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章节目录在线试读免费试读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章节目录在线试读免费试读

时间:2020-02-20 15:26:01编辑:墨言 作者:野家坞 人气:

新书《刑科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野家坞,主角慕容老杨,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池鸣说:“慕容,你别看着它的眼睛,它就不会对你有敌意。”慕容非收回了眼神,果然,黑狗喉咙里发出的那种表达不友好情绪的啰音平息了下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56章 那些肉 免费试读

池鸣说:“慕容,你别看着它的眼睛,它就不会对你有敌意。”

慕容非收回了眼神,果然,黑狗喉咙里发出的那种表达不友好情绪的啰音平息了下来,慕容非放心了不少。

虽然已经解除了敌意,可是慕容非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他担心黑狗会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攻击他,他心惊胆战地在院子了四处扫视他需要的东西。

他忽然发现,在黑狗的身后,有一把又宽又长的尖刀躺在地面上,他心里一惊,对池鸣说:“池鸣,你瞧那刀。”

池鸣也看到了那把刀,他又看看战战兢兢的慕容非,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他说道:“组长,想不到你阅尸无数,竟然害怕一只孽畜,这狗看上去很凶,可是你要是懂它,它必将成为你的忠实伙伴。”

说完,池鸣对着黑狗吹了几声口哨,黑狗抬眼看看池鸣,竟躺在那里摇了摇尾巴,像是好朋友一见如故的感觉。

申海见状,笑道:“慕容,看来池鸣更适合去警犬队,这黑狗咱们还是头一回见,就和他黏上了。”

池鸣说:“警犬队?我经常去呀,警犬队那几条犬早就是我好朋友了。”

慕容说:“想不到池鸣还有这一招,你赶紧帮我把刀拿过来。”

池鸣走到黑狗的身后,弯腰将那刀捡了起来,自己先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慕容非。

慕容非接过刀,仔细地看了看,发现这刀就是农村里的常用的杀猪刀,宽身尖头,锋利无比,除了屠夫,还有一些特殊嗜好的,一般的家庭不一定有。

池鸣说:“慕容,我刚才看过了,这刀确实有个缺口,就不知道能不能形成你说的那个损伤了。”

慕容非拿着刀在那里踱着步,他思来想去,最后说:“我看像的,这把刀可以形成尸体上的那些死后切割伤,中间的这个缺口也正好符合形成那损伤边缘的拖擦痕迹,不过,再像也不能认定,要检验这刀上的DNA,需要送回刑科所。”

“那太慢了,这一折腾,没有下半夜是搞不定的。”

“心这么急呀?那你就把金烟斗搜出来吧,搜到金烟斗不就可以定性了吗?”

“金烟斗要真是庄大明拿的,他早就将它藏好了,我们想要搜到,我看没戏。”

申海也在院子的角角落落搜索,他在西侧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把铲子,他说道:“池鸣,铲子这边还真有一把,就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的。”

池鸣一听说有铲子,就赶紧来到了申海的身边,他见那铲子上沾满了泥巴,泥巴的表面已经干涸。

他将铲子翻了个身,发现铲子的背侧粘附的泥巴还有那么一点潮湿的样子,他就蹲下身来仔细看,发现泥巴上粘附了一些断草,这些断草刚刚枯萎。

“慕容,快过来一下,我觉得这把铲子应该是昨天刚刚用过的。”

慕容非走了过去,见这把铲子非常厚实,木柄也比较粗大,要是使用这把铲子打击樊老师的头部,产生的力量足可以致使樊老师的颅骨形成塌陷性骨折。

他见铲子的底部粘附了那么多的泥巴,就随地拿了一块小石头,轻轻地将那些泥巴一块一块刮去,他发现内侧的泥土湿度还是蛮大的。

他继续刮那泥巴,希望在铁铲的表面能发现一些毛发或是血迹,可是当他彻底把泥巴刮除干净之后,他失望了,铲子上没有发现任何附着物。

慕容非虽然有些失望,可想到已经拿到了一把带缺口的长刃刀,还有眼前这厚实的铲子,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成就感,他说:“这把铲子看上去蛮舒服的,加上这把杀猪刀,我看武龙那边的问话可以升级了,池鸣,你手头不是还有墓碑上提取的指纹吗?就先比对一下庄大明的吧。”

“好啊,我刚才就想取他的指纹,可是武龙暗示我别急。”

“这回你过去,应该是时候了,你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反映一下,武龙一定会同意的。”

“那我先去村部,你这边再琢磨琢磨。”

池鸣急匆匆地离去了,慕容非依然在庄大明的房子里转悠,他心里其实还有本谱,他想,老人尸体虽然瘦骨嶙峋,可是两侧臀部和大腿上的肌肉说起来也不少,至少也有七八斤吧,要确实是庄大明剜的肉,那么他不可能隔天就把这些肉吃光吧。

此时,他想找到庄大明家的冰箱,也许他想要找的肉就在庄大明家的冰箱里,可是找遍了整个房子,都没有发现冰箱,看来,庄大明家根本就没有买冰箱。

他想,要是没有冰箱,七八斤肉在农村里可能会怎么处置呢?会不会被腌制了,放在什么罐子里面?

慕容非于是叫申海和他一道,将庄大明家的瓶瓶罐罐都翻了个遍,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肉。

他有些失望,走出了房门,见苏易还在门前陪庄明明玩耍。

庄明明见慕容非一脸愁容地走出来,问道:“叔叔,你在我们家找着东西了吗?”

“找东西?”

“我看你们不是在我们家四处找东西吗?”

“哦。”慕容非有些尴尬,他说,“你们家好像没有冰箱。”

“是啊,我爸爸就是不买冰箱,害得我冰棍都没地方放。”

“没有冰箱,那买来的肉放哪里呢?”

“肉呀,我爸爸很少买肉吃,可能是没钱吧。”

“从来不买?”

“也不会,他要买,就买一大堆,可是不给我吃。”

“那他自己一个人吃了?”

“不,他自己也不吃,都给小黑子吃了。”

“小黑子?”

“就是我家那条狗呀,你没听我爸爸叫他小黑子吗?”

慕容非感到背部一阵鸡皮疙瘩,他心想,这事好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他继续问道:“那你今天见你爸买了肉回来吗?”

“有啊,今天一早,我见小黑子在那里吃肉,吃得可饱了,不然它哪有这么乖?”

慕容非听到这里,他心里又是一阵发怵,他觉得庄大明很有可能就是昨晚的盗墓贼,他不仅剜肉,而且还盗墓,剜肉的目的也许只是为了给他的猎犬饱食一顿,盗墓显然就是为了补贴他家拮据的生活。

慕容非感觉脑袋有些发胀,他见庄明明又一边玩去了,他就凑到苏易的耳边嘀咕了半天,苏易“啊”的一声,被惊吓得不知所以然。

“会是这样吗?”

“会,我看事情就是这样,工具,肉,狗,都齐了,此时不定,更待何时?我要马上去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