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精彩试读在线阅读章节目录】主角慕容老杨

【刑科所精彩试读在线阅读章节目录】主角慕容老杨

时间:2020-02-20 15:26:08编辑:拇指娃娃 作者:野家坞 人气:

经典小说《刑科所》由野家坞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老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会儿就到了村口的天天小超市,跛脚家的院子在房子左侧,等他们坐定位置之后,跛脚妻子就开始上菜了,蒸的煮的炒的满满一桌。这时跛脚笑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60章 食人魔 免费试读

一会儿就到了村口的天天小超市,跛脚家的院子在房子左侧,等他们坐定位置之后,跛脚妻子就开始上菜了,蒸的煮的炒的满满一桌。

这时跛脚笑嘻嘻地走上前来,说道:“承蒙大家光临,小店蓬荜生辉,随便做了几道小菜,还不知大家会不会满意?”

村长开始倒酒,说道:“跛脚家的菜自不必说,他自己酿的米酒也是好得很,大家尝尝,味道很正宗的。”

众人举杯,村长让跛脚边上也加了副碗筷,跛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幸会幸会,小店的生意还靠大家以后照顾。”

慕容非正要喝下杯中纯白浓香的米酒,忽然他看到桌上那碗炖猪脚的汤里漂浮着一颗黄豆大小的紫色颗粒,他心头一惊,这不是中医书上别名称为“曼达灵”的鲜果吗?曼达灵有剧毒,但晒干烘焙之后可以入药,用量也是极少,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中毒,这炖猪脚怎么会有曼达灵鲜果呢?

他忽然记起来了,书上说新鲜的曼达灵果含有大量的毒蛋白,晒干烘焙之后由于蛋白变性而丧失毒性,原来是这样,他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跛脚就是真正的食人魔!

慕容非大叫道:“慢!大家放下酒杯!”

众人被慕容非的叫声吓了一跳,都迷惑地看着慕容非,而此刻慕容非却瞪着立在桌边的跛脚。

“跛脚!我问你,这炖猪脚的汤里怎么会有曼达灵鲜果!你作为一个业余的小中医,你会不知道这曼达灵鲜果有剧毒?这不是纯心要害死我们吗?”

众人一听,连忙都放下了酒杯。

跛脚看了一眼炖猪脚,可能是看到了里面的那颗曼达灵果了,他顿时脸色变得雪白,哆哆嗦嗦地站在那儿,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现在我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杀人魔王,你谋害了村里那么多的老人,你还想灭了我们的口,你也忒狠毒了吧?要不是你不小心漏掉了这棵曼达灵果,我们岂不是中你的招了?”

小龙和几个派出所的民警急忙走上前去,把跛脚的双手戴上了手铐,跛脚当即就瘫倒在地上,他说:“是的,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是报应。”

武龙将跛脚也押到了村部,对他进行了突审,慕容非当然也默默地坐在旁边,静听武龙的讯问,顺便可以在投毒犯罪细节上进行把关。

“你投的是什么毒?”

“是曼达灵鲜果,我是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曼达灵的鲜果是有慢性毒效的,人服用其果汁之后,就会因为全身器官衰竭而死。”

“你为什么要选用这种毒物?”

“因为曼达灵果汁是无色无味的,不容易被发现,而且是慢性毒物,中毒时不会被觉察,它会慢慢地破坏身体的器官,前后可以长达一个月的时间,没人会怀疑到和我有什么牵连。”

“你是怎么投毒的?”

“方法是很多的,村里的老年人都会到我家超市买东西,或者来小饭店吃饭,来吃饭的我就投在他饭菜里,买东西的就投放在只有老年人爱吃的食品里,以免伤到他们家里其他人,要是年轻人出了事,就会引起怀疑。”

“你是你们村里有名的小中医,那些老人中毒之后,有没有来找你开过药?”

“有的,因为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子女一般都不送到城里去看病,怕死在外边不吉利,都会来找我开药,这样我又可以赚一笔。”

“你有没有在那些药里面继续投毒?”

“没有,因为一次的剂量就可以引发全身器官衰竭了,器官衰竭就像是决堤的水库,一旦引发,下边就发洪水一般,人必死无疑。”

“一次都没有过吗?”

“哦,我想起来了,去年罗红兵去了医院回来,他家来找我开药,我见他在医院里已经排毒,就加了点。”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想法的?”

“很久了,五年前,村里有户人家办丧事,一下子就把我家的超市货架都搬空了,我忽然想,要是每年来那么几次丧事,超市的生意岂不是不用愁了吗?”

“你毒死人家就是为了你家超市的生意?”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的,当时也是迫于生计,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超市的生意不好做,几乎到了倒闭的边缘,可这是我们家最主要的财路呀,我自己脚又跛,做不了其它事情,才想出了这种办法。”

“你总共做了几次?”

“不记得了,反正这些死去的老年人都是我干的。”

“你不觉得你自己很残忍?”

“残忍?是啊,我也觉得是,可是第一次做过之后,我就习以为常了。”

“你今天为什么要毒害我们?”

“因为我预料到事情可能已经败露,我想,今天鱼死网破算了。”

“那你估计到会被我们识破吗?”

“完全没有预计到,只是不小心掉了一颗在汤里边,不然你们肯定逃不掉。”

“村里还有一位老人,你有下一步的计划吗?”

“你说的是庄大明吧?”

“是的。”

“他从里不到我家买东西,又不来吃饭,我对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再说,他老光棍一个,要真死了,根本就没人帮他办丧事,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那你知道他这几年来跟在你后边剜肉盗墓吗?”

“我一点都不知道,可是他却知道我的秘密,今天早上他可能是得知了樊老师事发,跑来跟我谈判,说他知道我杀人赚钱的秘密。我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说是他杀了樊老师,很有可能会被警察查清楚,要是我肯收养他家孩子,他被抓之后就不检举我。我一时糊涂,拒绝了他的威胁,可是到了下午,我就后悔了,想要去找他妥协的时候,你们却先下了手,把庄大明抓了,我知道他迟早会供出我的,所以才破釜沉舟毒害你们灭口的。”

武龙看看身边的慕容非,意思就是问他有没有需要补充的,慕容非摇摇头,表示笔录已经尽善尽美,可以收工了。

他们走出关押跛脚的房间,来到村部门口的篮球场,天已经很黑,山上黑魆魆的森林随风摇曳,像是群妖舞动。

这时,临时在村长办公室看管庄大明的民警过来说:“武龙大队长,庄大明说他有事情检举,问是不是可以免死?”

武龙说:“太晚了,他知道的,我们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