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精彩试读精彩阅读完结版

《刑科所》主角慕容老杨精彩试读精彩阅读完结版

时间:2020-02-20 15:26:30编辑:真情无限 作者:野家坞 人气:

火爆新书《刑科所》是野家坞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慕容老杨,书中主要讲述了: 老顾指挥着慕容非,车子开到乐西电子有限公司附近的一处农民房边上,老顾说:“慕容法医,就这儿,你靠边停下吧,我们先下车,你把车子停

刑科所

推荐指数:10分

《刑科所》 第74章 尸体在哪里 免费试读

老顾指挥着慕容非,车子开到乐西电子有限公司附近的一处农民房边上,老顾说:“慕容法医,就这儿,你靠边停下吧,我们先下车,你把车子停在房东的车库里去,我已经和他们打好招呼了。”

慕容非停好车子,下车看了看这栋楼房,这楼房总共有五层楼,每层楼看上去有七八个房间的样子,他知道,像坞口村这样的城中村,这些本地农民都把自建的大房子拿来出租,自己只要坐收租金,就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了。

“就这上面?”

“是啊,孔啸育和卫佳蒙住在五楼的一个套间,算是最好的房间,刚毕业的大学生在这一带上班,几乎都是住在这些房子里边,这些房子看上去不怎么样,可是租金并不低。”

“五楼?那是顶楼呢。”

“是的,我带你们上去,这个时候人们都在外边公司里上班,整幢楼几乎没人,等下你们工作起来也方便。”

慕容非四人拎着勘查箱跟着老顾沿着楼房西侧贴着外墙修建的一条楼梯往楼上爬去,楼梯是铁制的,像是刚上过油漆,暗红色的工业漆在阳光下吸收着热量。

“卫佳蒙具体是哪一天失踪的?”

“前天晚上十点多钟就失踪了,前天晚上是星期六,按照孔啸育说起来,他和卫佳蒙为了买房的事情吵了一架,然后,卫佳蒙就气呼呼地离开了。”

“前天晚上?”慕容非看了看手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下时间,满打满算到现在三十六个小时。

“昨天下午,卫佳蒙的母亲来找卫佳蒙,孔啸育说已经一天没有看见了,她当时有点慌,所以今天一早就报警了,相当于已经过了两个晚上了。”

“卫佳蒙的母亲是干什么的?”

“她也是乐西公司的员工,是包装部门的,属于一般的打包工人。”

“哦,听起来还是挺可疑的,那孔啸育就没去找过吗?”

“也算找过吧,他说他联系了几个好朋友,但是都没有结果,后来他就将卫佳蒙失踪的事情发了微信朋友圈,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到了五楼,老顾介绍说:“五楼整层都是套间,沿着楼道过去,总共有五间,孔啸育和卫佳蒙的房间在楼道的最里边一间,算是边套,价格也是最高。”

他们来到505房间门口,此时,楼道里空无一人,非常安静,池鸣说:“听上去孔啸育有点可疑,三年前的案子我虽然没有参加,可是三年之中莫名其妙失踪两位女朋友,那么这人要不是重点嫌疑人,那哪能说得过去?”

老顾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卫佳蒙的母亲报警之后,我们就到公司里把孔啸育叫走了。”

申海问道:“那他现在都说了些什么?”

老顾说:“就这些基本情况,其它的他都说不知道。”

慕容非说:“调查的事情大家放心,武龙现在那边,他肯定有办法知道更多。”

苏易说:“你瞧,这爱情的事儿,是不是搞事情?”

池鸣说:“重点是把事情都搞到我们身上了。”

慕容非说:“问题来了,这招你们接得住吗?”

老顾拿出一把钥匙,把门打开,说道:“现场的事情我就不懂了,你们是专家,你们自己看吧。”

池鸣已经穿好鞋套,戴上手套,他先进了房间,检查房间里边摆设变动情况。房间不大,典型的小套间,外边是一个六七平方米的小客厅,里边是稍大一些的卧室。

他见客厅里摆着一张双人木沙发,沙发上还有一个萌气十足的洋娃娃,这应该是卫佳蒙的玩具,心爱的玩具仍然留在房间,说明她并没有准备长期离开这里。

池鸣站在门口四处扫了几遍,发现客厅里非常洁净,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的迹象。

他打开勘查手电,在铺设了塑胶板的地面上左右前后打侧光照了几遍,就走了进去。

慕容非问道:“池鸣,我可以进来了吗?”

“客厅已经可以进来了。”

慕容非也走进客厅,他径直走到卧室的门口,卧室其实没有门,是一张印有卡通人物的布帘,垂落到地,就当作是门。

他揭开布帘,发现卧室里边是一张不宽的双人床,床面上铺设了棉质的床单,床头有两个印花的枕头。

慕容非站在那里,眼睛扫过里侧窗前的一张小桌子,那里应该是卫佳蒙平时梳妆打扮的地方,桌面上整齐地摆设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小瓶子,看来,卫佳蒙还是一个喜欢打扮的女孩,这年代,哪个姑娘不喜欢打扮得体体面面呢?

他环顾一周之后,心里有了基本的概念,卫佳蒙的房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卫佳蒙已经离开,像是和正常生活状态一样,该有的物品都有。

也就是说,卫佳蒙的失踪像是一个谜,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这些梳妆之类的物品都在,说明她的离去肯定是临时性的,可是,已经三十六小时,她没有任何消息,这就已经非常可疑了。

慕容非想,一个正常的人,到了周一都没有去正常上班,那这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失踪了,和男朋友再怎么赌气,也不至于影响到正常工作吧。

慕容非站在卧室的门口,把他的勘查手电直射在那张宽不过一米五的大床上,心里边浮想联翩,孔啸育要是说谎呢?

他想,要是事情不像孔啸育说得那样,卫佳蒙不是自己离开的,那么真相又会是怎样?

慕容非自然地想起,要是孔啸育把卫佳蒙杀了呢?要是孔啸育把卫佳蒙杀了,那么这室内就是杀人现场,但眼前的室内摆设看不出任何异常变动的迹象,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生活状态的房间,眼前的这张床,也看不出有任何引起他怀疑的异常斑迹,要是卫佳蒙已经被杀,那么尸体在哪里呢?

房间里没有看到大的橱柜,只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收纳盒整齐地叠放在墙角,他让池鸣一个个打开看过,除了孔啸育和卫佳蒙的一些衣物之外,并无有价值的发现。

慕容非忽然想,床下边会有什么呢?

“池鸣,我们一起把这床抬起来看看?”

池鸣看看慕容非,会意地说:“你怀疑尸体在床下?”