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喜农门

更新时间:2020-10-31 05:40:50

喜农门 已完结

喜农门

来源:落初 作者:靳大妮 分类:言情 主角:杜氏白杏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靳大妮原创的言情小说《喜农门》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杜氏白杏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随着穿越大军的步伐赶了回时髦。  孰料农家小院是非多,还好咱心性坚定,早明确了目标。  种种地,挣挣钱,逗逗娃儿,小日子过的不赖。  还有一技傍身,掐掐手指头,大人,您近日有大祸上身,可是,您为啥深有同感点着头,并暗示那‘祸’就是我?  文案无能,欢迎广大妹子踊跃跳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杜氏兴致勃勃,满脸喜悦之际,涟漪不得不出声打断。

之所以阻止她娘和妹妹的行为,就是害怕一行人大张旗鼓的过去后,秘密也就随之被公开了。

可惜,杜氏并没有自家闺女的七窍玲珑心,看见涟漪阻止,还以为那话真的只是来哄骗她。

“我就说哪里有这般好事,肯定是你们这小丫头哄我,看我不……”

“娘”涟漪摇头,上前在她耳边解释。

杜氏这才相信,不过,也是眉头紧锁,“那依着你的意思,咱们就不去取了?”

榭雅解释道:“大姐说的对,咱家那些人什么Xing子,娘是最清楚的,咱们这会儿出去,难保不起了疑心”

于是,杜氏只好听姑娘的话,暂且耐下Xing子,嘟囔了一句事儿多,也就不再言语了。

次日,万物还沉浸在睡梦中,冯家大房几人就已经匆匆穿梭在田野地头,远弘背着自家编的背篓,里面是好几个黑色的水罐。

除了正在酣睡的小宝以及被授命在家照顾他的榭淳,一家大小竟然全上阵了。

一路没有多少交谈,到了那个临走做出记号的地方,涟漪拿起火折子,点亮了气死风灯。

这次下去的是涟漪和冯通柱,父女俩将水盛满,提到外面,老大远弘将水提上去。

杜氏直到看见清凌凌的水,这才相信闺女说的都是真的。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将带的家伙都灌满后,杜氏才欣喜的问着丈夫,今后怎么办。

冯通柱这会也是一筹莫展,看老婆孩子都热切的盯着自己,挠挠头道:“不然,咱们也向人家那样,在村子里卖水?”

杜氏眼下只要想着能有钱进账就好,听当家的这么说,难道附和了一句,眼看着就要这么决定了,榭雅出口打断:“不行!”

“小孩子家家别掺和大人的事儿”杜氏显然没把女儿的话放在心上。

涟漪却不这么认为,有句话说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自家没有什么根基,难保不会被人眼红从而做出什么让人措手不及的事儿。

再说家里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亲戚呢,要是知道有这等好事,肯定整日闹的不可开交。

粗粗的将这话跟爹娘说了一通,杜氏自然是不懂姑娘嘴里说的那句什么怀璧有罪,但她听到会便宜了婆婆以及小姑子妯娌后,果断推翻了先前的打算。

榭雅不动声色给她大姐一个赞许的眼神。

一行人偷偷摸摸的回到了家,只是在进院子的时候,恰好跟三叔家的冯燕打个了照面。

说起冯燕,涟漪有时候真的怀疑她是不是三婶那个笑面虎的女儿,她娘的精明美丽没继承上。

反而将三叔的平平的长相复印了个十成十。

当年三婶的娘是教坊出生,跟她娘一样,稀里糊涂的生了三婶黄氏,可是这人是个有心计的,不想在教坊过活,使计脱了身,带着不足五岁的黄氏嫁给了一个鳏夫。

第二年,就给那鳏夫生了个儿子,自此,在家里的地位是水涨船高。

教坊那地方,说的好听些是专管宫廷礼乐的教习和演出事宜,但是在高祖之后,慢慢的Xing质演变,也就成了身份豢养**的公开场所。

孔氏原先并不太满意这个三儿媳,但是无奈最疼爱的小儿子耍混,这才松口。

后来也亏得是黄氏有眼力劲,外加嘴甜嫁妆丰厚,这才获得了老太太的欢心。

冯家大房二房子女的名字都是和冯通柱有交情的落魄秀才取的,到了冯家老三以及小女儿的子女,都是孔氏这个老太太为显示看重,自己亲口起的。

三房两个儿子,大女儿冯燕,大儿子冯远贵,二儿子冯远旺,以及涟漪姑姑家三个严强严刚严明。

这由着几个孩子的名就是一个鲜明的分水岭,虽说农家贱名好养活,但是涟漪却不比的庆幸自家老爹不受宠,不然,叫个什么花儿的,实在是消受不起。

当然,这样想的不光她一人,就连冯燕觉得自己相貌如此平庸抵不上大房二房那几个丫头,就是栽在了名字上。

咳,这话题扯得就有些远了。

所以,这冯燕自然是不屑和大房几人打招呼,看见了自己的亲大伯,也是不阴不阳的哼了声。

杜氏心情好,也没有搭理她,只是催促着几个孩子快些进屋子。

将水桶放在沿下,背着的箩筐则是放回了屋子里,被姐妹几个藏在了睡觉的木板下,日后还不知道这缺水有多少天,她们可没那么高的觉悟,每天打水伺候那些人。

自然,二房那边多多少少还是要照顾下的,当年杜氏生小宝的时候差点撑不过去,还是二婶拿出体己钱帮了她家一把。

这份情,虽然杜氏嘴上不说,心里多少还是记挂着的。

不过,对于好不容易有了些财路,却被弄的束手束脚,这多多少少让一家人有些气馁。

涟漪坐在榻上打着络子,心里却有了一个念头,只是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不该说。

杜氏最是看不惯孩子腻腻歪歪不利落,呵斥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涟漪这才为难道:“娘,其实咱们可以不让大哥去县里”

杜氏眉头挑了起来,示意她继续说。

“大哥一日赚五个铜板,倒不如咱们卖两桶水来的快”

“可是,你不是说不能卖吗?!”杜氏不理解闺女的思路了。

“娘,咱们不能在咱们村子卖,是为了避人耳目,可是,没说不能去县里卖啊”

据她的映象,她外婆家可是离大兴镇不足五里,就算是整日从山洞取水,跑到大兴镇来卖,那也比一天做工强。

而且,她小舅舅现在也比大哥大不了几岁,两人也好有伴,外婆家的那头驴子,这会倒是能派上用场。

杜氏向来是个心气高的人,有事也不想去娘家伸手,所以能自己苦这么多年,也绝对不接受娘家的帮衬,但是现在,闺女这个法子实在是解决目前困境的唯一办法。

恍惚间,倒是忘了怀疑这个木讷Xing子的大女儿,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心思。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杜氏身上毛病虽然不少,但显然是个会思考的,看一家人都盯着自己一脸紧张。

索Xing也放开了,交代儿子道:“那你也别去给人家做工了,趁着眼下天凉快,去你姥娘家走一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