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风华之庶女嫡妃

更新时间:2020-10-18 05:52:53

风华之庶女嫡妃 已完结

风华之庶女嫡妃

来源:落初 作者:姚柒柒 分类:言情 主角:赵李氏 人气:

完结小说《风华之庶女嫡妃》是姚柒柒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李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嫡母狠毒,庶姐蛮横,渣爹自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被你们灭,那就只能灭你们了!她宅斗斗的挺哈皮!可这位爷又哪儿冒出来的,腹黑冷漠,装疯卖萌!尼玛,是谁说他是个瞎子的?明明健步如飞!生人勿近?对着自己又搂又抱又亲的!亲,我要换男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就是蓝梓汐穿来至今所了解到的,这些日子她什么也没做,因为她需要了解这里的情况,而且也没有合适的机会,今日早晨全府上下忙忙碌碌的,在一番打听之下她深知自己的机会来了,这才有了之前的认父一幕。

既已是夏家的正经小姐了,再住在下院就不合规矩了,然李氏却并没有给她重新安排住处,更别说派丫鬟给她使唤了,蓝梓汐并不着急,她知道与李氏的斗争之路还长的很,她不在乎这一时的得失。

人群散尽之后,夏老爷径自去了李氏屋里,他也知道李氏对翠芹母女是有心结的,刚想开口,李氏倒是贤惠的替他斟了杯参茶:“老爷辛苦了,喝口参茶提提神吧。”

夏振刚诧异的接过茶喝了一口:“多谢夫人,只是小四这事……”

“按理说老爸早该给翠芹母女一个名份了,而且当初老爷也有错,只是当年妾身太过伤心,才将怨气都撒在翠芹身上,老爷也知道,翠芹是与多从小到大的,妾身与她名为仆实则像亲姐妹一样,可她却趁妾身不在,与老爷你……妾身的心情,还望老爷理谅解。”

夏振刚面露羞愧:“都是为夫的错,为夫应该在得到夫人的同意后,再收了她的,所以这些年来,不管夫人做什么,为夫都不曾过问,但是……”

“唉,孩子都这么大了,老爷也认了,总不能让宫里的人说她娘还是个奴才吧,老爷,我们这就去将她娘接到正院来,让她们母女住在西厢房,好方便老爷你看那孩子,弥补这些年来你少给的父爱吧。”不等夏振刚说完,李氏主动提出来,如此通情达理。

夏振刚颇受感动:“还是夫人最明事理啊,夫人你放心,为夫以后会更敬重你,在这府里,谁也不能越过你去。”

李氏眼里闪过一丝痛苦,拍了拍老爷的手:“老爷只要明白妾身的苦心就好。”

赶到下院的时候,天已擦黑,蓝梓汐迫不及待的想告诉翠芹这个好消息,这十五年来,她受尽了白眼和羞辱,肯定是为了女儿才坚强的活下来的吧,她其实很在意自己的名声和女儿的身份吧,虽只相处了短短几日,蓝梓汐却能感受到翠芹那浓浓的、无私的母爱,她既成蓝梓汐,就一定会让翠芹过上好日子,扬眉吐气,抬头做人。

拉着雪慧的手还没进到房内,就听到屋内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蓝梓汐的心咚的一沉,怎么听着像翠芹的声音?雪慧也看了她一眼,两人急急忙忙往屋里跑去。

越来越大的叫喊声中还夹着男人的狞笑,踢开门,就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正把翠芹压在床上撕扯着,翠芹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奋力挣扎着,那男人几番用力都不得逞,猛甩翠芹耳光。

蓝梓汐怒火中烧,热血上涌,拿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就朝那男人冲去。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冷喝:“这是在做什么?”紧接着便有人夺走了蓝梓汐手里的木棍,蓝梓汐回头就看见夏老爷和李氏带着几个管事婆子站在门外。

翠芹挣脱那个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抬眼就看到夏老爷那愤怒的目光,整个人顿时呆了,十五年了,自从十五年前被强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这个男人,如今再见却在这种情况下,翠芹脸色惨白。

“下贱的女人。”夏老爷怒声骂到,转身准备离开。

“来人,将这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妇拖出去乱棍打死。”李氏冷冰冰的下令,立刻有婆子和仆役上前拖人。

“住手。”蓝梓汐上前拦住:“谁敢动我娘!”手持木棍横在胸前,瘦小的身躯挡在瑟瑟发抖的翠芹面前,神色倔强坚定。

夏大老爷回过身来,缓缓看向这个才相认不到两个时辰的女儿,眉头微挑。

“四姑娘还是走开些的好,夏家书香世代,可容不得此等下贱无耻之人。”李氏语气淡淡地说道。

“父亲,你不觉得太过凑巧了吗?十五年前我娘就被赶到了下院,一个人生下女儿,一个人含辛茹苦将女儿教养Cheng人,十五年来,她洁身自好,你可曾听人说过她与何人有过勾连首尾?可曾听说她半点风言风语?就算有,也是当年的事情使然。当初难道父亲就没有半点过错么?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强力强权面前,她可有反抗之能?”拦在大老爷面前,蓝梓汐大声质问,泪如雨下。

“放肆,连老爷你也敢责问?”李氏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果然是奴才养大的,没点尊卑高下,来人,掌嘴!”

蓝梓汐将手中木要棒高高举起吼道:“谁敢过来?”又冷笑接过李氏的话:“尊卑高下?正是这尊卑高下可以说明问题。夏家百年世族,仆役们这点子上下规矩也不懂吗?这府里谁不知道我娘是父亲的女人?十五年来没一个人敢随便碰她,就算知道她为父亲所弃,再好色的人也知道,主子的人是碰不得的。为何十五年后,在女儿得了父亲承认的今天,在她就要改变身份命运之时,却有人如此大胆来对她行此无耻暴行?还正好让父亲亲眼撞见?父亲,您为官多年,这其中关联难道想不明白么?”

夏老爷此时也冷静了许多,蓝梓汐的话句句在理,十五年来,他虽然对翠芹母女不闻不问,但内院里的事情还是知道一点半点的。

何况,别人不清楚当年之事,他自己是最清楚的,翠芹的Xing子有多烈,他很明白。这件事,确实很有蹊跷,他不由看向李氏。李氏今天的通情达理也着实让他意外。

“你的意思是,有人指使这个奴才加害翠芹?”大老爷问道。

“四姑娘怀疑的是谁?何不指明出来,不要含沙射影,让人猜忌。”李氏听了一脸怒容。

“是不是,审问这个畜牲不就清楚了么?”蓝梓汐道。

“好,本夫人就给你个机会问审问他,为翠芹脱罪。”黄氏令人意外地答应了。

这是要自己亲自审问那Jian徒?让一个没出阁的小姑娘审问强Jian犯!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这要让蓝梓汐如何开口?这种事情不管审问的结果如何,对蓝梓汐的闺名都会有损,李氏好损的阴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