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明月映山河小说最新章节精彩章节】主角秋玉小姐

【明月映山河小说最新章节精彩章节】主角秋玉小姐

时间:2022-11-22 09:43:52编辑:林菲菲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一块儿桂花糕的原创小说《明月映山河》,主角秋玉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 将那温家不知礼数死活的管家轰出门去不久,果不其然温家就来了主子。温成生带着人手,冷脸找上门来:“开门来!”卞叔去开门,这时候玉芜

明月映山河

推荐指数:10分

《明月映山河》在线阅读

《明月映山河》 三十一章:复杂 免费试读

将那温家不知礼数死活的管家轰出门去不久,果不其然温家就来了主子。

温成生带着人手,冷脸找上门来:“开门来!”

卞叔去开门,这时候玉芜正坐在前堂等他呢。

秋文渊则有些惴惴不安,秋玉芜见状,道:“父亲害怕什么?左右是他温家做错了事情!”

而秋文渊摇摇头:“他家出身武家,你难道还指望着他温成生讲理不成?”

正说着话,温成生便带着人进了堂。

横眉怒目,先是盯着秋文渊,秋文渊亦不语不悦,不去看他,也不说话,他碰了钉子,又来寻秋玉芜的不是,声音里带着苛责跟刁难:“我听说,你把我家管家给打了?好大的胆子!”

秋玉芜愤怒拍桌子:“放肆!我看你是狂妄的很!先敢伤我姐姐!后又敢拍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来我家侮我名声!我告诉你,就那样的老货,打死都是轻的!”

温成生见秋玉芜胆子大得很,而且还一点都不怕他,又觉得这姑娘生的模样好,又似乎比她姐姐更得他心些,遂心思就多了一点,就连话中,都透着些恶意:“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不是?这其中,肯定是又误会的。”

秋玉芜刚刚想起姐姐那一身的伤,恨得牙根痒痒:“误会?怕是不见得!”

“我今代替姐姐告诉你,姐姐她要与你和离!”

和离?!温成生听到这里,先是愣了愣,随后又有些震惊:“不可能!我绝不同意!”

秋文渊这时候,终于开口,而说出来的话,却令秋玉芜失望。

秋文渊的声音带着踌躇:“我看,还是先让玉书回家去吧。”

“父亲!姐姐的家在这里!你要她回去哪儿?!”秋玉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玉芜,这和离两个字,不是那么轻易就说得出来的。”秋文渊说着,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了。

秋玉芜则是心凉了半截,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想想姐姐那一身痛楚,再想想温家人的欺人太甚,她恨不得亲手将温成生打出门去,于是冷冷道:“你这次来,难道是来接我姐姐回去的?”

温成生以为她态度软下来,于是立马又得意起来:“那是自然的。”

而秋玉芜很快冷笑:“不可能,你少做梦了。”

“我姐姐是不会跟你回去的,如果回去,也要问问我答不答应!”

秋文渊这时候却不乐意秋玉芜这么拔尖了:“你少说两句!”

而温成生压根就是一莽夫,且心中龌龊,冲动好色:“那你也跟我回去,你跟你姐姐两个人,都去我家,我啊,我保证好好对你...”

“温成生!”这一次,这一声怒吼,是来自秋文渊的。

不知道是不是总也不发大火的缘故,秋文渊被激的甚至咳嗦起来。

秋玉芜这时只觉得温成生又恶心又混蛋,她忍着心中愤怒,再度喊来卞恒。

卞恒带着人过来,而温成生则自己带了一帮武夫,秋府的后生虽是青年力壮,却也抵挡不过他们这一批武夫,秋玉芜见状,直接冷道:“你今天敢碰我家中人一下子就试试看!且不说别的!就从你管家与你刚刚侮辱我算起,自然是会有人来给你教训的!”

温成生家,在衿德算不得是什么大户人家,不过是有个武馆,看似威武些罢了,实则也不过是卖体力活计的,在衿德城里又无人脉,甚至还比不得如今的秋家。

当初,他家母亲看上姐姐的贤惠,托了媒人前来说亲,父亲直接就给回绝了。

可惜可惜,后来阴差阳错的,姐姐竟然会心定与他。

而不过一两年光景,那起初的少年郎,也开始对她拳脚相加。

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温成生此刻已然有些发怒:“你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可是你姐夫!你秋家不是书香门第吗?怎么现在连个未出阁的女子都如此无教养?!”

秋文渊脸色难看的很,正想说话,却被秋玉芜抢先:“我如何不敢这样与你说话?且先别说什么姐夫不姐夫的!我秋家更也不是你能随意言说的!你上门便是无礼!如今猖狂在我父亲面前,又想来欺负我!逼我姐姐跟你回府?我告诉你,不会的,我姐姐绝不可能跟你回去!”

温成生此刻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而秋玉芜胸有成竹:“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我很快就要嫁人了,夫家是衿德大绸缎上陈家的独子!你敢来欺负我就试试!”

话罢,她欲喊卞恒出门去叫人来。

而这时,温成生终于精明了一次,他有些诧异:“你不是要嫁给白志衡的吗?怎么会突然...”

“这用不着你管!总之给我滚出去!秋家不欢迎你!若想来,就带着和离书来!”

温成生走时灰头土脸,身后跟着的人也打蔫,堂前坐着的秋文渊见他走出了门,才叹了一口气:“唉!你说说你!你何必如此拔尖呢!”

“还未嫁人,就口祸不断,虽是为了姐姐,可你...可你知道他出去咱们家会怎么说吗!”

秋玉芜冷静转过身,望向父亲:“无妨,我岂是会在乎这些的人?不管他怎么说,我只管自己个儿坦坦荡荡,光明磊落!”

“父亲,我要回去照顾姐姐。”

话罢,她转身果断离开,秋文渊心中还有话憋着没说,但他此时此刻,也说不出口来。

玉书依旧是那样子,抱着枕头,在玉芜的房间里嚎啕大哭,阿绣怎么哄劝都哄不好,秋玉芜走进门来的时候,她甚至以为是温成生又来了,吓得尖叫了一声:“啊!别过来!”

玉芜很小声的探进来头,温温的声音:“姐姐,是我。”

玉书这才好些,可也只不过是一瞬,就又恢复到被惊吓到的时刻:“你!玉芜玉芜!你来做什么?是不是他来了?温成生来找我了?!”

“我不跟他走,我不要跟他走!我再也不要被打了!我再也不要...!”

话说着,玉书却越来越癫狂,甚至摇着头哭的梨花带雨的下地来,直想往床底下躲避,嘴里还不住的念叨着:“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

秋玉芜使劲的拽住她意欲躲闪的身体,又将她稳稳的抱住,轻轻的安慰:“姐姐,你放心,玉芜在这里,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玉芜不会不管你,家里...”

想到秋文渊那软弱的样子,秋玉芜定了定心:“家里也会保护你,无论你嫁给了谁,秋家,都是你永远的家。”

听着这些话,秋玉书终于情绪上有些安定了,只是一直在哭,哭的,平白让人觉得难过:“妹妹啊妹妹,姐姐觉得这日子真的好苦好苦!姐姐真的受不了了...”

话说到这里,秋玉芜忽然想到什么,她支开了阿绣:“阿绣,你去照顾玉桃吧。”

阿绣刚一出门,她则松开玉书的手,两姐妹面对面坐在地上、

秋玉芜仔细而小声的问她:“姐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玉书一愣:“什么?”

“我们离开衿德,你,我,还有玉桃,我们三个人去金陵。”

玉书似乎是被吓到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见姐姐当自己在说疯话,秋玉芜又对她认真的解释道:“可能的,我不是快成婚了吗?可我是绝不会嫁给那人的,我要走,我一定一定要离开才成的,而玉桃,父亲居然要她代替我嫁给志衡哥哥,玉桃也是不愿意的,我只有带走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过来。”

“姐姐,我想过了的,与其嫁给不爱的人,半死不活的折磨着过一辈子,不如博一下。”

而玉书,她明显是觉得玉芜疯了。

甚至,连带着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愕然:“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女子这一辈子,不都是应当嫁给男子,成为妻子的吗?我们算是命好的了,能做人正妻,能主持内宅,这本是应当珍惜的福分啊。”

秋玉芜一口老血差点被玉书气得吐出来。

而玉书却还未说完:“况且,总有些薄命女子,一生要做人妾,甚至被主家发卖的更有的是,我们生在秋家...”

“行了姐姐,别说下去了。”

秋玉芜对玉书的话题,就此打住了。

玉书这样的性子,她也没法再说些什么下去,都已然是这样了。

“玉芜!你话里说的意思让我觉得很危险,你不会真是这么想的?”玉书皱眉。

而秋玉芜此刻却发笑:“当然是骗你的,我要如何带着玉桃离开衿德呢?我哪里有那样的能力?连衿德的街都没出去过几条呢。”

她多存了个心眼。

本想带着玉书,却没料到玉书的思想是如此的。

那么,她也只能尽量的救赎自己跟玉桃了。

“玉芜,无论如何,我们姊妹三人,绝不可以给秋家丢人。”玉书继续说道。

而玉芜已经兴致不高:“当然,绝不可以。”

她没注意到,玉书的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神情。

是了,离家这么久了,小妹都长大了,想的事情,也更多些。

只是这样的想法,就连想想都是危险的,何况她还能详细的讲出整个计划来。

一时间,心头涌现万千思绪,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是对的。

明月映山河

明月映山河

作者:一块儿桂花糕 类型:言情 状态:完结

《明月映山河》思构清晰,人物分明,剧情让人深入,给四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