爹!”说着就要出去。

苍苍忙拉她:“五小姐,门口那么多人,不会由你去的。”她下意识地瞥过窗户。

墨青染面上一喜:“对了,从窗户过就不会被拦住了。”

这下软香可急了,赶忙阻止,两主仆争来争去,最后在苍苍调解下各自让步。

软香怕自家小姐跳窗受伤,但室内不能只留苍苍一个,于是她要先护送墨青染出去,等安全出了小院她再折回来。

两人各自满意,道苍苍多担待些,哪里知道不动声色骗过两**的重生者心中直呼,不容易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