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少女的魅男面具

更新时间:2021-01-14 07:04:12

少女的魅男面具 已完结

少女的魅男面具

来源:落初 作者:菲菲呀 分类:言情 主角:美轮美奂殷红 人气:

《少女的魅男面具》作者:菲菲呀,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美轮美奂殷红,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紫瞳,被魔师界当做诛杀的魔,真实便在杀戮中掩埋。因一个“魔”字,她成了“非人类”,当流浪的太久,连自己都忘记是否为人,还该有名字吗。  最后一线的执念,她变成男孩混入流浪者中。为了隐藏本来的冷,她会对人笑。为了血溅大地后不被人怀疑,她温和亲切伴在“同伴”身旁。金色吊灯下她男孩扮相与人起舞,转身间取掉了谁的未来。  为少年温润魅惑,为少女冷血倾城,她是人是魔  ………………………………………………………  请亲们注意公众版第三卷,那可是免费滴结局哦。另,偶发现第一百八十八章无缘无故没发布出来,可是菲菲因为电脑故障所有稿子全部丢失,想补上也米法子了,而且菲菲没有V账号想看看自己V章节写了点什么也不可能,所以补救很困难。  这是菲菲的失误,在此道歉,以后吸取教训……泪奔……亲砸菲菲鸡蛋也无怨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林进入会场,敏锐的眼光极快锁定在不起眼的另一个出入口,艾勒的衣角正好从那里消失。

那件青色的裙摆在人群中流过,寻找着什么,裙子的主人有点失落的无奈,精致的脸上是被众人哀伤着的悲伤。

一林放慢步调,故意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他。他对所有注视他的人微笑,月亮的晕眩让四周开始沉醉。在这样的关注下,一林走近素裙女孩。“小姐,可以请你跳舞吗。”

女孩楞了一下,刚刚失去舞伴的不安因为一林的出现转为笑容,看了一眼周围诧异羡慕的目光,从刚才的失落又变为得意。“你是谁。”

“我叫一林。”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女孩注意到一林胸前的五颗水晶片,小小的惊讶了下,这样的级别连她的父亲都得罪不起,可是她竟然从没有听过一林的名字,尤其还是散发这样的魅力。一转口,急忙改回刚才的无理。“开个玩笑,宴月城谁不知道我叫塔塔格。”

一林笑笑,各种议论小声的传播,猜忌一林的身份,一林的家世,还有一林太过耀眼的光亮。“塔塔格小姐,很荣幸请你跳一支舞。”

“我也很荣幸。”塔塔格搭上一林伸出的手,被王储冷落的失望转为再次找到猎物的兴奋。

于是,舞池中同时出现了两对耀眼的舞伴。一对以香麦这个首富千金为亮点,一对以一林神秘身份及出奇摄人心的魅惑为亮点。

随着他们滑开舞步,周围的人自动退开,舞池成了两对美男女的展示台。

香麦每滑到一林旁就侧眼瞪他一下。

一林佯装无视。

塔塔格有点不乐意,“一林,你跟那位来路不明的小姐认识?”

一林等待下,故意在香麦靠近后才回答。“当然认识,她没有被卜赫先生承认前做过我的侍女,有一次说错话还被我吓的半死。”说错话!不就是第一次见时香麦说的那些让一林发怒的话吗,被吓得半死也是事实。

“呵呵,是吗!”塔塔格小声的笑起,更加的得意,脸上的歧视显而易见。

香麦的脸色跟着塔塔格的笑声冷却下来,一不小心踩到相见的脚尖。向见苦笑下,牵引着香麦远离开。

趁着跟向见拉开了距离,一林正好能问些问题。

“塔塔格小姐,跟香麦跳舞的舞伴您认识吗。”

塔塔格疑惑的看了一眼向见,头发的颜色以及瞳孔跟王储的很像,可是长相气质截然不同。若说王储是微笑的狮子,那这个人就是看不清内在的野狼。对着一林摇摇头。“我不认识他,不过我听父亲说白天的时候任命了一个新的骑士队长,看他连晶片都没有却能参加舞会,那应该就是他吧。”

“原来是这样。”一林感激的笑下。

白天的时候任命的骑士队长,这么凑巧,一林刚打扰过密室这个人第二天就出现了。

一林一边思索着,一边优雅的滑着舞步,一伸手跟塔塔格做个位置交换的动作。

“一林,舞会后还能见到你吗。”

“明天我就出发离开宴月城,或许以后见不到了。”这是事实。

“你是要跟着殿下离开对吗,那没关系,我能去艾克雅见你。”

一林不说话,只用笑做回应。塔塔格的随意让一林看不起,没有成功得到艾勒就想来招惹他,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倒霉在自己手上。

吸引舞会全场注意的任务完成的很好。一支舞曲过,一林就要跟香麦退出舞会到马车旁。

可是麻烦的问题也来了。

“再跳一支,我们是今晚最耀眼的。”塔塔格纠缠不放,因为素衣群带来的好感也因此消失掉。

“抱歉,我明天要离开这里所以要整理些东西。现在就得离开。”一林走开一步又被塔塔格拉住。

“我帮你,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一林故作为难,或许他需要用药水让对方晕过去。“好吧,先喝了这杯。”

从桌上拿起两杯红酒,手指一动,一滴药水没在酒中,无色无味,轻摇了下杯子递给塔塔格。

塔塔格开心的接过,眼中荡着自作多情,跟一林碰杯喝了下去。

一林慢慢品着红酒,眼神注意着对方的变化,在他将杯子放下时,塔塔格已经晃着头感觉不舒服。

“对不起,我有点晕,不过没关系一会儿就好了。”塔塔格扶着桌子边缘,脸颊上有着红晕,很容易就让人相信她是喝醉了。

一林扶住她,假装担心的将塔塔格放到椅子上。“先休息一会儿。”

“谢谢,我刚刚喝的……太快……了些……”语毕,塔塔格已经歪着头昏睡了过去。

一林伸手整理下衣领,有好事人走过来询问,一林声称帮塔塔格取些解酒茶水就退了出来。

从出入口出来,顺着走廊出了白色建筑,正迎上香麦恨恨的眼神。

香麦僵硬的站着,微卷的头发散在双肩上,裙摆接着地。她的表情愤怒又带着反抗。

一林不以为然的走过去,侧着头看她。“怎么,是在生我的气。”

“不敢。”

“到马车那儿去,你还要帮艾勒出华石宫。”

“我有话问你。”香麦扭过身直视一林。“你是谁,为什么要接近殿下,你这个杀人犯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林弯起的唇线有点邪魅,这个胆子大的特殊的女孩果然没让他失望。一林就知道香麦会忍不住问这些。

“我就是一林。是殿下请我来的华石宫,也是他自己让我做的亲随。”

“我不信,你这个杀人犯。”

“还不是因为你我才杀的人。”

“你敢说你下手的时候有一点犹豫吗,从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肯定杀过很多人。”

“你很聪明。”一林故伎重演,微笑间再次用一只手卡住香麦的脖颈。这次的表情不同上次,他只需用微笑就能让对方害怕的要命。

香麦的脸被憋的通红,呼吸也时快时慢,双手无力的掰着一林卡她的手指,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魂魄,而她依然倔强的瞪着一林。

一林小小的佩服一下,“不妨告诉你,魔师都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乖乖的做你的大小姐,让你做什么你就照办,如果说了什么多余的话让我不高兴,你外公可就危险了。”

松开手,香麦缺氧到软弱的身体瘫到地上,咳了几声大口的喘着气。血液的流通逐渐恢复了顺畅,脸色也渐渐回转,只是一林再次带给她的震惊令她多了更多的恐惧跟猜测。

一林恢复他的温和,扶起腿软无力的香麦,仿佛刚才的恶魔从没有出现过。“小麦,你也不想寻找了你十六年的外公出意外对吗。”

香麦瞪着他,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些什么,树影下的脸煞白。

“你放心,我也不会没事找事。还有艾勒,我对他没什么恶意。走吧,我们去跟殿下会合帮他离开这里。”

香麦被他牵着走,只能祈祷一林说的是事实。

到了马车旁,艾勒从车厢伸出手推开了门,难掩激动。“快点,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快点离开。”

“小麦请吧。”一林伸出左臂依让香麦扶着他上去,依然的温和。

香麦的心情还在潮水中起伏,可是她只能无力的顺从一林,对着艾勒强装出笑颜扶着一林的手臂钻进车厢里。

“好了一林你也上来。我现在兴奋极了,哈哈!”艾勒伸手把一林也拉进去。

香麦坐在中间沉默不语,艾勒太过兴奋也没有注意到香麦的不正常表情。

一林坐在香麦的右侧,时不时回应艾勒的激动之语,再侧眼观察香麦的神情。一林惯有的做法,对方妨碍了自己轻则恐吓,重则铲除,他要确定的是香麦会不会对他的隐藏造成威胁。

控制马车的车夫是香麦白天从贫民中刚刚聘任上的消瘦中年男子,为的就是不认识艾勒。

在马夫的控制下马车缓缓前行,到了华石宫的出入口被守卫士兵拦下。

一林从小窗口将通行签证交给士兵查看。士兵站直行礼,还了签证就退开放行。

离开华石宫没多远,马车篷里就响起兴奋的吼叫,不过声音被憋的很小,不够过瘾。

艾勒挪了位置,坐到与香麦对面的座位,将手臂搭在椅背上,从来没有过的轻松自在。“等我这次旅行结束,只要不是危害比洛公国的事情,你们两个要什么我都答应。”

一林抵着窗边框架撑着侧脸,像看玩闹的孩子一样看着艾勒。他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体会不到的事情也太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