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完结版章节目录完本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完结版章节目录完本

时间:2020-02-20 15:26:11编辑:丝路行者 作者:野家坞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野家坞原创的都市小说《刑科所》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慕容老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其中一位民警问道:“你是?”“我是刑科所的慕容非法医。”“哦,你就是慕容非?”“是的,我们刚刚到。”“好吧,你自己看尸体吧。”慕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62章 抢劫杀人 免费试读

其中一位民警问道:“你是?”

“我是刑科所的慕容非法医。”

“哦,你就是慕容非?”

“是的,我们刚刚到。”

“好吧,你自己看尸体吧。”

慕容非见地面上躺着一具女尸,桃粉印花的连衣短裙,黑色裤袜下边是一双十几公分的白色高跟凉鞋,要是不去看她头部被血液浸染的头发,梦娜看上去就像是喝醉了酒,随意地醉卧在地面上。

慕容非戴上手套,伸手去摸了摸死者的腹部,腹部余温尚存,四肢各大关节尸僵还没有形成,看样子和武龙介绍的一样,死者的确是刚刚死亡的。

他在死者头部旁边蹲下身来,去检查她头部的损伤,他想看看这损伤具体在头部的哪个部位,这对于他分析凶手和死者的相对位置有很大的意义。

死者的头发正好披肩,慕容非找到了出血的位置,原来是在后枕部,他将她那淡金色的发丝拨开,暴露出了创口,慕容非看到的是一个钝器打击造成的不规则创口。

钝器打击造成的创口最让人头疼,因为除了刀具,其它的工具几乎都是形态各异的钝器,慕容非目不转睛地在那里琢磨着,心里想,这损伤到底是什么钝器打击造成的呢?

他一时想不明白,就不再继续继续苦思冥想了,他轻轻地按了按这创口周围的皮肤,触及创口下边的颅骨已经粉碎性骨折。

这时,他心里有了点数,死者遭到某种钝器打击后枕部,导致严重的颅脑损伤,倒地死亡。这损伤看上去可以一次形成,也就是说一击毙命。

看来凶手很有自信,一次打击就可以致命,只有这工具挥动性足够好,才可以打击出足够的力量,让梦娜一击之后死亡。

要么凶手只是想把她击昏,死亡只是自然发展的结果?

慕容非在心里自个儿想着各种可能性,他忽然想到,死者身边没有看见包包,于是就问旁边的民警:“死者的包包有谁拿走了吗?”

为了尽快识别身份,现场发现的包包经常会被提前拿走。

“应该没有,我们最早到达现场,看到的应该是原始现场,没人动过,我们也没有看到包包。”

“没有包包?”

慕容非嘴里嘀咕了一声,然后低头去看死者的颈部,颈部没有发现掐颈勒颈损伤,也没有发现项链。

他将死者压在身下的手部拉出来,死者双手手指细长,指甲上涂着绿色的指甲油,指甲末端没有发现明显的血迹,也没有看到手镯和戒指。

苏易在一边说:“会不会是抢劫呀?”

池鸣也已经走到了尸体的位置,他说:“没有包包,首饰也没有看到,像是侵财案件。”

申海说:“侵财案件随机性很大,看来凶手和死者并不熟悉。”

慕容非说:“现在分析案件性质时机还早,我们先分析一下凶手和梦娜是怎么遭遇的吧。”

苏易先说:“损伤在后枕部,凶手应该在梦娜的后侧打击。”

池鸣说:“我觉得,凶手在打击她头部的时候,梦娜正在往前跑?”

申海看了一眼池鸣说:“何以见得?”

“你看,她的左脚鞋子有点脱出变形,说明当时她正在跑动,头部遭到打击之后,她的左脚正好着力,身体一扭,鞋子脱出,倒在了地上。”

慕容非看了看死者的左脚鞋子说:“有点道理,看来是尾随作案,凶手跟着梦娜走进小巷,梦娜有所觉察,转弯之后,她开始跑动,就在这时,凶手突然出击,将其击昏。”

池鸣接着说:“然后,凶手将死者的包包、首饰一洗而空。”

申海说:“典型的抢劫杀人案件。”

慕容非说:“身上的包包、首饰还要再和武龙那边核实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财物被抢。”

池鸣说:“不会错,酒吧女一般都收了不少小费,下班回家,肯定有包包、首饰之类的。”

苏易正在地面上检查尸体,她忽然说:“你们过来看,我找到证据了,梦娜的右手中指有个戒指印迹。”

慕容非蹲下来,摁亮勘查手电,雪亮的光线下,他看到了梦娜的右手中指第一指节上果然有个戒指的印迹,这印迹看上去细细的,像是比较常见的款式,刚才自己没有细看,没想到苏易竟然如此细心。

他对苏易说:“这个印迹应该能说明问题,人体死亡后,戒指被取走,皮肤没有弹性,戒指留下的印迹凹陷无法复原,所以说死者本来是戴着戒指的。”

申海说:“这回总可以说是抢劫杀人了吧?”

慕容非见大家没说话,就说:“我们再搜索一下现场吧,看看前边有没有血迹。”

“有啊。”池鸣说道,“不过不多,你刚才在检查尸体的时候,我已经到前面看过了,发现了几滴血,方向是朝前的。”

“哦,那不错,凶手击倒了梦娜,抢走了所有值钱的物品,然后朝前面离开了现场。”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

慕容非又问道:“那么,你们说凶手对现场熟悉吗?”

池鸣答道:“南堤路那边进,从前边走出去,这么小的小巷,我觉得凶手对这小巷是有一定熟悉程度的,至少他来这里踩过点。”

申海说:“我的想法也是这样,凶手对这一带很可能比较熟悉,说不定还来这里喝过酒呢。”

池鸣说:“不对,到这里喝酒的都是有点钱的家伙,而抢劫犯一般都囊中羞涩,想要到酒吧里逍遥,我看他没这个实力。”

慕容非说:“这种案子随机性太大,凶手没有什么很强的针对性,室外现场条件又这么差,看来我们想要在现场上出成绩,有难度。”

池鸣站在那儿一言不发,慕容非知道池鸣心里的苦,这样的现场,痕迹更难发挥作用,他安慰道:“池鸣,你继续朝前搜索吧,路边的坑沟、垃圾桶都好好去搜一遍,说不定找到那打击工具呢。”

然后他又对苏易说:“苏易,你把池鸣在前边发现的那些血迹都提取起来,送回去叫司聆做DNA,估计是没什么戏,凶手没使用锐器,估计没什么出血的可能,不过,还是先做了再说吧。”

最后,他对申海说:“申海,你帮我把梦娜头部的损伤照片好好拍一拍,我已经想到了一种工具,或许可以形成这种损伤,就等你的照片去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