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在线阅读精彩阅读】主角慕容老杨

【刑科所在线阅读精彩阅读】主角慕容老杨

时间:2020-02-20 15:26:10编辑:汤小米 作者:野家坞 人气:

野家坞新书《刑科所》由野家坞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老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叮铃铃……”慕容非正在值班室睡得稀里哗啦,突然听到了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挣扎着从睡梦中爬了起来,抓起了电话。“喂,我是慕容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61章 酒吧女遇害 免费试读

“叮铃铃……”

慕容非正在值班室睡得稀里哗啦,突然听到了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挣扎着从睡梦中爬了起来,抓起了电话。

“喂,我是慕容非。”

“慕容,南堤路发生一起杀人案,你们七组值班是吧?快去看一下吧。”

是指挥中心的电话。

慕容非抬手看了看手表,原以为今天可以平安地睡到天亮,谁知道都两点钟了,还是没挺住。

“池鸣,申海,起来了!”

当晚值班人员都睡在同一个值班室,慕容非见他们俩躺在那儿没什么动静,就拍了拍床板大叫起来。

“嗯。”

昏睡中的两人睁开了惺忪的眼睛,问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南堤路发了案子。”

池鸣半爬起来,一只胳膊肘撑在床上,摇摇头说:“南堤路?哦,酒吧打架吧,说不定就是不小心干死了。”

申海伸了伸懒腰说:“但愿如此。”

慕容非拿起手机给苏易打了个电话,叫她起床后在楼下等着,然后快速地穿好了衣服,出了门,就往现场勘查组专用的停车区走去。

下半夜的刑科所,安静得悄无人声,慕容非听到了他们四人的皮鞋在地面上敲击出“咔咔”的声音,这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呀,自从进了刑科所,时不时就会在深夜里这样出动现场,案子都是随机发生的,而他们也同样被随时牵动。

车子驶出了刑科所,大街上也是安静得空无一人,前方十字路口竟然没有一辆汽车在等待红灯,要是在白天,慕容非知道,这路口是湾州最拥挤的路口之一,遇上堵车,不等三五个红灯,说什么也过不去的。

慕容非到达这十字路口的时候,刚好绿灯亮了,他一脚油门,车子“呼”地就冲过了路口,他心里感觉事儿挺顺。

苏易有些抱怨道:“不会只是打架斗殴吧,那多没意思。”

池鸣怒道:“拜托,要是打架斗殴,那我们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处理完这个现场,说不定天没亮还可以回去补一觉呢。”

“我不喜欢看简单的现场。”

“你又来了,搭上你这个女法医,真算我倒霉。”

申海冷静地说:“事情又不会随着苏易的想法而改变。”

池鸣反驳道:“难说,每次只要苏易一开口,好好的案子都被她说坏了。”

“嘿,我就喜欢这样,看你怎么着?”

“那就看组长怎么处置吧。”

慕容非正在专心开车,听到池鸣又提到自己,他说:“道路崎岖,我心抓狂。”

“什么意思,实在太难懂了,你到底站哪一边呀?”

慕容非呵呵说:“哪边也不站,我站我这边,今天眼皮跳得慌,看上去凶多吉少,看来你想在天亮之前睡觉,那只能等明天天亮了。”

“组长,你不能这样,你这样子明显偏向苏易嘛。”

虽是下半夜,可是已经习惯了夜间作战的七组刑警,此时已经完全退去了睡意,进入了应战状态,精神也渐渐兴奋了起来,一路上依然是欢声笑语。

南堤路是酒吧和夜店比较集中的街区,这个时候正是它们纷纷打烊的时间,湾州人都知道,这个街区白天非常冷清,可是一到晚上,各路躁动的人马都开始往这里聚集,开怀痛饮,酒后有时难免就会冲动,打架斗殴这类事情屡屡发生,要是遇上彪悍的,说不定就会动刀子,动了刀子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人命。

慕容非想起去年冬天就来过这里一次,两名小伙子为了给酒吧女打赏鲜花较上了劲,后来双方出手就是刀子,搞得酒吧门口鲜血满地,后来死了一个。不过对于现场勘查员来说,这种有人目击的现场,勘查起来不要太轻松,只要固定好主要的证据就完事。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南堤路,苏易冲着前方喊道:“那不是武龙吗?”

慕容非一脚刹车下去,车子就停在了街边,因为他也看到了武龙,此时已经比他们早到达现场,站在路口正在和几个便衣侦查员急切地说着什么。

下了车,和武龙接上头,武龙说:“慕容,又是一件麻烦事儿。”

慕容非看了看池鸣他们,假装疑惑地问武龙:“不是打架?”

“谁说打架?”

慕容非指指池鸣,池鸣尴尬着,不说话。

武龙继续说:“一个酒吧女,叫梦娜,死在一条小巷里。”

慕容非反问道:“酒吧女?”

“是的,就是陪客人喝酒聊天的酒吧女,我初步了解了一下,梦娜已经在他工作的酒吧里打卡下班了,也就是说,她应该是在下班回去的路上遭到杀害的。”

“那小巷是她的必经之路吗?”

“也不一定,但是经过这条小巷去她住处,会近很多。”

“半夜三更抄近路,省时间,哦,那这小巷是机动车道吗?”

“这样吧,我带你们过去看看,就在前边。”

慕容非四人提着勘查箱,勘查箱上印制的“刑科所”三个字在路灯昏黄的光照下显得有些神秘。

他们跟着武龙向南堤路的西侧走去,约莫走了三十多米,左手边就可以看到一条小巷,路边有小巷的路牌,上面写着“乌明巷”。

慕容非见乌明巷很窄,是古时候留下来的那种老建筑之间的人行小道,也许过去的人们可以通行轿子或人力三轮车。现在已经被划为历史街区,这种地方到了晚上,要是对这一带环境不熟悉的人,肯定不敢随便往里走。

“就是这条乌明巷,慕容,你们自己好好看现场吧,尸体就在里边,我要忙去了。”

“好,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我也希望你这边早点出情况。”

慕容非站在乌明巷口,站在那儿举目凝望,这条巷子实在有点窄,宽度估计也就一米五的样子,往里走二三十米,前方还有个拐弯,看不到尽头到底有多远。

此时他站在巷口往里看,还看不到尸体,也许尸体就在拐弯处,慕容非心里想。

申海走了过来,开始拍摄现场照片,等他拍好了照片,慕容非就撩开蓝色的警戒线,低头钻了进去,他慢慢地往前走,一路察看地面,发现地面上并没有血迹,他问旁边的池鸣道:“怎么样,这种卵石地面,没条件留下鞋印吧?”

“是,这卵石大大小小的,表面虽然光滑,可是个头太小,而且几乎每个小卵石都呈弧面,想要拿鞋印,肯定没有办法。”

“那你自便吧,我走前面去看尸体要紧。”

慕容非把池鸣甩在了身后,自己加快了点步伐,他将他的勘查手电调到最亮的一档,沿着小巷边走边寻找血迹。

一路上他甚至一滴血都没有发现,慕容非想,要么就是现场没血,要么这凶手是朝另外一侧离开现场的。

转过刚才看见的那个弯,慕容非看到了尸体果然就在前方,派出所两名民警正在那里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