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明月映山河完结版小说 秋玉小姐完整版在线试读

明月映山河完结版小说 秋玉小姐完整版在线试读

时间:2022-11-22 09:43:40编辑:王亚男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明月映山河》的小说,是作者一块儿桂花糕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落荒而逃,落荒而逃,秋玉芜简直是一点端庄仪态都顾不得了,她只想赶紧逃离陈慕山这个魔星。慌里慌张间,她甚至不小心将前妇人手里提着的

明月映山河

推荐指数:10分

《明月映山河》在线阅读

《明月映山河》 二十六章:心思 免费试读

落荒而逃,落荒而逃,秋玉芜简直是一点端庄仪态都顾不得了,她只想赶紧逃离陈慕山这个魔星。

慌里慌张间,她甚至不小心将前妇人手里提着的小篮子碰倒了。

篮子里有些糕饼袋子掉了出来,那妇人粗着声音道:“你做什么啊!”

秋玉芜脸上似发烧般红透了,她见确实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于是赶紧摸摸口袋,又掏出来个碎银子,递了过去:“真是过意不去。”

那碎银子,足抵过那妇人篮子里所有东西的价钱。

那夫人见白捡的便宜,便圆滑却刁蛮的瞪她一眼:“下次小心些!”

陈慕山正欲走过来,秋玉芜见到他脸上似乎有些愠怒,便知道他要发作,先他一步道:“你别说,别讲,我不喜欢多事情。”

琼沅就一直躲在一旁的糕饼摊子处,眼瞧着这一幕发生,这是她头一次见到陈慕山,他高大清隽,芝兰玉树,顿时也算是少女怀春了,一心想着小姐成婚,她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去才成。

回过头来看,那妇人早捡了便宜走了,剩下她自己独自,唤了一声不远处的琼沅:“走了。”

陈慕山的目光这才注意到她还带了个丫鬟出门,不免无意瞥了琼沅一眼。

就是这样的一眼。

平淡无感情,虽然不算是冷漠,但绝对是毫无知觉的一瞥。

然而琼沅不这么想。

她是真的心比天高,还没读过几本书。

“你就这么走了?我们这些日子都没见过面呢。”陈慕山要走过去拦她。

秋玉芜迅速离开那家铺子,就当做是自己没听到陈慕山的话,甚至还有些冷漠。

而琼沅这时候开始用小聪明了。

她突兀给陈慕山行了个礼,脸上是无辜而礼貌的:“陈少爷,我家小姐虽然会家给您,但这段时间里,您最好不要招惹她,我最近瞧她,像是有些为难的样子。”

陈慕山本不欲跟除去秋玉芜之外的人讲话,但听琼沅话中,句句都离不开秋玉芜,顿时心被勾起来:“她为难什么?”

琼沅从这时候开始作死:“我家小姐她...这...这让我怎么说出口啊。”

陈慕山觉得这姑娘似乎有些不对的地方,但还未说什么,就听见门口琅嬿清脆的声音:“爷!我们回来了!”

玉棠拉着琅嬿的手,冷她一句:“半点规矩都没有,主子们说话,你个小丫头插什么嘴?”

琅嬿有点委屈,不过她四下看了看,那秋家的小姐,哪里还有踪迹了?

琼沅却是站在那里,玉棠瞧着她穿衣沉灰,不似个贵小姐,心中也算是有点数了,她走过去,有礼站在一旁,低眼垂眉的:“少爷,我们置办好东西了,您这边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陈慕山对琼沅兴趣不大,又被玉棠这么一打断,更是想到自己要去西街铺子查货,于是道:“行了,没什么事,琅嬿带着东西回府,玉棠你跟我去西街铺子查货,顺便将账本拿回来对账,听九叔说,那边账目好像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就是要走了。

琼沅见状有些心急,于是露出了狐狸尾巴:“少爷少爷!有个事情,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玉棠冷着眉眼:“那就不必说了,我家少爷贵人事多,没工夫跟你浪费。”

顿时,琼沅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这位姐姐,我与你都不认识的,你说话怎么夹枪带棒的?”

玉棠冷笑:“可别叫我姐姐,你我都不认识的,称呼就免了。”

琼沅如此更是下不来台,琅嬿一旁看她,一旁圆场:“少爷,秋小姐走了?”

陈慕山压根都不再搭理琼沅了,径直往外边走,便谈笑道:“嗯,走了,不过她好像是被我吓着了,走的惊慌失措,这不,丫鬟都丢了。”

玉棠回头刻意看琼沅一眼,那眼神冷冷的,带着探量。

可琼沅不管不顾的,听见陈慕山似乎是提到了自己,顿时脸就红彤彤了。

红的,如同她是个新娘子一般。

秋玉芜走了,她自己走的,回头一瞅,根本就不见琼沅身影。

当时她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是自己走的太快,所以琼沅没跟住,估计自己会找回府的,所以她并不担忧。

就是因她不上心的缘故吧,所以后面当这个隐患出现时,她都觉得意外。

是的,根本想不到,这隐患居然会是琼沅。

但那时候的琼沅,已经想当姨太太想当疯了。

一人回府,门口看门的都觉得意外,小姐居然自己回来了?

她不管不顾,刚路过前厅,就又听见秋文渊在摔杯子,外加上破口大骂:“志衡!你怎么会有如此想法?!礼教在前!你...”

紧接着,又是白志衡的话。

白志衡声音恳求又卑微,却似乎不服:“伯父!志衡这些时日里,夙夜忧叹,夜不能寐!志衡的心中,只有我的二妹妹!您不可以将二妹妹嫁给他人!”

“而且...而且二妹妹她...”

那后头的话,他是不敢说的。

而秋玉芜也明白他想的是什么。

不过就是那一日,她们见到了,她对他说的那番话。

不会是其他的了。

可惜秋文渊根本没听出来白志衡的意思,他还在一意孤行,只试图稳住白志衡的心:“志衡吾儿,你虽不是我亲生,可这多年来都养在我的身边,我待你是如子啊!”

又是这么一出。

白志衡听到这里,眼神都带着些脆弱。

而秋玉芜无声笑了。

自己这父亲,耍的一手好手段。

最爱演这出父子情深的戏。

见白志衡不讲话了,他继续情感绑架:“孩子,我何尝不知你心悦玉芜?可如今便是这样的情况,玉芜她,恐再过半月,就真的要嫁入陈家了。”

半个月?秋玉芜蹙眉。

这些时日她选择性的逃避这件事情,却没想到意外听到这喜日子,还是一样的觉得刺耳朵。

“伯父,可原本要娶二妹妹的人是我!是我啊!您明明是允了的啊。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姓陈的一句话,横刀插入,二妹妹就成了他的新娘?”

白志衡说到这里,痛心不已:“那是我想了许多年的人啊,那合该是我的新娘的啊。”

而秋文渊呢。

他听到这一切撕心裂肺,却唯有沉默以对。

白志衡的话说的让秋玉芜心情不好,她本想离开,却又听到秋文渊十分令人惊愕的话。

“志衡,伯父答应你,一定为你寻更好的亲事,若你一心求娶玉芜,不如,退而求其次,玉桃其实...”

哐当,她差点把自己绊了一个跟头。

听到秋文渊那些话,秋玉芜捂着有些发痛的腿,懵了,连他后头的话都没心思听下去,就逃命一样的想往内宅子去。

而秋文渊的话,不远不近,不大不小的,一个字一个字的,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秋文渊当时说,志衡,若是玉桃,我便能做主,这一生,她定会嫁给你为妻,我的女儿,绝不会比玉芜差。

这算是什么意思?秋玉芜散散慢慢的往内院子走,夏日里暑热令人昏头,她抬头望望天,觉得这都要入秋了,却还是这么热,就好像是存心折磨人一样。

而入秋,若不是陈慕山,她就要晚些嫁给白志衡了。

命运讽刺吧,一个白志衡,她本想浑浑噩噩的嫁了得了,却又要历经一波风险,让她看开。

而一个陈慕山,却又是在看开中,因缘巧合,处心积虑的要剥夺她这份渴望自由的心。

而玉桃,红尘中一可怜人。

志衡,亦是。

内院子门前守着的仆人见到她,连忙给她开门,又带着笑意:“二小姐。”

秋玉芜知道他们是故意的恭维,因她要嫁给富商的儿子了啊,若是这时候伺候的好,怕是之后小姐出嫁的赏钱,也是不会少的。

玉桃今日竟起身了,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荡着。

阿绣在她身后轻轻的推。

秋玉芜隔着不远,盯着她愁思,玉桃虽然有些精神头,却是又瘦了,瘦的连衣服都要撑不起来了。

这样可不好。

正想着,奶娘见着她,乐呵呵喊了句:“二小姐!”

玉桃听见是姐姐,也赶紧停下秋千来,奶娘搀着她起身,往这头走。

玉桃满脸笑意,却抹不去她神情中的憔悴,只是今日确实是很活泼:“姐姐!”

“二姑娘,今日三姑娘晚饭吃了有一碗呢!喝药也不吐了。”

奶娘急着邀功,而玉桃瞥她一眼:“才不是这样呢,都是中午觉得药吃不下,遂未吃饭,饿了一顿,到这时候,才算是有了点食欲!”

秋玉芜满眼都是她,也不理会奶娘的话,只吩咐:“奶娘回屋子吧,我与妹妹随意坐坐。”

奶娘听出意思,也不拒绝,只又喜气盈盈的看着她:“二小姐,那需不需要备些点心?”

“不必。”秋玉芜摇头。顺便拉过玉桃的手,就要带着去秋千处单坐了。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玉桃还未等坐下,就讲道。

当时奶娘,正站在不远处,要走,又未走,已然喜滋滋的看着她们姐俩。

秋玉芜不悦:“奶娘,走吧,您这么盯着,我要如何跟玉桃说心里话?”

明月映山河

明月映山河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类型:言情 状态:完结

《明月映山河》挺好看的,作者很不容易呀!每天要更这么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