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云墨传免费阅读精彩阅读 辜云凉最新章节在线试读精彩阅读

云墨传免费阅读精彩阅读 辜云凉最新章节在线试读精彩阅读

时间:2020-07-08 05:04:23编辑:万事亨通 作者:郁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云墨传》是郁之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辜云凉,书中主要讲述了:东郊别院 “云凉,你终于来了!”萧初见到云凉,一脸惊喜 自从跟云凉混熟了以后,就开始毫无顾忌地叫小名了 云凉看着一院子正在训练的人,

云墨传

推荐指数:10分

《云墨传》 第七章 盟约 免费试读

东郊别院.“云凉,你终于来了!”萧初见到云凉,一脸惊喜.自从跟云凉混熟了以后,就开始毫无顾忌地叫小名了.云凉看着一院子正在训练的人,有男有女,甚是满意.“这院子不能再呆下去了,三天后南隍国五皇子会来你这里拿药,到时候你让他找一处地方安置这些人,这处地方也不要变卖,转到明处,总要让那些盯着我的人有点收获才是.药我过两天会拿给你的.”

“你这就要回宫了吗?”萧初没落地说,最近云凉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教那些人的武功也快教完了,云凉不教他新招,他怎么继续教学啊?

云凉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这件事你可以找夜以泫帮忙,叫他找一处峭壁,把那些人带到崖下,往崖顶爬,第一天不用负重,第二天负重十斤,以此递增,直到个人极限,但在崖底要做好防护措施,以防有人体力到达极限,我可不想他们一件任务都没完成就死在自己手里!”

萧初知道云凉这是刀子嘴豆腐心,应下了.“在宫外,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近日我不会来了,你如果想找我就扮成糕点师去宫里的千寻宫.”云凉递给他一块圆形玉佩.萧初楞了,云凉竟还是宫里的人,可,即是宫里的人,为何要独自出来发展势力.“我的身份是,大澜十二公主褚云凉!”

“公主!”云凉在萧初还未回过神来时早已扬长而去……

这几天因为其它三国与西暮王要来京都.皇宫上上下下出现前所未有的忙碌.倒让云凉有大把时间去给夜以深治疗.八月十五那日,正值中秋佳宴,又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各国的重要人物终于“光明正大”地到了.各家小姐,公主齐聚一堂,把平时只有皇帝,大臣和侍婢的朝藤宫坐得密不透风,殿外还设有大量席位.京都中最大的澜湖上,有三驾小船,载满乐伎,更衬得澜湖美轮美奂,澜湖上并未种满荷花,因为一会吃饱喝足皇上还颇有诗意地安排了游湖.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否则,就算这澜湖再大,景致也不好看了!

“皇上驾到!”大监高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现场除夜以泫,陆霏南和雳然国二皇子穆寒容不用下跪,哗啦啦地跪倒一大片人,金银玉器碰撞发出悦耳的响声,在场每个人精心打扮的衣饰无不彰显大澜的奢华!

云凉坐在皇帝左手第二排第二席,周围几人是褚茗,褚景,褚凝!花逦则坐在云凉的左边.皇上的左右分别坐着巽妃娘娘和茉妃娘娘.“众卿平身!”

“谢皇上!”

“今日,各国使臣齐至,是我大澜之幸,各位皇子不必拘束.”

“是!”众人齐落坐,陆霏南坐在皇帝右手边第一排第一个,谁让人家是太子呢?夜以泫第二个,穆寒容第三个,顾耿第四个,后面则是凌博屏,傅昂,庄瑜,甘佑等人……甘灵则坐在云凉的后三席.第二排则是顾亦沐,墨裬蓁,墨裬辜这些世家子弟.夜以泫落座后看了一眼云凉,因为这大殿上,只有他一人知道云凉就是褚云凉.这一眼极为平淡,不过,还是被墨裬蓁与顾亦沐捕捉到了.“这南隍五皇子不会喜欢凉公主吧?”顾亦沐说.“关你什么事,这凉公主虽然刚刚册封,却深得皇上喜爱,这赐给哪一国都是扫了另外两国的面子,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墨裬蓁说完朝甘灵的方向瞟了一眼.顾亦沐的脸顿时就垮了,这个小县主,就是整个京都里最豪放的人,因是习武世家,在京都里横行霸道,有时品阶比她大的郡主都得让她三分.就连褚凝都特意提醒过云凉尽量躲着这小县主.皇上注意到墨裬蓁这边的小动静,突然开口:“朕看亦沐这孩子跟甘灵小县主郎才女貌,甚是相配,不如早早定了这门亲事如何?”

甘灵听了欣喜若狂,但这是大场面,不能失了规矩,却已经面若桃花,到底不过十岁,什么表情都藏不住啊!

顾耿自然是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意的,忙说:“皇上,我儿尚年幼,情窦末开,现在订亲,为时尚早啊!”

“就是,就是,皇上,臣不过才十二岁,若是要定亲也得臣同意才是,免得日后生活诸多烦恼啊!”顾亦沐眉头深皱.“哦,这么说,你不喜欢小县主咯!”皇上淡淡的说,一双眼睛在顾耿与顾亦沐之间徘徊,说不准现在的心思.“陛下,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不必强求了吧!”一直不开口的穆寒容说话了,雳然国是游牧民族,土地开阔平坦,国家内无一处城池,只在重要的市集周围设哨卡,却无人敢轻易进犯.因为他们看重武力,崇尚解放天性的野蛮,也叫自由!

穆寒容开口,皇帝本想让顾耿不痛快一会也没办法了.“对了,前段时间太子殿下想拉拢的云凉姑娘可查到什么?”夜以泫主动找陆霏南搭话.四十六年前三国:大澜国,洛扬国,雳然国曾签订盟约,“五十年内不会让北渊大陆再生战乱!”只因当时几国皇室的先皇都年少轻狂,想雄霸天下,连年战乱,后来是因为一个女子,三国皇帝都心仪于她,而那名女子又心怀天下苍生,不忍天下百姓再受战争迫害,以自裁相要胁!

当时还是皇子的三国才答应和解,不过和解后的一年,那名女子变消失了,不知去了何外,听说消失时已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谁的孩子.不过,当时南隍尚未被承认,自然没签这盟约!

“五殿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陆霏南本就为云凉这事生气呢,她说回去考虑几天,可现在都多久了,他不会是被耍了吧!可墨裬蓁那边不也没消息吗?

不得不说陆霏南你真相了!

“当然,能惹得太子与墨少主争夺的人物,早已引起各方注意.”夜以泫毫不避讳.“怎么,五殿下也想来掺一脚?”陆霏南眯起丹凤眼,看上去又魅惑又危险.他自然查到一些,是东郊的别院,不过并没有什么重要信息.“一个小女子,有什么好在意的?我在意的是,再过四年,你们订下的盟约就到期了,到时候,天下会是怎样的局面呢?”

“有什么好担心的,该来的总会来的,别以为南隍没有参与盟会就可以置身事外!”

夜以泫当然不会不明白,这次各国来访不就是为了探探大澜的虚实吗?这位新皇登基不过一年,谁知道四十六年前的盟约在他的心中究竟占多少分量!

“最近皇上重视起了这个凉公主,不知道是要赏给哪位殿下当皇妃啊?”殿外某大臣议论道.“这说好听点就是皇妃,实际上不就是送去和亲的!”另一位大臣.“是啊,这五十年盟约眼看就快要到了,到时,天下就是殿中这些年轻人的战场啦!”

“无论如何,受苦的还不是老百姓,不知会否还会出现一位影响天下的奇女子啊!”

“唉!”

“妹妹,这里好无聊啊,父皇总是说话云里雾里的,不如我们溜出去玩,如何?”褚凝还不喜欢这种严肃的宴会,虽然父皇宠云凉比宠她多,但,谁让她是姐姐呢,现在还主动给好东西给云凉,得到了不少人的夸赞,就连父皇都夸她长大了,懂事了.“好,云凉也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然后,趁两人前面的褚茗,褚景不在意,溜了……

澜湖旁的羊肠小道上.“听说一会宴会结束就会到澜湖上泛舟游行,今日的月亮与星星都不错,颇衬今日景致.”褚凝一出来就彻底放开话匣子,点评这点评那的,也没注意云凉,没一会儿就被一只萤火虫吸引地不知道跑哪去了.云凉微笑,自己一个人,倒也清静!

突然,一颗小石子投到她脚下,云凉立即警觉起来!手中已握好三根银针,不过藏在了袖子里,万一来的是自己人,发现她有武功就麻烦了.等了一会儿没动静,云凉刚往前跨出一步,又一颗小石子落在脚前.“谁,偷偷摸摸可不是君子做风.”

“你又是谁?宴会末结束就到这无人的地方溜达.”

来人是雳然国二皇子穆寒容,他刚才在宴会上显然没注意到云凉,不然,怎会问出这种问题.“奴婢是千寻宫的小婢女,主子们都去参加宴会了,就忙里偷闲出来溜达溜达.”云凉态度良好,且穿的布料普通,虽不是宫女服饰,但有些脾气好的主子也是允许奴婢独自裁作衣服的.只是只有在特殊场合才能穿的.穆寒容嘴角微弯,他虽然是武家出身,却是个懒人,玩世不恭,一点也没有家族血脉遗传的性子.让他父皇母后操碎了心.“穿这么好,是去私会情郎了吧.”贼兮兮地说.“公子莫要胡说,毁了奴婢清誉.”既然穆寒容不认识她,那她也装做不认识他好了.穆寒容不屑,“什么清誉,奴婢罢了.”

果然是一个皇族中人,蔑视人权.“如果公子瞧不起奴婢,又为何扔石子戏弄奴婢,又为何故意放萤火虫将褚公主离开?”他不认识自己,应当是认识褚凝的,所以云凉直接呼出褚凝的公主名号.“真是个聪明的奴婢.”穆寒容眼底露出感兴趣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