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我的海螺姑娘

更新时间:2020-06-07 05:42:11

我的海螺姑娘 已完结

我的海螺姑娘

来源:落初 作者:雪豹 分类:言情 主角:萧雪许茹芸 人气:

《我的海螺姑娘》作者:雪豹,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萧雪许茹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职场精英张凯失恋后在渔村邂逅了美丽的海螺姑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药力渐渐发作,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都是我和萧雪曾经很多的片段,我在梦里忆苦思甜,我梦见了曾经萧雪为了取暖,把脚伸进了我的怀里,而我则把手伸进了她的上衣里不停扭捏。梦虽然是虚幻的,但这些却都是真实发生的,我真希望这个梦境一直做下去,但梦境总有结束的时候。醒来以后,我发现自己还是躺在孤独的木板床上,望着眼前摇曳的吊灯,回想起刚才梦里这一幕,我不由得暗叹,真是懵懵懂懂的一个梦,结结实实的一场空。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天边一片血红,我随便洗了把脸,晃晃悠悠的就从房间出来了,我抬头一看,自己借给台若菲避雨的那件外套,正晾在竹竿上随风摆动。

我一怔,没想到台若菲居然帮我把衣服洗了,看着衣服轻飘飘的在风中飞舞,我的心却仿佛重若千金。和萧雪在一起三年,她不让我倒贴给她洗衣服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更别提给我洗衣服了,我开始的每一段恋情,都是奔着共赴黄泉去的,可没想到她们一个个,最终都成了我心里的未亡人。

让我啼笑皆非的是,此生除了我妈以外,第一个给我洗衣服的,居然是一个仅有数面之缘的渔家姑娘,看来人生的意外,比交通事故还要频繁。

醒来以后胃的存在感超强,我把中午的剩饭热了一下然后一扫而光,等我吃完饭才发现,眼前又起了一层雨雾。

渔村临海,空气的湿度很高,春夏的雨水也特别多,我心里忽然荡起对台若菲的关心,万一她没带伞,又只能等雨停了,不过看着外面灰蒙蒙的世界,这场雨可能短时间停不了。

我回屋拿了件外套,打了把伞,就冲进了潇潇的春雨里。

等我赶到“拾忆”酒吧的时候,台若菲果然裹足在酒吧门口观望,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裙子,好像一朵雨夜中绽放的百合。

我不惜以崭新的旅游鞋为代价,撑着伞冒雨冲了过去。台若菲这才注意到我,她清丽绝俗的脸上,微微有些吃惊。

我冒雨冲到了她身边,她不禁没有感动,反而问道:“这么大雨,你怎么出来了?”

顿时,我心里充满了无限惆怅,这个时候她居然问我这种煞风景的问题,我身子一栽崴,精神状态也跟着恍惚。

“我还能来干嘛?知道你没带伞,接你回家啊!”

我原以为台若菲看到我出现的一刹那,就算不感动的以身相许,至少也得投怀送抱了,但我万万没想到会反转成这样,恐怕接下来还会更精彩。

“你不是感冒了嘛?这么大雨还出来……”台若菲轻声的责备了我一句。

“回去再给我熬点感冒冲剂就行了。”

我把伞举过她的头顶,然后我们俩共撑着一把伞,跌跌撞撞的冲进了雨里。

“知道这叫什么吗?”我说。

“什么啊?!你大声点,我听不清楚。”台若菲大声说。

刷刷的雨声隔绝了我们俩的声线,这让我不得不呐喊才行。

“我说你知道这叫什么嘛?”我又重复了一遍。

“这叫十里春风,不如三月有伞……”

“少贫了,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

台若菲一句话就给我束手无策的噎回去了。

我们俩在雨里同撑一把伞,为了不让她淋湿,我至少二分之一的身子都在伞外面,她安然无恙的回到家,我却未能幸免于难,我心里估量着要是这几天要是来这么一场雨,可能我就没衣服穿了。

她收起伞,这才注意到我浑身几乎都快湿透了,她幽深的墨瞳里光芒涌动,看着我的目光有些复杂。

“你赶紧回屋里把衣服换了吧!本来就感冒了,别更严重了,要不然都没人照顾你。”台若菲可能不太会表达,即使是关心的话,说出来却像诅咒是的。

果然就像她说的,第二天我就病上加病了,身上忽冷忽热,四肢无力的躺在床上,只剩下一颗清醒的脑袋还在正常运转,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在我病体里蔓延,这个时候我居然想起了台若菲,这两次淋雨都和她有关系,虽然都是我一厢情愿,但她居然炎凉的没有来探望我。

我心底悲天悯人的时候,台若菲终于现身了。

她端着午饭和药走进了我的房间,就当我以为她要伺候我用膳的时候,她却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我看了她一眼,“我都病了,你不喂我吃啊?我好歹也是因为接你才被淋感冒的。”

“你还没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吧!吃完饭赶紧吃药。”

台若菲刀子嘴豆腐心,话说的很硬,却体贴的把手搭在了我额头上,送了口气般的说:“还好没发烧,喝点感冒冲剂,蒙头睡一觉就好了。”

“拜托你能不能说点关心我的话,我毕竟是为了给你送伞才病的,人命关天啊!”

台若菲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你这儿一个人住着这么清净,周围环境又好,这种环境最适合养病了,你还需要我关心吗?”

她一说这个我更来气,“你还好意思提啊!人家出去玩住客栈,农家的,都是湖景,山景,我倒好,前天开始你们家隔壁就开始装修,好好的一个海景房,给我弄成装修景了。”

台若菲本来强忍着,最后实在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的笑容媚而不俗,我一下子就看痴了,直到她脸色绯红的从我房间里出去,她刚才的一颦一笑还萦绕在我心头,久久无法抹去。

…………………………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正处于失恋期的我,轻而易举的就被一个小小的感冒击垮了。我花了一千块的毛爷爷聘请台若菲当我的本地导游,这倒好出师未捷,我躺在床上先消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这几天我身体欠佳,每顿饭台若菲都做的很精致,虽然在渔村的饭菜很独特,但连吃了几天,我忽然有点怀念上海的大鱼大肉。

但让我吃惊的是,今天的午饭格外丰盛,除了荤素搭配以外,还破天荒的多了几瓶啤酒。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这么丰富……”我接过台若菲递给我的筷子,愕然的说。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自己不知道啊?”台若菲悠悠的看了我一眼,反将了我一军。

我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反倒是她们一家人都笑容满面的看着我,看的我有点惊悚。

“今天什么日子啊?”我问台若菲。

“你真不记得啦?今天是你生日啊……”台若菲故意拉长了尾音。

我一愣,这才猛然想起来,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

我悲从心起,不仅我女朋友把我甩了,就连青春也离我而去,去年我还恋恋不舍的宣称自己卡在二十岁的尾巴上,转眼感觉没多长时间,我就奔三了。

二十岁的时候,我觉得三十大关离我还相距甚远,但一不留神就三十了。都说三十而立,我却当立未立,三十人一事无成,我二十岁的时候房子,车子就是爱情的标配,到现在不仅没有下降的趋势,反而遇上了通货膨胀,让我觉得曾经的无奈,变成了现在的无奈。

这时,台若菲小心翼翼的从厨房里捧出了一个蛋糕,我心里顿时涌起还没二够,不想奔三这八个灼灼大字。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我问。

“你在我们家住的时候登记身份证了啊!你别太感动啊!是我阿妈告诉我的,蛋糕是我阿爸骑电动车去镇里买的,我才懒得关心今天是不是你生日呢!赶紧许愿吧!”

我心里忽然对这一家人涌起了巨大的好感,在她们殷切的目光中我闭上眼睛许了个愿,然后和台若菲俩个弟弟,一起吹灭了蜡烛。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三十岁的时候,我一定过着锦衣玉食,声色犬马的生活,但时至今日,我却卑微似的为生活效犬马之劳。

我从来没有想过,三十岁生日居然会在此情此景下度过,我感冒还没好利落,轻伤未愈,所以台若菲只让我喝了一瓶啤酒。但我敢肯定这是让我过的最感动的一个生日。

回屋以后,台若菲一如既往的把冲好的药端了进来,毕竟我之所以病了,有她一部分功劳,所以我每天受之无愧的享受着她的照顾。

“今天……谢谢你啊……还有你的家人。”我喝了口药,今天的药剂似乎是往常的双倍,虽然有点苦,但我心里却很甜。

台若菲淡淡一笑,急忙表态和我划清界限,“没什么,我都说了,都是我爸妈想着呢!我无非就是多做了几道菜,哎……你生意许的是什么愿望啊?”

我没想到台若菲居然会问我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之后,我决定调戏一下面前这个清丽脱俗的美女。

“你猜呢?”

台若菲想了想,“我猜你的生日愿望,肯定和感情有关系,该不会是想让你前女友回心转意吧?我猜的对吗?”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神秘不语,但这却反而更加勾起了台若菲的好奇。

“哪到底是什么啊?”

“我许的愿望是愿我三十岁以后的人生,所有的起起伏伏都在床上……”

“去……滚……”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