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完本全文试读完整版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完本全文试读完整版

时间:2020-02-20 15:26:26编辑:香香侠 作者:野家坞 人气:

《刑科所》由网络作家野家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容老杨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武龙说:“这就要牵涉到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了,我觉得现在需要兵分两路,重点工作要放在宁州的围捕上,这个工作我会牵头去做,我马上赶到宁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70章 当头一棒 免费试读

武龙说:“这就要牵涉到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了,我觉得现在需要兵分两路,重点工作要放在宁州的围捕上,这个工作我会牵头去做,我马上赶到宁州,和宁州警方协调一下,布下天罗地网,量他跑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慕容非说:“那还有一路呢?”

武龙说:“另外一路就要你们刑科所牵头了,我会向巴飞所长建议,你慕容非带一队人马去昆州。”

“我去昆州?”

“是啊,昆州是第一起案子发生地,我看这个人很可能在昆州有落脚点,说不定还是昆州人,你去昆州深入地了解一下,可以获取更多有用的信息,对我们并案大有好处。”

“就我们刑科所的去,行吗?”

“当然行,你们去的目的,主要侧重于技术方面的并案工作,你去了解一下他们那边的现场,看那边有没有具体的嫌疑对象,以及可供我们利用的现场物证,要是有所发现,我们工作起来不是可以顺手很多吗?你放心,侦查这一块的工作,我会安排人跟你去,你管好你的技术工作就可以。”

慕容非听到武龙非常有条理的工作安排,心里不禁有些担心,他当然知道,正像武龙说的那样,重点研究一下昆州的现场和遇害者,也许可以找到更多闪光点,但是他总觉得昆州这么远,自己当前的分析毕竟只是初步的分析,很多细节还需要进一步论证,大老远跑到昆州去,万一发现他们案子和自己的案子表面上看去相似,实际并不相符,那怎么办?

可是慕容非知道,武龙一旦定下的事情,很难改变,他在心里暗想,侦查永远相信感觉,而技术永远相信证据,然后对手头的证据反复论证。

武龙当即向巴飞所长建议了他的想法,而巴飞所长知道,这大敌当前,跑一趟昆州势在必然,于是就安排慕容非和池鸣两人随同侦查的一道去昆州进行工作。

当飞机起飞的时候,慕容非还在担心,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声不吭,池鸣看出了他的心事,说道:“慕容,在担心什么呢?”

“我们应该不要这么冲动的,等昆州的法医把详细的情况传过来之后,好好研究一下再做决定。”

“不是武龙说的吗?这是战机,延误了战机,失去的就是生命,今天凌晨的事情不就是明证吗?”

“可是我怕我们太鲁莽,同样会失去时机。”

“怎么我感觉,你慕容今天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别担心,宁州那边武龙已经去布下了天罗地网,我们去昆州,要是能多获取一些有关嫌疑人的信息,对于武龙的围捕也会有帮助呀,慕容,这些话应该都是平时你对我的说辞呀?”

“说的也有道理呀,池鸣,我们搞技术的到了这种时候,总有种失控的感觉,他们侦查方面一统大局,一边张罗去了,我们好像被丢在了角落。”

“很难讲,我们的每一次发现,不都在牵动着侦查吗?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我们刑科所才是凶案的研究中心,每一个研究成果都在推动案件的进程,一切都是我们在推动。”

“好啊,池鸣,你的野心还真不小,和侦查的在一起,可不能这般口气说话哦,人家才不承认呢,我希望这次昆州之行不会是空手而归。”

“慕容,我相信你。”

“五年来,风里来雨里去,我慕容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了,昆州会带给我们什么,还是需要我们自己去争取的。”

“是啊,这次的案子事关重大,要是一破,就是一大串,这凶手真是十恶不赦的变态杀人狂。”

“杀人一定是有原因的,所谓变态,有时只是一个小小的闪失,我们这就去揭露它。”

因为事先经过省刑警总队协调,所以昆州这边也派了人到机场迎接,慕容非、池鸣和侦查员班醒一行总共五人上了他们的商务车,往市局开去。

昆州位处西部边境,一路上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慕容非的心情也是大好。

到了市局,昆州的侦查和技术都已经在会议室等候了,双方开始介绍案情和现场勘查的情况。

慕容非和侦查员班醒先介绍了湾州、龙门发生的两起案子的现场和侦查情况,也顺便把玉州的那起案子、以及论坛上其它三起案子也简要地介绍了一下。

昆州的技术队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警,她说:“首先我们欢迎湾州的技术和侦查从千里之外来我们昆州工作,我们这起案子是我们郭法医昨天晚上值班的时候发到论坛上去的,他说他看到了论坛上你们湾州的案子已经成为了全国关注的热点,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技术问题,法医的问题我自己不是太懂,还是叫郭法医自己解释一下吧。”

坐在她旁边的郭法医年龄不过三十,戴着一副黑色的金属边框眼镜,他接过话题说道:“我也浏览了一下其它兄弟单位的回复贴,我们的这起案子和你们确实有相似之处,比如打击工具,我们也考虑是扳手,不过,我们的案子现场和你们是不一样的。”

“哦?”慕容非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我们的案子是抛尸现场,你们也知道,抛尸大多数是熟人作案,这一点和你们截然不同,你们都是随机尾随作案。”

“你们还被抛尸了?”

“是的,抛在了一条河里,我们打捞起来之后发现,面部遭到严重破坏,以至于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死者的身源。”

“那你们怎么知道是酒吧女的?”

“看她的穿着打扮,像是酒吧女,特别是她的胃粘膜一看就像是经常酗酒的人,所以我们倾向于酒吧女,可是经过我们调查,没有一家酒吧报告有人失踪,昆州的情况不太一眼,这些酒吧女工作场所不固定,酒吧老板也不愿意多事。”

“哦,原来是这样。”

慕容非心里感到一阵阵寒噤袭来,本来他想,到了昆州,带来的总有一些重大利好,可是没想到,郭法医给他带来的是连连打击。熟人作案,这就和他们的那些案子都不一样,而且连酒吧女的身份也只是推测,他心里开始有些怪罪武龙太冲动,要是依他自己,他肯定要先联系论证一番,不然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