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安琪

更新时间:2020-05-23 09:51:14

重生之安琪 连载中

重生之安琪

来源:落初 作者:霏玉 分类:言情 主角:蓝如烟黄伯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霏玉的原创小说《重生之安琪》,主角蓝如烟黄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重洋万里,归心似箭,只为锦年花嫁,十里红妆。满堂喜色,嫁衣易主,竟是亲妹夺爱,鸠占鹊巢!  生死关头,时光倒回,重生的她巧笑盈盈应对负心郎与薄情妹,看得通透,做得洒脱,只为自己而活!  书寓先生如何?男人爱,女人恨又如何?宁可堂堂正正倚栏卖笑,也不愿富贵云锦中摇尾乞怜。既然民国乱世最不缺安于室栖于家的女子,那她便做个清灵如雪,慧黠如妖的女子,在这个繁华似锦,却易碎难留的琉璃时代,书写一段自己的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琳凝望着远处,黑夜里,寒风迫人,刀一样刮在脸上,只觉得紧生生的疼,她的头发刚才拉扯之中已经散乱,此时索Xing披散了下来,浓密的乌发在清冷的月芒下反射出幽幽的光,衬得她雪白的脸更白了。她面无表情,只是一双眼睛像天上最耀眼的晨星,亮晶晶看着远处沉沉的黑暗,那眼神坚定而无畏,半晌,她转过脸,看到黄伯一脸关切地看着自己,她对黄伯笑了笑:“好,黄伯,我跟你们一起走,去平河。”

黄伯心中一块大石放下,笑了笑:“好,好!你黄婶和我从小看你长大,真这么放你一个人出去,我们哪能安心?”

若琳笑了笑,正要说话,黄婶笑眯眯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高个儿的斯文年轻人,黄婶笑道:“可真是巧,我不认得字,看不懂那些时辰表,这位热心的先生告诉了我,说还有半个时辰呢,我们谈了几句,才知道这位先生竟也是回平河老家呢,可真是老乡见老乡!”

若琳手上的那月牙状疤痕忽然疼起来,急痛之下她哼了一声,只见那年轻人脸上神色一变,手不自觉地拉了拉大衣领子。若琳手上的疤痕如针刺火烧般灼痛,她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站了起来,那年轻人却神色紧张地盯着她瞧,她虽疼得难受,也直觉这年轻人有点诡异,于是忍痛有意退了几步,只见那年轻人立着不动双目却紧盯着自己,那站姿极是端正,一看便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

若琳心里一紧,看向自己手上的疤痕,自从离那人远了一点,疼痛居然减轻了些,她不敢置信地想到:莫不是这人意欲害我?

正在心底不可思议,那人竟走了两步,向她而来,她还未及回神,手上的疤痕又迅速灼痛起来,她吃痛喊道:“你别过来。”

那人一愣,警惕地看着她笑道:“小姐,我并无恶意。”

若琳勉强笑了笑,不欲打草惊蛇,便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我染有恶疾,会传染的。”

那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哦,没关系,我体质很好的,没那么容易传染。看来小姐不太舒服,还是坐一坐吧。”说着退后了两步,向若琳礼貌地笑了一笑,就回过头去同黄婶说话。

若琳冷眼看着这人的言行举止,分明就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心下已经有些了然,父亲颜禄成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自己,现在自己于他,定是比叛将还可恨,只是这人盯上了自己,怎么才能把他甩掉呢?

不多时,车到了站,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汽笛鸣叫声中,若琳与黄伯一家登上了开往平城的火车,同行的还有那个年轻人,车上很挤,六个人只有两个座位,最后两个女人抱着孩子坐了下来,两个男人则站在了过道上。

这时已经是深夜,火车轰隆隆开起来,喀嚓咔嚓的车轮转动声仿佛就是世上唯一的音响。若琳微眯着眼,手中抱着黄伯的小女儿蘅儿,眼角余光扫向那年轻人站立的位子,那年轻人从上车后,就站在黄婶身后,大约是察觉到自己的排斥,也认定自己一个弱质女流定然摆不脱他,所以这时正立在那里梭巡这节车厢的乘客。

若琳心中有些害怕,但更多心思被如何逃脱占住,头脑里不停的作出一个个逃脱的计划,人一旦到了绝境,那种求生的勇气几乎可以战胜任何的困难。颜禄成现在自然不敢把她怎么样,要抓她,必然得是她和琪瑶见面之后,等到那时,再摆脱这个人就晚了,他捉拿自己必然会无所顾忌,转念想到,既然父亲这样狠辣,自己也无谓妇人之仁,既然这人要等自己到了平城才会动手,自己只有在到达平城之前逃脱,才是上上策。虽则这人必然会保证自己准时到达平城,但是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真的会不顾全家的安危而不去赴琪瑶的约吧。想到这里又假装抬眼看黄婶,瞄了一眼那人,只见他也正盯着自己,便朝他淡淡笑了一笑,又低下头亲了亲怀里的蘅儿。

这人一直牢牢盯着若琳,几乎是步步不离左右,若琳不敢轻举妄动,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有等到一个最合适的机会出现才能溜走,在这个机会出现之前,自己的任何异动都会引起这个人的怀疑,于是她沉着地等待着,与黄伯一家如常交流,与两个孩子亲密地嬉戏,直到第二日午间,这个机会出现了。

午饭他们吃了黄婶带的饼,喝的是自带的水壶里的凉水,不过半个钟头的功夫,一直在若琳怀里的蘅儿嚷嚷起来,说肚子疼,要去茅厕。

若琳蹙眉说:“定是小家伙耐不得水凉,受了寒气,我带她去茅厕吧。”

黄婶忙将儿子放下,站起来道:“小姐,这怎么行!你是千金小姐,哪有你带孩子的道理,你一直抱着她,已经很难为你了!”

若琳笑道:“婶儿,还小姐长小姐短的!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说这些话太生分了!你坐下,我偏要带她去,蘅儿,来,跟姨走。”说着挽了蘅儿的手走去车厢另一头的茅厕。

那年轻人原本蹲着,这时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我陪你们去吧,这车上人多,挤着碰着就遭了!”

若琳笑了笑道:“先生,你一直没睡,早都累了,你歇歇吧,我们女孩儿去茅厕,你也相跟着,我们还怕人家笑呢!”

蘅儿闹道:“姨!姨!我肚子疼!”

若琳笑道:“好了,蘅儿乖,姨这就带你去!”

于是俩人挤过满满当当的过道,走到了车厢尽头的茅厕门口,若琳与蘅儿一起进了车上的厕所,火车发出汽笛的轰鸣,若琳帮蘅儿拉下衣裤,蘅儿蹲下,若琳打开厕所的窗户向外看去,车已经进入京州地界,就快要进站了,车速明显慢了下来。

她低头对蘅儿笑笑:“蘅儿,和咱们一道的那个叔叔要害姨,姨该怎么办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