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大神归来之金牌分析师

更新时间:2020-11-18 06:20:06

大神归来之金牌分析师 连载中

大神归来之金牌分析师

来源:落初 作者:三绮 分类:游戏 主角:苏沫小艾 人气:

完结小说《大神归来之金牌分析师》是三绮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沫小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16岁那年,一场车祸,让苏沫倒在了神机职业联盟世界总决赛的门外,并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能力。3年后,当苏沫受邀前往世界第一的伯顿大学,准备开启新生活时,却有人告诉她,她的腿能治好,条件是必须留在国内?既然如此,那就顺便拿个世界赛冠军?某天,卫冕冠军凤凰战队怀着复杂的心情步入赛场。Excuseme?为什么他们准备了一万套战术准备针对到她怀疑人生的铭剑战队天才新carry正坐在教练席上?!苏沫扶了扶眼镜:“抱歉,想挑战我,先问过我的五位手下。”于是铭剑战队众人看见他家队长兼队医一记梯云纵窜到教练台上:“分析师小姐,您该吃药了!”轻松日常正能量全息竞技,腹黑大神患者×大神的医生徒弟×那些年为梦想坚持的1234。不要怕看不懂游戏,因为这个游戏,作者也没有玩过!——让你我之名,共铭于王者之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我们介绍一下晚宴的成员。

今天的主角苏家一家:苏沫、苏白水女士,还有被苏沫坐在屁股下面的小艾。

知名武术家刘八甲及其夫人,宛若饿死鬼投生的刘波。

正在桌底下偷偷拽刘波衬衣下摆的涂曼曼,及其母亲吴女士。

神机公司游戏研发部副主任,风华绝代的江玉楼女士,高级研究员李大疆先生。

Z大医学院院长,著名医学教授,神经外科权威专家,同时也是苏沫的主治医师江百年教授。

哦对了,苏教授还带来一个一点都不重要的卷毛头。

这样一群身份千差万别,通常情况下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人此时就坐在同一张餐桌上,而将他们连接在一起的纽带,正是坐在最上坐,带着寿星纸帽的那位残疾少女。

晚宴和之后的庆祝活动持续到8:30,考虑到江教授已经接近七十岁高龄,庆祝活动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散场,刘波和曼曼一家相继离开之后,苏教授两人和神机公司的两位却没有走,苏沫知道,今晚的重头戏终于要来了。

碗筷已经收拾干净,包括苏女士在内的五个人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只有苏沫自己坐在轮椅上,被五个人包围,跟准备受审的凡人似的。

场面一时有些安静,没有人先说话,苏沫神色平静的等着,只有被她紧紧握住扶手的小艾,才能感受到苏沫心中的紧张。

“那个……鉴于我昨天刚刚受了惊吓,大家能不能放松一点,你们这样我害怕。”苏沫挤了挤眼镜说。

“你个坏丫头,满嘴瞎话,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干了什么好事?”苏女士又气又笑的戳着苏沫的额头,顺势握住女儿的手。

“嘻嘻,我这不是怕你们担心吗,有什么事儿大家直说吧。”苏沫拍了拍胸口:“抗压能力满分。”

气氛轻松了下来,大家都忍不住露出笑意,“我来说吧。”作为场中最年长者,苏教授说道,尽管已经年逾古稀,苏教授依旧精神矍铄,一双晶亮有神眼镜望向苏沫,声音洪亮的说:

“苏沫,你知道神机公司马上要推出新游戏,叫什么……”

“神机:第二个世界。”江玉楼连忙补充提醒道。

“对了,就是这个,人老了,这些年轻人玩的东西搞不太清了,苏沫以前也是玩这个的吧?”

一旁的江沥舟暗叫不妙,老爷子这不是揭人伤疤吗?小心关注向苏沫的神色,苏沫依旧神情淡淡的,小小的一只,坐在那里乖巧又懂事,让人忍不住想去呵护。

“没错,是玩过一年。”苏沫眼中闪过一丝追忆,随后有条不紊的说道:

“神机:第二个世界,简称神机2,是在神机世界的原基础上利用新的引擎全新制作的游戏,运用了当前世界首屈一指的生物科技芯片技术,在虚拟世界中构建完全等同现实世界的人物的全息投影,成为史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全息网游,楼姐姐,我说的对吧?”

“不愧是小苏苏,说的比我们公司那些木鱼脑袋顺多了。”江玉楼风情万种的捋了一下染成红色的大波浪长发,一双能勾人的眸子给了苏沫一记电眼:“姐姐身边儿正缺个助理,小苏苏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咳咳,爷爷,二姑,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直接说正题吧。”

江沥舟连忙打断,千万不能让苏沫被他这个妖孽二姑拐走,否则被带进那个“光棍村”,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臭小子,谁是你二姑了?”江玉楼美目一竖。

“我错了,江大美女!”江沥舟嬉笑着告饶,一个纵身从沙发上跳到苏沫身边,苏沫嫌弃的控制着小艾往另一边苏女士身边靠了靠,瞥见江沥舟注视过来的目光,却发现他此时的目光异常的认真。

这样的认真,上一次见到他露出这种神情,还是自己决定终止在Z城的治疗,回到C城上学的时候,那一次他问自己,你真的要放弃吗?

那一次她说了是,这一次呢?

“Z大医学院和神机公司合作了一个研发项目,运用全息投影技术来帮助神经性瘫痪的患者恢复大脑对坏死部位神经控制,从而恢复身体瘫痪部位的功能。”

稍微顿了一下,平复澎湃的心情,江沥舟注视着苏沫有些呆滞的双眼,一字一字的说:“简单说,通过玩神机2,你的腿可能得到恢复,重新站起来。”

“可能有多大。”一定是白天里渴的紧了,苏沫的嗓子有些干。

“动物实验的结果,百分之六十的实验体在一年内断肢得到了明显的恢复,基本重建了行动能力,剩余的样本神经功能也有不同程度的重建,目前还没有发现副反应。”江教授说。

“但是即便动物实验成功,运用全息投影技术修复受损的神经,仍然是一项之前从没有被临床证实过的技术,如今的医学界也少有可以参照的类似案例,实际治疗过程会产生什么风险很难预知,苏沫,你是这种疗法的第一个实验者。”江沥舟补充说。

“小苏,当年对你的治疗一直是我和沥舟的遗憾,我看过你的体检报告,你的身体条件非常好,小腿组织也几乎没有受到损伤,无论是出于公益还是出于私心,你都是最合适的实验者,我代表我的研究团队,诚恳的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实验,当然如果你选择拒绝,我们也会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

白发苍苍的老教授站起来,向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深深鞠躬,没有隐瞒,也没有道德的绑架,只是一个为医学奉献一生的老人诚挚的请求。

苏沫的眼神有些空,她听到自己说:“总是,有代价的吧?”

江玉楼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江教授说的临床风险我不太懂,只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和M国那边关系有点儿……”江玉楼对了对手指说:

“神机公司这次和Z大合作的项目是机密项目,作为实验者是不会被允许在治疗期间出国的,我听臭小子说伯顿大学那边的福斯教授对你很赏识……”

“嗨,要我说洋鬼子的大学有什么好的,小苏苏你这么聪明,在哪不是人才,犯不着出国受那气……”江玉楼的声音越来越弱,脸上火辣辣的。

那可是伯顿大学,全世界最最顶尖的信息理工类学院,而且是福斯教授亲自点名的门生,要是自己再年轻十岁,哪怕自削两条腿才能得到这个机会,她也会毫不犹豫。

毕竟可以装假肢……

“嗨呀总之,小苏苏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世界的运转仿佛停止了,苏沫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在哪里,朦胧中,她听见一声严厉的训斥:“站直,挺胸,提气,出腿!”

她回过头,一个剪着贴耳小短发的小女孩儿站在阳光下,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小嘴儿紧抿着,眼角的泪还没干,抬起腿一下下踢在木桩上,每一下都疼的咧起唇,却依旧倔强的将脊背拉的挺直,一下又一下。

就这样,放弃了吗?放弃她努力了十六年的梦想,将所有那些遗憾永久抛却在脑海深处的角落,开启新的生活。

还是,再坚持一下?

苏沫的目光渐渐恢复清明,一直注视着苏沫的变化,江沥舟松了一口气,胸中泛起一份莫名的骄傲,那个他熟悉的,天下第一“无情”的女人苏沫又回来了。

“我需要数据,然后才能决定是否参加这次实验。”

“Yes!不愧是小苏苏。”苏玉楼兴奋的跳起来:“老李、臭小子,快去,把东西搬出来!”

东西?看着两个壮劳力跑向苏女士的卧室,苏沫瞬间明白过来,那天李大疆哪里是来给苏女士送礼物,明明是给她“送礼”来了。

怪不得这几天她家母上大人表现如此异常,原来是因为这个。

“沫沫。”苏白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没事儿,你女儿我天下无敌!”

“来喽!”很快江沥舟和李大疆搬着一个看起来很重的东西出来,东西是白色,整个呈梭形,曲线圆滑,看起来就像一颗巨大的胶囊。

将胶囊放在地上,李大疆说:“这是神机2游戏舱的原型机,因为完全投影的技术还没有经过验证,所以即将投放到市场上的游戏仓将是这个原型机的简化版本,另外我们在原型机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先进的系统,可以更全面的监视分析病人的身体状态,可以说这是目前神机公司能提供出来的最先进产品了。”

一到了熟悉的领域,李大疆马上变得成熟而自信。

苏沫说:“该怎么操作?”

李大疆弯腰在游戏舱上按了一下,光滑的表面上出现一道滑门向上滑开,露出里面的空间,没有预想中密密麻麻的传感器和电路,游戏舱里面异常光洁,铺着海绵样的东西,好似个睡袋。

“只需要躺在里面,游戏舱会自动连接你的脑电波,收集数据,再显示在外接的电脑上,小艾就可以。”李大疆补充道。

苏沫点点头,眼中闪露出一分期待。

“那开始吧。”

依旧是苏女士抱着苏沫躺进游戏舱,游戏舱看起来细瘦的一只,躺在里面意外的不觉得拥挤,被周围的材料簇拥着,好似躺进层层软凉的蚕丝被里一样,很舒服。

苏沫相像着自己的样子,忽然觉得好像一只裹进茧子里的蚕宝宝。

舱盖缓缓在头顶合上,苏沫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集中注意,想象进入神机世界。”

苏沫闭上了眼:“进入神机世界。”

身下的游戏舱和地板好像一下子被人抽掉,苏沫感到身体在自由的下坠,不等她反应过来,脚下已经碰触在柔软的地面上,周围霍然亮起来,苏沫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空旷的草原上。

等等,站在?苏沫惊愕的低下头,她看到一双光裸着的脚,稳稳的踩在草毯上,稳稳的,站着!

缓缓的,试探的,她动了一下脚趾,当指腹的皮肤摩擦草叶的触感传入脑海时,毫无防备的,苏沫突然哭了出来。

自从十岁之后,苏沫就再也没有哭过,泪腺不发达的不像个女孩子,即便是被确诊腿部神经坏死,再也无法站起来的时候。

然而此刻,积攒多年的泪水如决堤的山洪流下,苏沫不知道真实世界里的她是不是也哭了,她想停下,觉得好丢人,可身体不听她的使唤,抱住膝盖,哭的快要咽气。

原来她,那么在乎。

“咦,这里不应该有人啊?小姐姐,你为什么哭呀!”

奶萌的童音在耳边响起来,苏沫一瞬间还以为是小艾进来了,抹了一把眼泪,触感真实到让人分不清这里到底是虚拟还是现实,苏沫抬起头,正对上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

“小苏,能听到吗?稳定住情绪,不要情绪波动太大!”

耳边突然传来苏教授的声音,眼睛的主人“呀!”了一声,从苏沫身边跳开,往远方飞去,一瞬间就不见了踪影,苏沫注视着那背影消失的地方,刚才眼泪遮住了眼镜,没有看得太清,好像是个小天使?

被这一打断,苏沫总算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哑着嗓子试探的道:“江教授?”

“太好了!小苏你听着,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会一直和你说话,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把动作交给本能。”

苏沫点头,猛地一把擦掉还在流出来的眼泪,她是抗压无敌的苏沫!

随后江教授话便一直没有停,指令着苏沫作着各种动作,向左走,向右走,停一停,没一会儿江教授咳嗽了两声,很快传进耳中的声音就换成了江沥舟。

最开始还正常,随着苏沫的腿部动作越来越自然,苏沫头上的黑线就越来越多。

“学声猫叫。”

苏沫终于忍无可忍:“江!沥!舟!”

确定不是公报私仇?

“苏沫同学,这不是在开玩笑,请您配合实验,跟我学:“喵~~””

听着这好似春天里的小母猫的猫叫声,苏沫的脸彻底黑了。

“喵?”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