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明月映山河小说精彩章节全文试读】主角秋玉小姐

【明月映山河小说精彩章节全文试读】主角秋玉小姐

时间:2022-11-22 09:43:45编辑:闲云孤鹤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明月映山河》是一块儿桂花糕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秋玉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 到了陆苏茹的场儿,只见她穿青色绣云嵌珠的长款子旗袍,配着高高的跟鞋,走在青石板路上,脚步声音一下一下的,身旁还跟这个男子,男子瘦

明月映山河

推荐指数:10分

《明月映山河》在线阅读

《明月映山河》 二十八章:深刻些 免费试读

到了陆苏茹的场儿,只见她穿青色绣云嵌珠的长款子旗袍,配着高高的跟鞋,走在青石板路上,脚步声音一下一下的,身旁还跟这个男子,男子瘦瘦高高的,正是华易。

华易似乎说了什么,引得她发笑,她刚要说些什么,华易便眼神极佳的看到陈慕山与秋玉芜下车,瞬间便端正站好,温和冲着前方一拱手,陆苏茹见状,也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结果见到他们俩同来,扑哧一声又笑出来:“慕山哥!怎么带着新嫂子就这么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安排人接你们去!”

“你陆苏茹的热情似火,我与你嫂嫂可是消受不起。”

陈慕山说这话的功夫,便已经将秋玉芜拉入自己的怀中,一路揽着过来。

因上次山匪滋事,华易已然是被他冷落许久,他站在一旁,低低唤一声:“少爷。”

而陈慕山就如同没听到一样的,他只冲着怀中的秋玉芜道:“苏茹是我自小认的妹妹,日后也是你的妹妹,不必羞怯。”

而秋玉芜,她才不是羞怯。

她是不认那句嫂嫂,然而想反驳,却又觉得怎么反驳,都似乎是在让这件事情一直不能被翻篇。

她索性低头,闭嘴。

陆苏茹不知道是天真,还是真的世故,她热情的拉过来秋玉芜的手,有些带着情谊的:“嫂嫂,你只管叫我苏茹就好,今日的场儿,虽看着很热闹,来者甚多,却都是十分有礼的。”

她有些不适应,被陈慕山看在眼中,走过去,顺便就揽住她的肩膀:“行了,咱们就先进去好了。”

华易跟在身后,陈慕山发觉,淡淡冲他:“你回去吧。”

他脸上闪过一丝苍白,就连陆苏茹都看得出来:“怎么,你们最近不忿了?”

华易周全圆场:“怎么会,那少爷,我便先行离开。”

话罢,他转身离开,脸上的苍白更重些,却无人发现。

“刚跟华易说什么呢,笑的那么开心。”陈慕山波澜不惊,一手揽住百般不愿意的秋玉芜,一边带着笑意,谦和问陆苏茹的话。

就是这样的场景,而秋玉芜却忽然觉得是这么熟悉。

女子,又是女子啊。

他陈慕山似乎是无论去到哪里,都离不开女子。

好像过去婉仪跟她讲的,他房中的四个丫鬟,还有这位陆小姐,都是他的红粉知己吧?而自己呢,自己若是不反抗,也会如同是被他收藏在一起的珠玉一般吧。

想着想着,三人就一同来到宴厅。

宴厅请了洋人吹萨克斯,弹钢琴,还有一屋子的人在跳舞,桌子上有蛋糕,红酒,看样子,是洋派的聚会。

这里来的,估计都是贵小姐,穿洋裙的,着旗袍的,再往里头走些,似乎还有吸烟的。

无不是优雅的,却透着一股只属于衿德的纸醉金迷感。

陈慕山的手这时候松懈下来,却还是顺着她的身体往下移,秋玉芜紧紧拽住他不安分的手,声音小小却发怒:“你有病吧你。”

陈慕山轻笑,却不讲话,亦不看她。

而陆苏茹一人在前领着他们两个进屋,丝毫没注意到这两个人的行动。

那屋子,一推开门,又见着两个姑娘。

是了,桌子上稀里哗啦的摆着那么多的麻将。

旁边陪着茶,有些点心,那两个姑娘坐在桌前一个抚抚眉,一个顺手摸摸头发,见着门打开,就悠闲抬眼看过去:“呦呵,这不是陈家少爷吗,苏茹,你怎么把你前未婚夫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领过来了?身旁跟着的,又是哪家脂粉铺子的啊,怎么以前都没听过。”

讲话的这个,是曼君。

姚曼君,姚景泰的妹妹,姚家跟陆家是死对头,姚曼君的哥哥姚景泰更是与陆燕生不睦已久,甚至连带着,是将陆燕生的这些个朋友都不予好脸,但姚曼君却跟陆苏茹意外交好,据说是当年在上海上学时结实的,两人当时一拍即合,都认为家中之事,自有家人,而她们,则是凭心交往。

这也算是好的,毕竟姚曼君是真的将陆苏茹当做姐妹。

但这话说的是真不好听,怎么说秋玉芜也是书香门第出身的,姚曼君讲的这些,无疑不是在羞辱她。

秋玉芜站定在门口,平平缓缓看她一眼,冷冷淡淡却又礼貌周全:“这位小姐伶牙俐齿,是陆妹妹请来专门为我等助兴的曲艺伶人吧。”

“不过她是哪个戏园子的呀,咱们大婚的时候,也请她来好不好?”

忽然,她像是觉得一句话没够,又转过头去看着陈慕山,似天真般问。

陈慕山惊愕一刻,觉得自己从未感受过她的主动,而下一刻,他有反应过来,秋玉芜这句话的意思,遂低头发笑,还不忘配合她:“行啊,你愿意,怎么着都成。”

这话,另个姑娘也听出来,姚曼君这时候开始拍桌子:“你侮辱我?!”

秋玉芜正经:“非也,我不过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来者何人,一时间说话,没头没脑,无礼不周全罢了。”

这番话,倒好像是在骂姚曼君的言辞了,但明显很高级。

陆苏茹也听得出秋玉芜的意思,但这时候,她又觉得是姚曼君自取其辱,即便是自己与她好友多年,她也无法去帮她做什么,于是眼神瞥向另个女子。

那女子看的明白,主动解围,笑笑言语:“这是做什么?苏茹带来的姑娘,自然是我们的新朋友,只是我觉得,慕山你也是的,都不跟我们主动解释解释这姑娘是何人。”

陈慕山敛了笑意,正经起来,拉着秋玉芜坐到桌前去,陆苏茹鬼灵精怪的,也坐过去一旁:“这还用猜?这些年了,他领过谁来我私人的场儿?”

外头,西洋乐声音不断,欢声笑语,优雅迷醉,

屋里,五人坐桌前,谈笑话语间。姚曼君这时候瘪了瘪嘴,不语了。

轮到陈慕山道:“我太太,即将过门,届时,大家同去吧,尤其是,姚小姐,毕竟我家太太,想你过去的。”

这话,无疑不是故意的,秋玉芜心中动荡了一下,又偷偷的看他一眼,只见他从容淡定,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般。

正如此想着,她又发觉陈慕山的手轻轻捏了自己一下。

在桌子下头,他抓着自己的手,抓得紧紧的。

好像是在安慰她,又好像是在支持她。

总之这下绝对令人心乱,她自己都奇怪,这算什么呢?她凭什么因这一下子的悸动,而搭乱阵脚?

话还未结束,只见姚曼君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她果断站起身来,透着冷冷的笑,几乎是想吃了陈慕山般:“哼!你也少做些妖吧,这些年来你再我们这圈子里,名声如何当我不知?不过是今日瞧上了这个姑娘,便如珠如宝的恩爱她一时!明日,心里头有了另个女子!便又风流倜傥的追过去罢了!你不就是有一副好皮相吗?!我就不信了,这姑娘心中不因你的过去而犯嘀咕!”

说话到此,秋玉芜依旧是心平气和的,只不过她觉得刚刚陈慕山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才说的那番话对姚曼君,这时候又因自己而被姚曼君凶神恶煞的言说,她心中过意不去,想着要一报还一报,于是又轻轻细细的开口:“男子嘛,如此算是正常的,只是我嫁过去,便是正妻,我一心,只想好好顾他,至于旁的,他愿,即是我意。”

“你倒是还真想的开!”姚曼君这时候拿过衣架子上头放置的外套,怒气冲冲留下这最后一句话,便要离去了。

陆苏茹见状要拦阻,可姚曼君回过头有一句:“可别要我别离去!我且告诉你,若是下次有场儿还有他们俩,就请你千万别邀我来!”

坐着的那女子叫红鱼,正欲起身:“诶!曼君!你看你这怒气冲冲的样子!”

姚曼君更是毫不留情:“可别叫我曼君,你也不过是个破落户的姑娘!跟谁在这儿攀亲戚呢!”

这话,说的江红鱼一脸的红透,秋玉芜见状,未开口,就又听见陆苏茹的声。

她是有些气的:“曼君,你讲话究竟要不要这么难听?你知不知若不是那群山匪捆了她弟弟,她家又何会将自家一大半产业多卖了换钱?”

而姚曼君,她已然不顾及这些,扭着腰,转过身就离去了。

江红鱼眼眶带着耻辱的晶莹,脸色极度不好:“罢了,她向来这样子,只是今日,我也没什么好心情,先走了。”

说着,她也要走。

这时候秋玉芜开口,并不是阻拦她的行为。

“我家,祖上代代做官儿,风光的紧,而到了我父亲这辈,却山河不再了,他学了一辈子的文,到如今半点用不上,母亲病逝,他更不愿意仔细过活,我家如今,虽还算不得是破落,却也离破落不远。”

“但,我总是认为,无论一个人出身如何,遭遇了什么,这都不能说明这人的价值,人活着,避免不了被猜忌,侮辱,欺负。但人活着,也可以志气高高,铁骨铮铮,有思想有抱负,一辈子,誓死捍卫心中所想,一辈子,努力朝着心中的希望前行,如此,便是死了,亦会含笑九泉,无悔,不怨。”

话一说出来,不大,却颇有气势。

陈慕山眼神中带着惊艳,看着她,心中升腾出一种奇异感觉。

那是新的情感,情绪。比之前的在乎要深刻些。比过去,刚刚见到她容颜,听闻她谈吐时,要深刻些。

明月映山河

明月映山河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类型:言情 状态:完结

《明月映山河》这本书写的很好从章节到内容都能给读者以新的感觉同时能吸引读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